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6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来往的村民大都是度假村的工作人员,或是本地来学唱歌的居民。周子轲走进去,在一个路口看到一个一米高的介绍牌,那上面写着,知名音乐家、词曲创作人祖静在此地召开音艺班,每周三、周六各一节课,欢迎老少音乐爱好者前来一同探讨音乐之谜。

祖静住的宅院距离入村的道路有一水之隔。周子轲跟在汤贞身后往前走,正是傍晚,家家户户传来饭香,忽然汤贞从前头停下来了,汤贞在路口遇到了一个青年人,两人说了几句话,汤贞忽然回头,望向了周子轲。

“这是小周。”他说,然后抿住嘴。

那个青年手里提着一筐碳,往这边看过来。“这就是你男朋友啊?”他笑道,一口南方口音,意外地开朗。

周子轲走过去了,和对方一握手。

青年对汤贞道:“今天去海滩烤肉,”他看了一眼周子轲,又问汤贞,“你要不要去祖静老师家里拿酒啊。”

汤贞往河对岸看去了,说:“我现在就去。”

周子轲发现,在眼前这个青年人面前,汤贞并不像是什么特别的人物。他们对待他的语气好平常。

“之前就听阿贞说你喜欢喝威士忌酒,”青年人主动对周子轲笑着搭讪,“祖静老师家里有,上回我们尝了尝,太烈了,我们都喝不来!”

周子轲也很少被人这样搭讪,他点了点头。突然汤贞拉过他的手,说:“小周,我现在去祖静老师家拿酒,你跟邵师兄先去海滩那边等我——”

他说完转身就跑。周子轲一愣,抬头望见河滩边一片长长的丛林,很少有光,非常暗。周子轲本能就想跟上去。

“没事,”只听那青年人在背后说,“祖静老师让我们不要帮阿贞做活,阿贞也不要我们帮,他可以自己去的,也愿意自己做,他现在很聪明,又灵活,很多事情都会做。”

周子轲站在原地。

天幕逐渐暗了,那位青年一看周子轲不跟他一起走,便转身自己提着碳走了。周子轲朝阿贞离开的方向看了一会儿,他意识到他应当保持距离,阿贞正在努力“萌芽”。

时不时有人离开了家,抱着篮子里的鲜肉海货以及蔬菜往村外海滩的方向走。他们路过周子轲身边,瞧这个高大英俊的外乡人。

“你是周子轲吗?”有年轻女性问道。

周子轲低下头,看对方一眼。

华灯初上,草丛旁的灯光照在周子轲脸上,愈显得他的眼眸在暮色中透着亮光,眉眼棱角分明。

“真的是你啊,”那女性惊喜道,“你来找阿贞的?他每天都偷偷看你的照片。”

周子轲沿着那条路又向前走了一段。他站在河滩外缘,越过岸边长长的密林,看到林中有个单薄的人影,正努力将一艘搁浅的小木船拉下水去。从刚才到现在,原来这么半天了,他一直在忙于拉船,脚踩进柔软的河滩泥里,身体半蹲下了,向后倾,手拉在船沿,来使劲儿拉动船。

他没有喊任何人来帮忙,也没有人来帮助他。周子轲越过了一棵棵青木瓜树乌黑的树影,听到船头划进水里,那激越出的水声。

“哎呀……”拉船的人轻声叹息,很是高兴的样子,又累。他踩进水中,用手一撑着船就坐到了上面去。

船向对岸飘去了。周子轲下意识向前走,他越过了这片静默的丛林,脚下的泥土软得很,一踩就出水,周子轲伸脚往河水里迈。

耳边一直回荡着风声,河水漫过了他的脚腕,膝盖,周子轲去靠近漂走的船。

阿贞在船上坐着,两只脚搭在船边。远处村落的光照过来,在河上勾画出阿贞的轮廓来。

没有人推,风会自然而然将他和船送去彼岸。

周子轲游进了河里,他闭着眼,只凭感觉去向上摸船底。他的手伸出水面,一把把住了船尾翘起的那块。

周子轲的头探出水面来,哪怕身在南国,夜晚的河水也凉得很。周子轲张开嘴喘气,他向上看阿贞,阿贞也低头发现了他,接着船身一歪,阿贞忽然落进水里,好像没坐稳。

阿贞在水面上冒出头来,双手抹掉脸上的水珠,游近了睁开眼看他。“小周……”阿贞叫他。

周子轲一只手扶着船沿,他凑过去,在河面上低头亲吻阿贞带着河水清甜味的嘴唇。他冷得有点发抖了。他把另一只手也扶在船沿上。

周子轲托着阿贞,把他扶上了船,接着周子轲双手一撑,也坐上去了。船小,只坐着阿贞一个人还好,周子轲来了,顿时吃水进去一大截,船走得更慢了。周子轲一身是水,他把阿贞拉船的一双手握在手里捏来捏去,他低头瞧阿贞滴水的头发,瞧阿贞湿得贴住了腿的衣裳,他又低头去吻阿贞凉滑的,朝他仰起来了的脸蛋。

小周,你怎么过来了。

那边很无聊,想来看看你在干什么。周子轲说。

前面还有好远一段路。汤贞说。你今天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不累吗。

周子轲坐在船上,搂着汤贞:“我就在休息啊。”

我不是像以前那样,要“保护”你才来的。周子轲希望阿贞心里明白。只是因为爱你,我喜欢你,只是这些理由。

“祖静老师和我说,他和小周说过几句话。”阿贞讲。

周子轲躺在船里,船舱狭小,他搂着阿贞,让阿贞趴在他身上。过去近一周,他们一直分开。河水潺潺,流淌过周子轲耳边,让他不住想阖上眼,想抱着阿贞在河面上睡一阵子。他听到阿贞对他小声说:“去年三月份,在北京一起录过节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