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6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的手搂着阿贞的背。

“我当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想,难道你现在看不见我吗?”

第八幕

伴我

有一年爸爸过生日,他摸着汤贞的头说,爸爸唯一的生日愿望,就是阿贞和玥玥永远做一个快乐的孩子。

天还未亮,汤贞就醒了。他没有吵醒小周,悄悄穿上外套,出了门。

街道上路灯亮着,来电了,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汤贞走过了香城大桥,大桥那么长,汤贞站在中央,隔着围栏向下,望雾气中平静而深沉的河水。

他至今不知道爸爸去了哪里。

林爷说,香城的河连着大江,东流入海,无论爸爸到了哪里,无论汤贞去了哪里,他们都可以相见的。

十五岁那年,汤贞走出家门,他背着书包,提着行囊,一边走,一边回头,他用袖子擦掉眼泪,行过这座桥时,他想爸爸一定在看他,汤贞等在火车站台,他捏着车票,坐上了通往北京的列车。

汤贞站在桥头,他忽然回过头去。

大雾浸透了这座小城的每个角落,在古代志异里,之所以香城多出美人,因着这本就是一片仙山,是通灵之地。大桥两侧亮着夜行灯,那雾中,汤贞望见有人影远远朝他走来。

爸爸身着长褂,骑在一辆二八大杠上,在桥边歪歪扭扭地骑行。汤玥扎着两条小辫子,背着书包,她的脚在后座上一翘一翘的。爸爸抬起头,他对汤贞笑了。

汤贞往前跑过去,又停下了。爸爸和妹妹不见了。好像雾凝结成一片棱镜,只有固定的瞬间能够窥见一影,一靠近,便立即消失了。

就在汤贞懊悔之时。

“哥!!”他听到有人从桥上叫他。

一辆机车停在了桥上。握着车把的人穿一件不合身的大衬衫,他把头盔面罩向上一推,朝汤贞微笑。

机车后座上,一个长手长脚的小男孩正冲汤贞招手,他摘掉头盔,露出一个女孩儿头来。天天喊道:“哥,你怎么才放学啊!”

这趟列车离开了香城,朝北京飞速驶过去。汤贞站在原地,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桥上,朝他的生命走过来,年轻时的郭姐,祁禄,林爷,乔贺,祖静,温心,费梦,方遒……

他们呼唤他,哥,阿贞,小汤,汤贞老师!

天幕由无尽的黑暗转向透明的蓝。

逐渐有光从对面,从日出的东方投射过来。

汤贞眯起眼,他从光里看到了小周的轮廓,小周穿着件棒球衫,裹着羽绒外套,他穿透了迷雾,走向他。

第225章终幕如梦

周子轲把车开进了租车连锁店,他在香城火车站如同走进了迷宫,看什么都很新鲜。汤贞去邮寄行李,去买了车票。汤贞用围巾捂着脸,拿车票给小周看,他们坐的就是当年汤贞去北京的那趟过夜列车。

站台上逐渐挤满了人,都是要前往北方的旅人。当火车呼啸而过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往前挤,汤贞下意识就往后退。

他躲避危险,他不想死。

汤贞排着队,依票号坐到了窗边,小周在他身旁。对面坐了一位母亲,怀里抱着个婴儿。

郭小莉发短信来,说她明天一早会去车站接他们。小周看了眼手机,告诉汤贞,吉叔安排的保镖上车了,不知道坐在那儿。

虽然时不时有旅客朝他们看过来,但并没有人举起手机,明目张胆地拍摄。汤贞从他口袋里拿出一包松子糖,打开了,拿出一颗放在小周手心里,自己也吃。

列车行进在夜晚的南国,婴儿在襁褓中一直哭泣。母亲焦急地皱起眉来,口中哦哟哦哟地唤着,手在襁褓外拍着。孩子还是一直哭泣。那母亲想给他唱催眠曲,唱了一句,不会唱了。

汤贞坐在对面,忽然开口,对那孩子哼唱起来。

婴儿睁大了一双眼,泪湿的,滴溜溜地四处看。他在襁褓里望向了汤贞的方向,汤贞也看着他。

整条车厢里,分外安静。

列车员过来报站,那位母亲抱着孩子站起来了,她对汤贞和周子轲说谢谢,接着背起自己的行囊。火车即将到站,大多数人都离开了这节车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