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3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

写简介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攻受的属性也是很难总结。

比如说苏言,虽然是内敛深沉的总裁风,可是又很喜欢写土味情话,真伤脑筋。

第二章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夏庭晚是这句话的完美验证。

在他之后,圈子里再也没人能复制这条传奇道路。

国宝级导演许哲拍《鲸语》之前在H市海选男主角演员,夏庭晚陪科班出身的邢乐去凑个热闹。

和许哲的名气相比起来,海选片场可以称得上简陋寒酸,不大的房间里局促地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就只有盒饭和几瓶矿泉水,导演、监制和助理都挤在桌子边,桌子前的空地上趴着一条瘦瘦的小土狗。

“你十六岁,妈妈离家出走了,爸爸酗酒,时常对你拳脚相加,你养的小狗是你唯一的伙伴,想象一下,你刚挨完一顿毒打之后,只有小狗陪着你时,你是怎么和它互动的,表演出来。”

这是许导演出的题目。

邢乐只思考了几分钟就迅速地入了戏。

走路时逼真的跛脚显示出了伤处所在,抱起小狗时眼神望着许导演的方向流露出了哀怜,“这世界上,我只有你了,球球……”连说话时,嘴角也不忘颤抖几下。

从肢体到表情的管理,都不愧是表演系出身,挑不出什么毛病。

许哲半眯着眼,忽然突兀地开口打断:“你觉得演的怎么样?”

他说这句话时,转头看向站在一小块阴影里的夏庭晚。

夏庭晚指间还夹着半根烟,不由楞了一下,然后才随意地答道:“演得很好。”

许哲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坐在了桌子上,看着夏庭晚:“不如你也来试试?”

被晾在一边的邢乐有些尴尬,他看了看许哲,又看了看夏庭晚,轻轻把怀里的小狗放了下来,却没有贸然开口。

夏庭晚摇了摇头:“我不会演戏。”

许哲听了,手抚着下巴上的胡渣,身子前倾:“那不演,就说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演。”

夏庭晚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他是个局外人,也不对许哲有太多尊敬。

可是毕竟是跟着邢乐来的,也不好拒绝。

“是我的话,小狗如果凑过来,我会先狠狠一脚把它踢开。它如果疼得叫了,我再抱它起来哄它。”

夏庭晚说到这里,吸了口烟然后仰头缓缓呼出去,眼神在袅袅的烟雾之中迷离起来:“如果你真的被狠狠揍过,你就会知道——你才不可能因为小狗可爱就去对它好;你没那么大方。你只会因为它疼了、受伤了,才舍得疼爱它。”

许哲听着,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他低下头,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了,然后直接对夏庭晚说:“你来试试吧,怎么样?”

后来许哲在接受采访时说,《鲸语》的本子直到立项他都一直感觉缺了点什么,直到海选时,他找到了夏庭晚,才终于补齐了那一点灵魂。

人的际遇是吊诡的。

两年后,《鲸语》杀进戛纳,入围无数奖项,虽然最终惜败最佳影片项目,可夏庭晚却成为了三十年来最年轻的影帝。

他的光芒,掩盖了同年所有的男性演员。

《VOGUE》主编极具先见之明地发表了对夏庭晚的评论:

“地图是平的,历史是长的,而美学是圆的。

魏晋走了,盛唐会来,盛唐走了后,美学流向哪里,要看时代的浪潮涌向何方。

经济衰退的浪潮之下,昂扬、正统的阳刚之美已然触礁。

颓唐、阴郁、脆弱、骄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