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7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苏言似乎不打算隐瞒任何细节,夏庭晚问,他就干脆地答。

夏庭晚感觉自己几乎失去了站立的力气,他茫然地看着苏言,喃喃地说:“我撞了人,我真的撞了人,可是为什么媒体没有报道,警察也没有找我,半年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还好吗,苏言……他的妈妈呢,他妈妈受伤了吗?”

“尹宁妈妈当时只有点小擦伤,出事之后,我和她就尹宁的伤势协商过一次,决定赔钱私了。可是钱给了之后她就失踪了,没再来医院看过尹宁。后来我派人查过,尹宁妈妈吸毒上瘾,本来就带着尹宁在各个亲戚家蹭住,这次出了这件事,干脆就拿钱跑路了,我最近已经在着手处理这件事了。”

苏言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终于沉声说:“尹宁当时头部受到重击,有几个月的肢体协调能力出现了问题,但是这半年护理下来,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是他左眼被玻璃刺伤,视力受损是永久性的,他这一辈子左眼看到的事物,都会是模糊的。”

“永久性的……”

夏庭晚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他想要用手臂支撑身子,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趴在地上流着眼泪干呕起来。

不会复原了,他让一个11岁的孩子永远地失去了一只视物清晰的左眼,哪怕他现在去死,他造成的这一切,也已经无法挽回了。

尹宁什么都没做错,可是却永远也不会像同龄的孩子一样敏锐、灵巧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他。

苏言也在他面前蹲了下来,那双浅灰色的眼眸在夜色里越发深沉起来。

“我有罪,苏言……”

夏庭晚的身体剧烈地哆嗦着,他每说一句话,都因为痛恨自己而忍不住干呕。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伸出手臂紧紧抱住了在他面前的苏言的脖颈,眼泪一滴滴地淌进了苏言的衬衫领口。

夏庭晚呜咽着,几乎是从嗓子眼里发出脆弱的哭声:“该死的是我,眼睛该瞎掉的也是我,我有罪,苏言……”

“你不该去查的。”苏言没有推开夏庭晚,只是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夏庭晚的背脊。

“我不该查?”夏庭晚一时之间还没从无尽的懊恼和悔恨中缓过来,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惊愕地望着面前的男人:“苏言,是我撞了人,你打算把这件事瞒住我一辈子吗?”

“车祸的事发生在婚内——”苏言顿了顿,慢慢地继续道:“我会负责,媒体那边当时已经打点过了,尹宁的事,我会把监护权拿到手,然后建立个基金,给他成年后全权使用。夏庭晚,哪怕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会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好,尽我所能补偿尹宁。”

夏庭晚盯着苏言,他的眼角红得厉害,神情渐渐从惊愕,转成了愤怒。

“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替我补偿?你是有什么毛病?我自己做的错事,关你什么事,要你来补偿——苏言,你他妈的就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他说着一把粗暴地扯住苏言的领口,在那一瞬间,苏言不可理喻的冷静让他恨得咬牙切齿。

他像是只被困在无形牢笼中的小兽一般狂躁:“苏言,你听清楚了,我撞的人,责任是我的,我不要你替我处理,也不要你替我赎罪,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不领你的情。”

苏言挣脱了夏庭晚的双手,站了起来。

他抿紧了薄薄的嘴唇,低头看了一眼夏庭晚。

“那时,我很生你的气。”

他在夜风里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出车祸的那天,我看着你和那个小孩都浑身是血躺在担架上被送去医院,你永远不会明白那种恐惧。你昏迷的那几天,我看着你,每天都在生你的气。我无法原谅你,也无法原谅我自己。可是想到你醒来后,要面对脸上的伤、身上的伤,同时还要再面对一份沉重的自责和愧疚……我不忍心。”

苏言的表情是克制而平静的,可是他的眼神,却带着一抹悲伤。

“我不忍心。”

他低声说道:“夏庭晚,我总是对你不忍心,所以我总在做软弱又没有原则的事。我跟你,一样有罪。”

第六章

夜风在苏言和夏庭晚之间簌簌地吹着,他们相视沉默了许久。

夏庭晚的呼吸渐渐恢复了平稳,他站了起来望着苏言,那一瞬间,他也感同身受地感到了悲伤。

这段婚姻里,他们究竟对彼此做了什么。

五年前,他任性骄纵,可却还没犯下这样的弥天大罪;苏言温柔,但是又有原则,是他眼中最酷的男人。

可五年后,他们却面目全非。

他们变成了更糟糕、更不快乐的人。

“苏言,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具体都帮我处理了什么……?”夏庭晚深深吸了一口气:“你不会把警察买通了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