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22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他今天才开始和赵南殊一起处理个人财务的状况。

这件事当然早就该着手,只是夏庭晚没心情,赵南殊也就不想拿来烦他。但是知道了尹宁的事之后,他已经决定要自己来照顾尹宁,有很多事就刻不容缓地要开始打理了。

可是这仔细一理,他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经济状况有多惨,简直混的不像一个曾经如日中天红过的明星。

他当初和苏言结婚,契机是因为继父的公司资金链断了,不仅工人的工资发不起,欠了银行一大笔钱,还借了许多私人高利贷,如果还不上,就要倾家荡产。

夏庭晚那时虽然是拿了戛纳影帝风头正劲的时候,可是他拍的是文艺片,不是大手笔大制作的商业片,拍戏签约的时候又是个纯新人,报酬和名气根本不成正比。手头唯一有点分量的,也就是一个欧洲奢侈大牌的亚太区代言,而且下一部戏也还没挑好。

经济上,他根本没法给继父填补这么大的窟窿,他和继父和母亲虽然关系不好,可是母亲成天在家歇斯底里,寻死觅活,也不是个办法。

所以还是去找了苏言。

苏言那时已经追求了他近半年,说是追求,可是其实他和苏言的关系,早已经是最亲密的人了。

苏言频繁地探班,周全地安排和他的约会,带他一起去国外度假。他是喜欢苏言的。

他们都心知肚明那就是随时要开始的恋情,只是他还贪恋着那种确立关系之前的玩耍、暧昧和愉悦,苏言就顺着他,从不急着挑明关系。

那次的事,是一个突兀的契机。

他当然不是理所当然地和苏言要钱,只是想借。

他那时候顺风顺水狂得很,觉得以自己的名气,想还上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苏言最开始没明说态度,而是先和他母亲和继父私下见了一面,他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其实也可以猜测得到。张雪乔就是那种女人,是可以把他明码标价卖掉也不会觉得愧疚,反而会觉得似是为他好的母亲。

就是那么一面之后,苏言就强硬地提了结婚的事,毫无转圜。

他经常觉得看不透苏言,苏言是他人生中一个至今都未完全解开的谜。

苏言温柔,可是温柔里包裹着的,却又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霸道和强硬。

在他们的关系中,他是被纵容着被宠爱着的那一个,可是他心底对苏言始终带着一丝隐约的畏惧。

苏言决定的大事,他其实一次都撼动不了。

就像当年怎么求饶都不能逃避的婚姻,就像一言不发就为他解决的酒驾肇事,就像只有一句“既不爱也不恨”的干脆离婚。

他总是没得选。

但依赖是一种习惯,他们在一起时,苏言的强大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他在被允许的区域内不断地竖起叛逆的倒刺,孩子气地发泄那么一点被左右了人生的无谓愤怒,可是其实他骨子里是那么畏惧长大。

苏言把他扔出了这段婚姻,他才终于再一次毫无遮掩地面对了这个世界。

结婚前夕夏庭晚跟苏言说,以后离婚了自己净身出户。

苏言同意了,那时也签了婚前协议,所以到了离婚这一步时,根本就没有财产分割这回事,所以算来算去倒也简单。

苏言其实没太在意所谓净身出户的事,结婚之后,就立刻和他办了联名户头,倒是他不爱用苏言的钱,所以也从来不碰那个户头。

如今回想起来,夏庭晚觉得自己真的是彻头彻尾的蠢蛋。

他在以一种可笑的态度表达他的愤怒,以为恶狠狠地互不相欠,就能减轻一点自己的屈辱。

可是与此同时,他却从来没有过任何经济上的危机感。

他是完全没有理财观念的那种人,赚的最多的时候,他的钱挥霍在奢侈品、超跑,还给一直烦个没完的张雪乔和继父换了一处靠海的巨大豪宅,两辆林肯。

他没给自己买过基金和期货,没在海外置业,没像其他明星一样投资开店,有一年倒是给赵南殊把房贷还清了当年终奖。

他的窘迫,是一种长久以来的愚蠢带来的必然。

他口里说着净身出户,可是其实他从来没想过要离婚,他没想过要和苏言分开,从来没有。

除了香山苏宅之外,在H市,他甚至连一处房产都没有。

他这时才意识到周仰说的话是多么的一针见血。

他的问题,就在于他总是不想那么多。

他喜欢苏言,却无力经营这段感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