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3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老板,你还记得吗?去年我失恋的时候,跟你请了三天假,你那会儿挺担心我的,但是我不让你来看我。其实那三天,我在家里看了好几遍《春光乍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烟雾的关系,赵南殊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迷离,他笑了笑。

“说来奇怪,别的都还好,可每次看到何宝荣说: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我就很想哭——老板,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有一天醒过来看着空空的天花板,会觉得好难过,忽然很想从头来过,回到过去的某个节点,或许人生就能变得很不一样。”

“有过吧。”

夏庭晚想,现在不就是这样的感觉吗,从头来过,多让人憧憬却又心酸的四个字,“如果真的能从头来过,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回到跟我初恋在一起的时候吧。”赵南殊懒懒地靠坐在躺椅上把腿翘了起来,怀念地说:“我初恋是高中篮球队队长,他妈的,他那时候简直帅到让人睡不着觉,直到现在,我还会梦到和他在午休的时候偷偷躲在男更衣室亲热的事,如果我以后成了名人,我一定要写个回忆录,把他有多帅写进去,睡过他简直是我这辈子最赚的事。”

“老板,苏先生呢——他是你的初恋吗?”

“怎么才算初恋?”夏庭晚眯了眯眼睛,问道。

“这还用我想一个定义出来吗?你觉得怎么样算是就是啊——”

“在苏言之前,我可能喜欢过邢乐。”

“我操,就那个正当红的邢乐?”赵南殊一下子坐了起来。

“除了他还有哪个邢乐。”

夏庭晚想起多年前,他陪着那个野心勃勃要在演艺圈出人头地的男孩子参加《鲸语》试镜,却万万没想到,人的际遇那么吊诡,最后竟然是他被许哲相中了。

那时,他的确对邢乐有好感。

“但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初恋,感觉模模糊糊的,有一次我俩都喝醉了,还接过吻,后来彼此就有点尴尬了——可我也不能算喜欢他,只是那时觉得他特别帅吧。”

夏庭晚低下头,停顿了一会儿才轻声说:“然后,就只有苏言了。”

赵南殊大声地啧了一声:“老板,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这种性经验贫瘠可怜的人,进入婚姻就像是在赌博,你怎么知道你以后可能要睡一辈子的人,那方面到底合不合拍,带不带劲?”

夏庭晚抬脚踹了一记赵南殊的躺椅:“你才贫瘠。”

他把身子前倾,趴在阳台栏杆上,望着楼下醉酒的人们歪歪斜斜地行走,忽然说:“而且你不懂,苏言和我——”

夏庭晚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苏言和他……

除去第一次的疼痛和忐忑害怕,苏言几乎是手把手地教会他享受这世界上最快乐的事。

刚结婚时,他们只要在一起,就是那样翻来覆去地疯狂折腾,苏言把他的肌肤一寸寸地亲得几乎发烫,从床头滚到床尾,再之后就干脆在地上,好几次他第二天爬都爬不起来,可还是忍不住缠着苏言,撒娇要苏言抱着他洗澡,然后再在浴室里玩上一早上。

这样想着,虽然在夜色中根本就看不到,可是夏庭晚却还是感到自己的脸和耳朵都红了,他掩饰一般地吸了一口烟:“没什么。”

“老板,你害羞起来可真可爱,哈哈哈。”

赵南殊当然知道夏庭晚憋回去的话是什么,可他也并不追问。

只是站到夏庭晚身边,拍了拍夏庭晚的肩膀,他顿了顿:“都会过去的,真的。”

“嗯。”

夏庭晚点了点头。

这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提到苏言却不感到难过。

人真的很奇妙,因为回忆太过美好,所以想到时,竟然连伤心都不舍得。

第五章

几天后的夜里,赵南殊有事不在家,夏庭晚接到了经纪人周仰的电话。

这段时间,他一直是刻意避着周仰,电话和微信也经常不想回,但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庭晚,最近还好吗?”

虽然是关心的话,可是周仰的语气却很淡,多少也是带着点公事公办的寒暄意思。

夏庭晚虽然和周仰合作了很多年,但是关系却远远比不上和赵南殊亲近,但周仰是许哲介绍给夏庭晚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