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45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夏庭晚,那天让我丢的脸,你要连带着苏言那份,一块还给我——我等着你自己主动来求我操你的那一天。”

叶炳文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衬衫,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庭晚一字一顿地道:“到时候,我会把你绑在床上,让你像条狗一样跪在我胯下求饶,听明白了吗?”

第十二章

夏庭晚从宾利车上下来之后,好久都缓不过来。

无论赵南殊问他什么,他都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不肯说话,坐在赵南殊车上时也把自己缩在角落。

赵南殊心急如焚,他不用听夏庭晚说,只从夏庭晚白皙面孔上留下的指印儿,还有惊魂未定的模样,已经能猜到大致的情况,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说:“老板,这样不行啊,叶炳文想干嘛?他要是真的铁了心要找你麻烦,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实在不行咱们还是去找苏先生吧?他不会狠心不管你的。”

“我不要找他。”

夏庭晚扭过头,他眼底有泪意,可却强忍着不肯哭出来。

他知道这一切都不能怪苏言,是他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折了叶炳文的面子,是他自己惹下的麻烦。

可他还是好委屈。

叶炳文叫他婊子,说苏言是操腻了他才不要他了。

那么难听的话,他从来没从苏言口中听到过。

苏言是温雅而得体的,苏言是真的爱过他的,苏言和叶炳文那些不把人当人看的权贵不一样。

哪怕是离婚了,他也还是那么心甘情愿地相信着。

可是这种坚信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模糊。

苏言的温柔和深情离他越来越远,远得像是他自己傻乎乎筑造出来的一个柔软梦境。

而一睁开眼,在他面前的全是冷冰冰的现实——

夏庭晚在家待了两天没有出门,和周仰打了通电话把关于叶炳文的事都说了一遍。

周仰之前根本不知道叶炳文当年和夏庭晚搭讪的事,现在才听说当然也是大吃一惊,但他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

“叶炳文现在应该还不会强行对你做什么。”

周仰在电话里沉着地分析:“我的判断是——你刚离婚时,他开始还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你决定签韶光的节目之后,他才忽然想起来可以趁势报复你,否则他早就可以行动。合约那么严苛,估计有他在背后操作的力量。他要逼你低头,一方面是因为他想让你屈辱求饶,另一方面,我多少觉得他现在这一步,也可能是想试探苏言会不会还要保护你。”

“不会了吧。”夏庭晚下意识地说:“苏言不会保护我了。”

周仰干脆地问:“你是觉得苏言不会,还是你不想找他?”

夏庭晚沉默了一会儿,周仰的敏锐和直接总是让他无法招架。

离婚之后,苏言和更顺从听话的温子辰上了床。

可他深陷在沼泽里,无论多么想要爬出来,过去的业障还是把他束得越来越喘不过气。

哪怕再自知自己有好多的不足,可还是忍不住,想到苏言时觉得委屈,听叶炳文说了那些话,也忍不住有点埋怨和怀疑。

苏言会不会真的有一点点腻了他?

在苏言眼里,比秋天的落叶、夏天的蝉鸣、雪夜里的月光加起来还要迷人的他,曾经是不能放手的啊,是不能像融雪那样悄悄从指缝里溜走的。

苏言曾让他那么相信爱情,可却没有告诉过他,一个人爱的炙热时,和放手时的冷酷,是截然不同的两面。

更可怕的是,即使是这样悲观地想了,他还是没法真正放弃苏言。

离婚,让他被迫做出了放开的手势。

可他不是自愿的,他不是啊。

他是被抛弃的那个人,在外面磕磕碰碰得头破血流,被叶炳文照着脸扇了两巴掌,却偏偏还想逞强地在苏言面前保有一点体面。

想证明自己,哪怕苏言不会在乎了,也想证明他是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站得住的人啊。

“我还是想自己解决。”夏庭晚终于开口了,他艰难地说:“像你说的那样,只要叶炳文还想着逼我自愿跟他……我就还有余地吧,对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