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37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你也知道的,谁都想要比较完整的拍摄档期,这样比较好安排时间,《在路上》这种碎片化的拍摄方式,搞得很多理想的人选时间上都调整不过来,所以嘛,才空缺出了一个位置,不过节目组那边对拍摄时间安排上很严格,这十期拍摄一定要规规矩矩录好,不能中途又说有别的档期和事情穿插着,要请假,这都是绝对不允许的。你觉得行吗?”

“这个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夏庭晚想了一下,别的明星艺人可能有比较紧凑的工作档期,但是目前的他还真没有,除了照顾尹宁,他也想不出他还有什么别的事可以和拍摄冲突。

“那好,不过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在决定前也得事先让你知道。”周仰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这节目里的另两个MC你都认识——邢乐还有李凯文。”

夏庭晚本来还在低头喝茶水想要平缓一下焦虑的心情,乍一听到这两个名字,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

邢乐也就算了,可是李凯文……

李凯文是两年前他被记者拍到酒后接吻的那个混血男模啊。

——

“搞什么啊——”夏庭晚一时之间没收住,脸色也有点不好:“TBN是故意的吧?”

让他和李凯文上同档综艺,这就是摆明了要搞事情。

他被记者拍到在酒吧和李凯文接吻,第二天就上遍了头条。

苏言那时还在出差,人不在H市。等夏庭晚醒了看到新闻,发现写什么的都有——有把苏言写的情书扯出来戏谑一番的,有捕风捉影说他和李凯文早就有猫腻的,还有预言他和苏言要协议离婚的,更多的是指责他婚内不检点的。

他和李凯文其实什么都没有,不过就是酒喝多了Party上玩真心话大冒险,结果脑子不清楚真的亲了一下,还被有心人给拍下来了。

但也不能怪人家乱写,他确实也玩得疯,之前就总是被拍到深夜从夜店出来,要么就是赵南殊接他,要么就是苏言的司机接他,这些事情一串联,媒体自然有自己的逻辑。

那会儿工作上遇到了瓶颈,他烦得厉害就干脆破罐破摔,赵南殊和周仰都管不住他。

苏言当然也说过他,但也不强硬。他骄纵的脾气一上来,直接叫苏言不要什么都管、什么都逼他。苏言一听逼这个字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那会儿他毕竟还没犯什么错。

没犯错时他总是嚣张跋扈,然后等到真的犯错了再秒怂,总结起来也就是一个作字。

他酒劲儿过了知道出事了,给苏言打了几十通电话苏言也不接,给陆秘书打电话,陆秘书什么也不敢说,只告诉他苏言很不高兴。

他在香山的家里等着苏言回来的时候就想过一个问题——

如果苏言气到和他离婚怎么办。

只是想到那个可能,那时候的他就害怕得六神无主。

那是他们婚姻里第一次,苏言真的生了他的气。

无论如何,这件事始终都是他的丑闻,在那之后他和李凯文也没再联系过。

但现在TBN显然就是打算借着他离婚的余温,又把那件事倒腾回大众视线,到时候无论是难听的好听的,有人议论就是好的。

为了热度折腾自己的这点私事,他真的不乐意。

周仰似乎对夏庭晚的反应也有所预料,他耸了耸肩说,很冷静地说:“其实你想想,你这几年都没什么作品,一部《鲸语》的老本吃得有点久了,加上酒驾和离婚的事,虽然个个都是爆点,但是不能说是正面的吧?说实话以TBN毫不犹豫给你MC位置,然后还有开出的价位就能看出来,他们当然是想要利用你身上的这些八卦炒热度,这做法在圈子里太正常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而且有人议论你,就说明无论如何,你在大众眼里还是大明星,你的生活你的私事是值得被关注的,这没什么不好——”

周仰说到这儿,见夏庭晚还是不说话,不由叹了口气。

他推了推眼镜,神情严肃地看过来:“庭晚,你现在地位挺尴尬的,你知道吧?”

“说你是实力派,除了《鲸语》,你没什么别的再帮你扛旗的作品,三年前那部《争锋》虽然是大制作,可是口碑却差,你自己也说过,演得像梦游一样,反响也不好。你已经很久没出现在能够被影评人、杂志和正规媒体反复讨论的作品里了,现在你去搜一搜你的名字,出来的都是酒后激吻疑似出轨,酒驾毁容,离婚这些关键词——我是很想像以前那样包装你,把你捧在云端里,但是没作品,再去造那个影帝人设,是建一座中空的高楼,虚得很。”

“时势造人,顺风顺水的时候努把力,往巅峰走的路其实挺容易,但是过了那个势头,再想爬起来,姿势就不可能还保持得好看。你说你需要赚钱,那你就得拿东西换,如果没有展现实力的机遇,起码也要有舍得把自己作为谈资来换曝光度的决心,赚钱本身就不是容易的事,你再不想接受,现实也就是这样。”

夏庭晚听得胸口几乎堵得喘不上气来,他心里烦躁,可是却又没法反驳周仰,从烟盒里拿了一根烟,也没心思点火。

周仰说的话,句句都扎在他心口。

“你考虑考虑吧,节目详细资料我会发给南殊,到时候你找他要。”

周仰见状也不再多劝夏庭晚,他们俩沉默着一路走出了会所然后道了别。

夏庭晚戴着墨镜站在太阳下,晒得额头都滴下了几滴汗珠,可是他却不想走开,只想就这样站在阳光里再待一会儿。

酒后接吻的新闻出了之后,苏言三天后才回香山。

他刚开始还以为可以坦白从宽,想要和苏言解释喝了酒又在玩真心话的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