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46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嗯。”

周仰也没再逼问什么,而是应了一声,继续道:“我觉得叶炳文会在节目上下点功夫的,之前网上的舆论那么一边倒,叶炳文肯定有出过力,当然他本来也是要捧邢乐,一箭双雕咯。你去拍摄真人秀,我一是担心你把握不好真人秀的表演尺度,二是担心节目组按照韶光林炳文那边的意见去剪片,到时候呈现出来的东西,我们很难控制。但现在情形有点被动,合约也签了,哪怕节目组把你剪得乱七八糟,中途退出也不可能,违约条例太严苛了,叶炳文估计也是想靠这个给你施压。”

“我明白的。”夏庭晚认真地听着周仰的话,他想了想,说:“我去拍摄时会很谨慎的,尽量不给他们什么胡乱剪辑的素材。”

“行。”周仰在电话里应了一声:“这次我没法过去,但你有事随时打给我。”

“周仰——”夏庭晚挂电话前,轻声说:“谢谢你。”

夏庭晚等脸上的指印彻底消了,才收拾了一下去香山。

这也是去泰国拍摄之前他最后一次去看尹宁了。

______________

夏庭晚这个月隔三差五就去一趟香山,他每次去都带上新买的礼物,然后陪尹宁待上一会儿。

尹宁喜欢画画,对别的玩具都不太热衷,但是他却很喜欢夏庭晚给他买的一套120色的辉柏嘉水彩铅笔,总是随身背在奥特曼书包里。

尹宁画画时,夏庭晚就安静地看着。

尹宁还是不爱说话,可是渐渐的也不像第一次那么抗拒他,夏庭晚偶尔问起画了什么,也会小声回答一句。

夏庭晚傍晚时分到的香山,因为这段时间他常去,所以苏宅的保安见到赵南殊的车根本问都不问就直接放行了。

下车之后,夏庭晚一眼就看到了苏言。

苏言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工装,蹲在玫瑰花圃前。

绯色的晚霞照在苏言的侧脸上,他握着剪子,正在给玫瑰修剪着残花和病弱的老枝,眼神认真又带着一点温柔。

那场景熟悉到夏庭晚鼻子瞬间就是一酸。

苏宅有专业的园丁来照料苏宅中的草坪还有每一处花圃。

但是苏言心情好时也会换套衣服,哼着歌自己开上一会儿除草机,拿剪子修剪玫瑰花从、除虫。

他做这些时,管家仆人和园丁都见怪不怪,各忙各的。

夏庭晚记得自己经常坐在门廊前的台阶上看苏言修剪玫瑰,然后撒娇要苏言给他折一只最大最漂亮的。

温和的光晒在他身上,懒懒的,他靠在那儿闻着玫瑰馥郁的香气,闻着闻着,就蜷在暖洋洋的日头里打起盹来,直到苏言忙完了再把他打横抱回屋里。

在他还是这座苏宅的男主人时,这里曾经连空气都很浪漫。

只要一想到,心里就会颤抖一下。

可还没等夏庭晚从回忆里彻底清醒过来,却看见温子辰已经穿着一身白大褂从屋里走了出来,冰冷的陌生感又再次侵袭了他。

温子辰新做了更清爽的发型,细碎的额发也向后拢了起来,今天显得格外的精神奕奕。

他站在门廊下,先对夏庭晚笑着打了个招呼:“夏先生来了。”

然后才转头看向苏言,语气里带着一丝亲昵:“言哥,怎么是你在修剪花丛,这种事让园丁来做不就好了。”

夏庭晚扭开头没说话。

温子辰说得好像那玫瑰花丛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

他心里有些难过,温子辰不懂苏言,也不懂那些和玫瑰相关的故事。

连带着他那些柔软动情的回忆,好像也显得不值钱起来。

苏言在这个时候也抬起头看了看温子辰,他没有回温子辰的话,那一瞬间,淡灰色的眼睛里神色似乎有些冷淡。

“你来了。”他径自站了起来对夏庭晚说道:“明天几点的飞机?”

苏言的下巴上沾了点儿泥土,用手背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穿着工装时很是格格不入。

他毕竟是作为豪门的公子哥儿长大的,再怎么样也有种雍容的贵气,所以温子辰那样说或许也没什么不对,大概在温子辰的眼里,苏言就不该是蹲在那里修剪花丛的模样。

“早上八点。”夏庭晚想了一下:“我今天不待太晚了,只陪宁宁散会儿步吧。”

“那等我换下衣服带宁宁下来。”苏言说着就进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