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9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赵南殊当然不敢打包票。

他见过苏言深情的模样,可是曾那样爱过的人都能提出离婚,谁又能知道,苏言是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已经在心中一个人完成了告别,决定再也不回头了呢。

他叹了口气,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认真地说道:“老板,苏先生怎么想的其实也不重要。”

“你如果还舍不得,就去试试挽回。失败了,顶多也就是有点丢脸,不会比现在更糟。你们床单都滚了几百回了,在苏先生面前丢脸,还算个事吗?”

——

苏言第一次谈到离婚是一个月前的事,没当面和夏庭晚提,在电话里说的。

夏庭晚那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就那么“嗯”地一声应了,当下好像很硬气的样子。。

人有时候是很钝的,他既觉得苏言那时的语气很失真,又觉得好像已成定局,没什么好说的,

放下电话之后,到了第二天,他才恍惚着给苏言发了条微信过去:“苏言,这五年,谢谢你。”

现在想起来觉得好愚蠢,他又不是真的洒脱,却发了条告别似的信息去故作大方。

苏言一个字也没有回,也没有再来见过他,最后只派了陆秘书还和他洽谈离婚的事,像是无声地给了他一个巴掌。

他当然是怕的,但其实不是怕丢脸,而是怕苏言。

可夏庭晚还是决定听赵南殊的,再试试。

他颓废了快一个月,下了决心之后才终于打起精神,把发型剪得更利落了些,又稍稍修整了一下眉毛。

但是坐在镜子前时,忍不住又开始盯着右脸上的疤痕看。

赵南殊拿着遮瑕膏站在他背后,有点迟疑:“老板,要不……稍稍遮一下?”

“就这样吧。”

夏庭晚摇了摇头。他身上的伤疤,苏言见过的不止这一处,以前从没嫌过难看。

出车祸之后夏庭晚就不开车了,因此是赵南殊送他去香山。

夜里的香山实在很美,沿着环山道慢慢开上去,能隔海看见H市的市中心。

浩瀚星空与人世间的灯海奇妙地接壤。隔岸喧嚣,但此间安逸。

苏家的保安认得赵南殊的车,他或许是拿捏不准,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放行了。

赵南殊把车停在前车道,夏庭晚一个人走了出来,门廊前是他们结婚那一年苏言栽种的一大片玫瑰花圃。

夏庭晚站在开得繁盛绰约的红玫瑰间,深深吸了口气,他走到门前,终于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

等待的时间很短暂,可夏庭晚却又感觉很漫长。

他忍不住幻想起开门时看到苏言的面孔,他之前跟赵南殊探讨了很多该说的话,可是到了这会儿竟然都忘了。

他太想苏言了,想一见面就扑进苏言的怀里,想告诉苏言他这段时间有多委屈。

这样热切地想着的时候,脑子发热似的,感觉像是离婚那些事都不存在,苏言还是离他好近。

就在这时,那扇门打开了。

“你好。”开门的不是苏言。

面前的青年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白大褂,面容秀雅清丽。他看向夏庭晚,楞了一下:“夏、夏先生……?”

夏庭晚不知道他是谁,可是他自然是认识夏庭晚的。

“请稍等。”青年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很快露出了礼貌的微笑。他有一双褐色的和煦瞳孔,一看就是性格非常温柔的男人。

他转过身往屋里走了两步,仰头朝二楼唤了一声:“言哥,夏先生来找你。”

喊完之后,他转头对夏庭晚作了个请进的手势。

他叫苏言‘言哥’,他站在这件屋子的中庭,那么自然闲适,就像是男主人一样招呼着夏庭晚进来。

夏庭晚几乎是用手指用力按着门框,才能在这一瞬间勉强站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