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35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苏言笑了,亲着他的耳朵说,你是好演员,只是得接到合适的戏,接到你生活经验中能触碰到的角色。

他亮着眼睛问苏言比如什么样的。

苏言在他耳边低声说,比如处在迟来的性启蒙期,对做爱又渴望又害怕,因此暴躁又迷人的小男孩。

他气得拿牙齿恨恨地咬苏言的下巴,他知道苏言在拿他们刚认识时候的事逗他。

咬着咬着,又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嬉闹。

他和苏言一起抽一支烟,烟雾在他们指尖来回传递,像种隐秘的欲望,然后他们在海浪声中反复接吻。

他好想念那些日子,可以和苏言说好多好多心里话的日子。

从外表来看,他像是已经能够平静下来处理生活中的种种,可是内心里,他却总是对每段回忆都恋恋不舍。

哪怕理智上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不要再想,可是回忆却总是可以从任何缝隙挤进他的脑海。

想起来的时候,心里总是好痛,可是却偏偏忍不住要细细回味,回味着每一个亲吻,每一句撩人的话。

他像是自虐一样,时时徘徊在甜蜜和痛苦的两极。

坐在车里回去的时候,赵南殊一边开车一边说:“老板,温子辰这人感觉有点意思啊——”

“怎么了?”夏庭晚把车窗打开了一些,吹着夜风问。

“以我敏锐的直觉来看,他正在自导自演一出宫斗大戏。”

连夏庭晚都不由被赵南殊神经兮兮的语气给逗得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向赵南殊:“男人间也能宫斗吗?”

“当然能了,你听我跟你分析——”赵南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咱们假设苏先生现在是皇上,你是失宠的夏贵妃,温子辰是刚进宫的温贵人,现在的情况,不就是温贵人不想让你靠近皇子尹宁,好避免你争宠然后东山再起吗?”

这几天赵南殊都在痴迷于追看宫斗剧,夏庭晚也陪他一起看了好几集,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那依你来看,我能不能斗倒温贵人。”于是他也一本正经地配合着发问。

“你段位太浅,一个人怕是不行。”赵南殊很臭屁地甩了甩头发,踩了一下油门:“但如果加上我,我们两兄弟双零合璧,你出美貌,我出计谋,不把他个小小温贵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啊?”

“哈哈哈哈……”

夏庭晚笑得肚子都痛了,他莫名其妙地开心起来,傻兮兮地用手捧了一下自己的脸,给赵南殊想了个符合情景的名字,也戏精上身了起来:“小南子,那你说,单论美貌——温贵人和我相比如何?”

赵南殊正巧把车停在红绿灯处,瞟了夏庭晚一眼,神色里也不由流露出了一丝老母鸡似的宠爱:“当然是雷这个小呆逼最可爱了。”

赵南殊和夏庭晚有一阵子一起窝在香山的宅子里看港剧,他们俩别的一概学不会,只学会两个字的发音,一个是雷,一个是猴,互相说话也短暂地养成了雷来猴去的奇怪口癖。

那时候苏言出差一个多星期,刚一回来,夏庭晚就笑眯眯地扑到他怀里,喊了一声:“苏先生,雷猴帅啊。”

赵南殊喝了酒,也跟在后面复述了一遍:“苏先生,雷猴帅啊。”

苏言穿着板板正正的西装,但是被夏庭晚猝不及防撩了,竟然脸都少见地微微红了一下。

赵南殊想起来那时夏庭晚和苏言的快乐,虽然有些心酸,可是却又感到很纯粹。

他那时是真的相信这两个人会永远在一起。

其实哪怕是现在,这种信念都没有被彻底动摇。

——

其实我不知道该不该解释,说来有点讽刺,今天更新里才写了关于“人设”的事,苏言让夏庭晚不要活在人设里,因为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人设本来就是一个很虚的事。

没人会活在单一刻板的人设里,认识一个人,也不能这么简单。

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如此复杂,怎么可能框在几个形容词里,夏庭晚20岁的时候,骄纵任性得理所当然,可是25岁的夏庭晚,终于知道自己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因为他会伤人,也会伤己,所以这个时候的他现在处于混沌期,想改,想成长,也想要苏言。

但是一切要自己摸索,就像是一只刚回归天地里的雏鸟,有点怯怯的,但是这都是戒断期正常的反应。

他和苏言的关系在这个阶段,是没办法肆意撒娇的,哪怕他心里的本能是扑在苏言怀里,这当然很憋屈,因为他压抑了他的本性。

但等他长大了,等他和苏言的爱情重新开始,他仍然还会是苏言最宝贝的小王子。

爱情就是这样的,他在苏言面前,永远可以做骄纵的小孔雀,苏言爱的也正是这样的他,苏言爱的不是温柔却乏味的温子辰。

但是夏庭晚作为一个人的个体,他要立得住,要坚强,不能做玻璃罩里娇弱无力的玫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