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24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

“你莫名其妙把苏先生叫过来干嘛?我和他的事,我们自己已经解决了,不用你插手。”

夏庭晚恼怒地盯着张雪乔,语气很冲。

他实在是火大,张雪乔刚才尖锐地对苏言扔出来的字字句句,都让他坐立不安,他甚至到现在都不敢转头看一眼苏言的表情。

苏言从不把追求他看做是件低声下气的事,无论是最开始做他的影迷,还是后来做他的先生,都认真而体面。

但张雪乔却不一样,她低俗、愚蠢,因为苏言曾经毫无保留的爱意就对苏言趾高气扬,他看着张雪乔认不清现状的样子,觉得可笑又可悲。

可是同时又忽然感到好难受,想到自己那些任性妄为的时刻,在如今的苏言眼里,或许也是一模一样的惹人厌恶吧。

“不用我插手?”张雪乔气得猛地站了起来,用染着鲜艳指甲油的手指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苏言说:“要是你能解决好,你以为我想插手?我今天把他叫过来,就是要当面问问他——是不是他当年亲口说的要照顾你一辈子?”

“妈,你别说了。”

夏庭晚用力地摇头:“你冷静点,别再烦苏先生了。”

“我为什么不能说?”张雪乔地推开了夏庭晚,往苏言那边走了两步。

“不要说了,我们已经彻底分手了,苏先生对我没这个责任,求你了,别说了。”

夏庭晚说到最后一句话,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苏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双手交叠,神情沉静深沉,像是面前这一出闹剧都不存在一般,他的语声不由得因为痛苦而微微扭曲起来。

他知道他和苏言已经结束了,可是他却真的不舍得,不舍得从自己的嘴里说出这句话。

他的心都快要被撕碎了,可张雪乔却还在用他的伤口在向苏言耀武扬威。

“没这个责任?”

张雪乔连仪态都不顾了,冷笑了两声,提高了音调:“你们结婚时,你本来就不愿意,你那时候不到20岁,长得那么出色,又是拿过影帝的大明星。他呢,比你大了十一岁,除了有钱一点,也不见得就配得上你。如果不是他一步步逼你,信誓旦旦说会爱你一辈子,诚心求着你,你凭什么就要和他结婚?结果呢,把你骗到手,才五年就反悔——”

“张雪乔——你给我闭嘴!”

夏庭晚终于受不了了,他身体微微打颤,大声地吼道。

张雪乔怎么能这样做,屠夫一样把他身上的闪光点一个个肢解,他年轻、他好看、他是影帝,每多一点,就多了个筹码。

像是在菜市场叫卖猪肉一样对苏言吆喝着,把一切不利于自己的事情都抹掉——贬低着他的苏言,贬低着他们的感情。

想到苏言一个人坐在那里,听着张雪乔这些莫名其妙的诋毁和指责,他就愤怒到失去理智。

“你给我听清楚,当年结婚,没有人逼我。”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盯着张雪乔说:“我和苏言结婚,是因为我乐意,是因为我他妈的喜欢他——你听明白了吗?你以为我真的会因为那三千万,因为想要救救你、救救楚天澜的狗屎生意才被逼迫的吗?”

“你以为我对你和楚天澜能有多少感情?如果不是因为我喜欢苏言,就算楚天澜公司倒闭,就算你们两个一起申请破产、去住廉租房,我都只会说声我很抱歉,但是我不会为了你们去和任何人结婚的。”

“我不是被逼的,我是自己决定的——你管不了我,所以你现在也别管我的事,不要再找苏先生过来,不要再质问他任何事,你听到没有?”

夏庭晚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这是他从没说出口的真心话。

时过境迁,在这种状况下让苏言听到,好难堪、好难堪,像是他耍的拙劣的把戏、一个处心积虑的悔过,可是他是真心的——

他几乎想要哭出来,他多希望他不是在这种时刻说出来的,苏言还会相信吗,还会在乎吗。

他是真心喜欢他的,他不是被逼的。

——

或许是因为夏庭晚的疾言厉色,又或许是因为夏庭晚此时少见的激动神情。

张雪乔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再说话,她的眼睛瞪大,胸口因为错愕而微微起伏,目光从夏庭晚身上,又移到苏言身上,似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陷入尴尬。

“伯母。”

是苏言先打破了安静,他语声平稳,还是像以往那样叫张雪乔‘伯母’,刚刚那番激烈的争吵好像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波动:“离婚的事,我很抱歉。”

他说了这几个字之后,似乎在斟酌着接下来的话。

夏庭晚忍不住转头看过去,苏言的眼神有些放空,他并没有看向张雪乔,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和庭晚结婚的时候我宣誓过——无论富裕贫穷,无论旦夕祸福,无论健康与否,都会永远爱他、珍视他,直至死亡。那时说的话,都是真的。”

听到那句誓词,夏庭晚的鼻子一下子酸楚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