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3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第九章

每个人的生活,或许都是写满了秘密的日记本。

可是对于夏庭晚来说,在和苏言在一起的时间里,他是不隐瞒的。

他有很多的不堪、脆弱、还有时而不讨人喜欢的脾气,可他还是像仰躺着摊开肚皮的小奶猫一样,暴露着自己的伤处,渴求着苏言的爱抚和保护。

他在苏言面前,从不设防。

看到苏谨的日记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感到很伤心。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他当然也后悔难过,为苏言,也为苏谨。

苏谨自杀时才11岁。

11岁的男孩子,或许还不知道死亡的含义是什么,只是觉得人生那么苦,那么痛,所以就想要去别处吧。

他从曾有那样的想法,突然地就会钻进脑子里的、想要离开的想法——背着书包走过高桥时,忍不住会向下面的车水马龙看很久;在夜里想象童话故事里的场景,自己乘坐着扫帚轻飘飘地飞走,去很远的地方。

可是他最终还是活下来了,他究竟是坚强还是脆弱的人,其实连自己也不能下一个判断。

演《鲸语》那年,许哲和他说——他是柔韧而灵气的,看起来好像易碎到随时会毁灭,可是其实在他的心底,他的眼睛里,有对美好生活的无尽向往和渴求。

夏庭晚知道,苏谨的自杀,一定给苏言带来了太过沉重的伤痛。

苏言不是罪恶的直接受害者,却目睹了罪恶的结局,还有支离破碎的家庭,他同样被罪恶以另一种形式重伤,或许直到如今,他都没有能够从那件事中痊愈。

人是脆弱的生物,童年时留下的伤,没有痊愈这回事。

就像砍伤了小树的躯干,随着年轮一圈圈变粗变大,痕迹仍会留在那里。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留在骨头里的、血液里的痛楚,哪怕长大成人,仍始终会一遍遍碾过生命。

结婚五年了,时时刻刻承受着同样痛苦的苏言,选择了对他只字不提。

这是车祸后最让他伤心的事。

有无数次他都想要和苏言道歉,他不该说那些话,他不够体谅,他没有好好心疼苏言,他用了苏言最痛彻心扉的伤处去刺伤苏言。

他当然是想要道歉的,可是每每想要开口,却又最终失了声。

苏言从来不告诉他。

苏言的日记本,在他面前上了锁。

他明明是苏言最爱的人,可是苏言却不和他分享生命中的软弱和狼狈。

爱情真的应该是这样吗?

他总是为这些问题烦恼,时而觉得是因为自己的任性不成熟,让苏言无法放下心来暴露脆弱。

深夜里他好多次看着苏言睡着的模样,想象苏言的童年,是不是也那么的不快乐,想象年幼弟弟自杀去世后,才不到二十岁的苏言是如何度过那段时光,他想着想着心疼得胸口都疼起来,疼到极致便又转为生气。

爱情不该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吗。

我给你看我过去受伤的痛处,你帮我温柔地舔伤口,看到了彼此的脆弱,才能生了怜惜,最后成了爱恋。

世界对我们那么冷酷,为什么不能依偎在一起。

在这样的辗转反侧中,他最终浪费了最后六个月的时间,等来了结局。

和苏言下雨天分开之后,夏庭晚坐着赵南殊的车回家,他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一些,并没有颓废地在家大哭。

他安静地把这段时间总是随手拿出来读时乱在房间各处的苏言的书信都整理好。

那是整整138封书信。

他把这138封书信堆成好几叠,小心翼翼地收在了大盒子里,然后放进书柜。

打开书柜时,忽然看到之前就小心翼翼收好的婚戒。

他矗立在原地好久,还是不由自主,有些发颤地将那剔透的翡翠戒指又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不知为什么,夏庭晚的脸忽然有些红了,如果是第一次戴上时,这样的神情应该是幸福而满足的吧,只是这时,便有些羞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