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34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过了许久,夏庭晚才踌躇着又开了口:“尹宁的事,我听你的……其实还是你考虑得周到些。”

“但还有一件事,我也想和你说,关于工作的。”

苏言抬眼看了夏庭晚一下,夏庭晚也知道,他现在工作的事实在是和苏言半点关系也没有,可是他心里拿不准的事情,就总是想问问苏言的意见。

“周仰给我接了个线,说有个慢综艺节目《在路上》,马上要开始录制了,因为其中一个MC有急事不能参加,所以在着急找个候补,问我要不要考虑。”

“真人秀?”苏言似乎有点诧异。

“嗯……”夏庭晚点了点头,其实想到这些,他也心情低落。

他成名之后,曾经接到过许多真人秀的邀约,他心里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参加,有时看看邢乐那些人热热闹闹地在节目里看起来也挺开心。

但是周仰在初期运作推广的时候,早已经把夏庭晚和那些阳光帅气的偶像很明确地区分开来。

周仰把叛逆又忧郁的特质当作夏庭晚的个人品牌来经营,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把夏庭晚牢牢抠在这个人设里面。

他是一个严格的人,在他眼里,夏庭晚是注定要做大明星的人,所以夏庭晚必须非常努力、非常精确,要把易碎、敏感的特质像表演一样毫厘无失地呈现给大众看,要和大众保持一定的距离和神秘感,才能维持高级感。

所以真人秀这种贴合大众又嘻嘻哈哈的节目,周仰以前一概是拒绝的。

倒是苏言一直和周仰的理念有些不同。

结婚之后,苏言偶尔和他提起工作的事时,只是说让他要自由一点,想开心就开心,想去做轻松娱乐的工作就去做,想拍电影就去拍。

苏言不是一个会反复对他说教的人,也不愿意对他工作和个人生活干涉太多,讲的最认真的一次,也只是告诉他:“你先是个人,然后才是明星,不要把人生过成一个大众眼里的人设,没意思。”

现在想想,苏言说的话应该有着更多的深意。

可是那时候他重点理解了想开心就开心这几个字,倒是干脆一股脑把工作的重心都推到了后面,成了个想干嘛就干嘛的玩票明星,把周仰给气个半死。

但是如今他的境况却又与那时截然不同了,他是挺想拍电影,可是电影从立项到开拍再到杀青是很漫长的过程,如果想赚快钱,就显得不太实际。

再加上脸上受了伤,在大荧幕上根本无所遁形,细微的表现力也会受到一些影响,这段时间周仰也在帮他看着有没有机会,可是基本上都是希望渺茫。

倒是一和综艺和真人秀方面搭上线,很多节目都吐露出想要进一步洽淡的意思。

因为夏庭晚身上实在是太多八卦和爆点了,影帝是一部分,综艺首秀也是一部分,但更引人关注的还有他的婚姻、他的车祸。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时过境迁,自己身上最能赚钱的,竟然是人生中那些最晦涩的伤疤。

“这时候去真人秀,你想好了吗?”

苏言似乎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简单地问了这么一句。

“也……差不多想好了吧。”

夏庭晚鼻子有些酸,他从来没参加过综艺节目,他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有没有综艺感,也不知道自己的脸在真人秀那样简单直接的拍摄环境下,会不会难看的不得了,不知道大众会怎么议论他,议论他酒驾、他离婚的事。

他什么都没谱,有时候夜里想起来,总觉得空落落的害怕,但是白天一醒过来,却又不得不继续坚持下去。

其实这段时间,他真的觉得自己还挺坚强的,可是一到了苏言面前,他却又好想要一头扎进这个男人的怀里。

——

“你既然决定了,那也好。”

苏言并不再多说什么,其实夏庭晚也明白,以如今他们的关系,或许本来也不能再推心置腹地聊这些事了。

“那……我这个月可能会多来几次,和宁宁熟悉一下,带他出去玩什么的,可以吗?”

“嗯。”苏言点点头:“我最近下午晚上应该都在,来之前告诉我一声。”

“啊,好的。”

夏庭晚听了不由楞了一下,苏言工作一直都很忙,和他结婚之后虽然已经尽量经常待在家里,可是也很少现在这样的清闲时候。

他回想一下,最近每次来苏宅,的确很意外的是,苏言好像一直都待在香山的宅子里。

但是他虽然觉得反正,好像也不方便过问苏言的私事,想到这里,夏庭晚还是站起来和苏言道别了。

离开香山的时候,夏庭晚忽然又忍不住感到有点难过,以前他和苏言去海外度假时,曾经一起躺在酒店的私人沙滩上聊上一整夜。

他和苏言懒洋洋地说,他本来就不是专业的演员,什么学院派、实践派,他都一概不懂,每次记者问他演技的问题,他都想装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