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51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懒怠起来状态便像断崖似的直线滑坡。

提不起精神迎接新的一天,睡不着时盼着日出,可盼到了阳光又发现实在没什么好期待,因此每天都觉得无趣。

阴雨一直缠绵下到清晨,晦涩的阳光从阴沉的云层中艰难探出,吝啬地暗暗洒了一抹进来,照不亮整间卧室。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天花板是灰白色的,四面的墙也是灰白色的,他躺在床上,把四肢伸展出去但什么都碰不到。

只有寂寥的雨声,滴滴答答。

像是从沼泽里长出来的藤蔓,带着阴冷的湿气鬼魅地缠住了他。

微信突兀地响了一声。

苏言迟钝地望着天花板好几秒,才伸出手把手机拿了过来。

毫不意外,是温子辰发的微信。

“言哥,早上想吃什么?”

三楼的卧室和书房是他的私人领地,温子辰也就识趣地不敢上来,平时叫他也只是发微信。

“随便。我晚点起。”

他只回了简单的几个字却感觉很疲惫,微信又响了一声,他知道是温子辰的回复,懒得再打开看。

微信界面上他的头像依旧是《鲸语》里小夏投身大海的背影。

每次打开,心脏都会突兀地蜷紧——疼痛,又像是一种奇特的快感。

他多少是个有自毁倾向的人。

他这样想着,把被子拉到头顶盖上,像是沉入深海一般,回忆潮汐一般涌了上来……

他深吸了口气,自虐一般沉了进去。

和许哲私下聊天时,他说他对小夏那个背影着迷。

一个人与世界决裂时,把自己的肉体、精神一起毁灭,不留一丝痕迹,有种很纯净的美。

他问许哲,这是不是一个可怕的想法?

许哲说,大概每个人都有一点点吧。只不过长大了人就变成了灰色的,软弱、暧昧游移,有时只要差不多就行了,世事还算静好,所以说,中年人是没有理想主义的,只有少年的浪漫才是决绝的。我找了夏庭晚来演小夏,杨德昌找了张震来演小四,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拔刀捅了出去——理想破灭了,所以就和世界一起灰飞烟灭。

许哲这么说的时候,苏言忽然想起弟弟死在他面前的模样。

被火车呼啸着碾过的幼小身体。

支离破碎时,并不是轰隆巨响,而是噗的轻轻一声——

就像艾略特写的那样: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

大丽花一样的凄艳血色占据了他的视野。

那一年他十八岁,世界给予他的成人礼是淋漓的血迹。

可他依旧没有和世界决裂。

他把苏谨的日记收在自己心底的柜里,牢牢上了锁,然后继续淡漠地前进,或许他自己宁愿相信他并未因此受伤。

他生来就是一个中年人,他追求所有的浪漫和痴勇,因为那他恰恰是他从不具备的。

第一次见夏庭晚,是在夏庭晚获得戛纳影帝之后回国的庆功宴上。

许哲知道他去了,但是他没有找许哲把他引见给夏庭晚。

他就靠在大酒店二楼的栏杆上,遥遥看着站在一楼中央的夏庭晚,那少年从香槟塔塔顶拿下第一杯,意气风发地一饮而尽——

人头攒动间,夏庭晚瑰丽得像是一朵盛放的玫瑰。

他就这样看着,庆功宴到了一半儿,《鲸语》其他的演员和编剧等主创基本都穿梭在各大媒体之间联络感情,只有夏庭晚溜到了角落,找到了一根背人的柱子。

苏言觉得有趣,他站在高处,只是换了个角度,就还是能看到夏庭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