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36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这是人物的矛盾性也是延展性,它不是固定的。

就像苏言,苏言看似温柔宠溺,可是深沉的另一面,是不愿把脆弱暴露的极度自我保护。

在他们俩的关系里,苏言不是做得完全正确的一个,他在薄弱的时候也选择了回归他最熟悉的方式,去和一个不爱的人发生关系。

某种程度上来讲,他背弃了自己爱情的理想,所以也让很多人觉得他无情,我都可以理解。

我觉得对人物和剧情的讨论,我从来都觉得很正常。

只是有时候觉得大家一起讨论得挺开心的,也不用我蹦进来说太多。

但虚假人设,货不对版的指控,我觉得错愕,也并不苟同。

写文是孤独且需要耐心的历程,因为剧情在流动,人物在流动,这些动态的东西写出来,也希望读者愿意给我一点耐心去读。

如果没有,甚至觉得惊天大雷,那也无妨,缘分一场罢了,不喜欢就关掉一个页面,这并不是多大的事。

我是个作者,不是卖货的。我写的人设,是性格中的核心部分,不是所有部分,如果认识有偏差,我也还是希望给我一点尊重。

我写的是我心中的故事,我不会拿超过读者几十、百倍的时间来写一篇文,然后来诈骗所谓的看文时间。

这是赔本生意。

第十章

夏庭晚第二天找了个粤式私房菜馆约了周仰,想要了解《在路上》的事。

他和周仰挺久没见了,刚车祸后周仰来看了他几次,之后基本上都是微信联系。

他中途还因为离婚的事不想谈工作就躲了周仰一个多月,挨了周仰一顿狠狠的数落,其实他心里也知道,周仰生他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周仰还是老样子,戴着一副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脸,但是痴迷健身,透过衬衫都能看到紧绷的肌肉。

以前周仰来香山找夏庭晚时,和苏言倒是很有共同话题。苏言在家里修了个巨大的健身房,只要有空就要进去待上一两个小时,但是他不像周仰那样执着于练大块肌肉,只是特别在意线条。

夏庭晚对此很是不屑一顾,他天生四肢修长纤细,又不想要肌肉,所以就乐得做个懒鬼,苏言平时只要一捉他去跑步,他就恨不得装死。

现在想来,他也真的是个挺不自制的明星。

他不仅抽烟喝酒,经常熬夜,而且油炸的、辛辣的、碳酸的什么垃圾食品都不忌口,但是如果不是这次车祸,他的容貌和身材还是能稳稳得维持得住,这或许也称得上是某种程度上的老天爷赏饭吃吧。

“来,让我看看。”

周仰一坐下,就直接扶正了夏庭晚的头,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起他右脸上的伤疤:“最近几次修复都去了,是吧?”

“去了。”夏庭晚这段时间是很乖地按照周仰的吩咐在进行修复了,第一个疗程的激光修复已经告一段落,他的疤痕的确是肉眼可见的淡下去了很多,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的狰狞刺目。

“嗯,看着恢复得还不错,”周仰也终于点了点头:“过几天叫化妆师给你上妆遮瑕了再看看效果,应该也不会太糟糕。”

夏庭晚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周仰眼光挑剔,既然这么说的话,他应该还算过得去。

“然后说说节目的事,这个《在路上》是TBN台今年的重磅节目,旅行类的真人秀,常驻五个MC,一季十期,两期一个旅行地点,具体行程完全由MC们一起协调,会涉及到国外地点,但不会给配备助理或者翻译,突发事件也要秉承着尽量让MC们自己解决的原则,总的来说,节目卖点是拍摄明星们在旅途中真实的姿态和样子,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拍明星的生活实录。”

周仰语速很快,他似乎也意识到夏庭晚不能这么快把所有的细节记下来,说道:“我之后会把资料都传给你的,今天我拣重点和你说。”

夏庭晚其实听到这里已经有些紧张起来了。

和苏言在一起之后,他的旅行经验其实还挺丰富的。

苏言虽然有好几个助理,可是和他出门旅行时,却总是津津有味地想和他一起规划行程,订票挑酒店。

可惜他太懒,苏言又太贴心,久而久之他就根本不费心规划任何事了,他想要什么、想玩什么、想吃什么,苏言总能给他安排得舒舒服服的。苏言在欧洲留学多年,讲一口流利的英腔,在国外时,也就更不需要他来说英文去沟通。

这时听到周仰说的节目内容,夏庭晚才意识到他对这些根本一无所知,他已经能想象到自己可能会面临的尴尬状况了。

“之前TBN做的都是比较激烈紧张的挑战比赛类真人秀,这次想换个慢综艺的路子,连拍摄周期也跟之前的节目都不一样。之前的节目都是拍完一整季,剪好片子再播放完,这次TBN打算创新一下——连拍摄和播放周期也想要和慢综艺慢生活的味道靠拢,所以除了最开始连着拍摄完四期,之后隔两周一次旅行,也就是一次拍摄工作,在两周内制作完,然后一周播放一期。可以说,这是且行且播的一种新颖形式,之所以要这样拍摄,是想要渲染明星生活实录的特色,MC们真实的生活轨迹会和旅行节目的录制交织在一起,在旅行中可以聊到生活中并行的点点滴滴,也可以探讨之前播放出来节目之后引来的舆论。庭晚——你在听吗?”

周仰看出来夏庭晚有些走神,停了一下问道。

“在听。”夏庭晚还沉浸在有些焦虑的心情中,虽然迷迷糊糊的,可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