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55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苏言一时之间差点无法呼吸,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夏庭晚喘息着,他眼里泛着水光,眼波流转间,羞怯中却又带着大胆的渴望。

他紧紧地握着苏言的手,按在自己腿间翘起来的火热上,呢喃道:“苏言,我要你带我游泳,带我去梦里,带我去——”

在黑暗里,苏言的手不由自主发抖起来。

他从来不曾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这种赤诚的、毫不遮掩的蓬勃生命力。

“不许点灯,不要脱我身上的衣服……苏言,帮我。”

夏庭晚等不及地摆动自己的腰身,用自己胯下的部位轻轻地顶撞磨蹭着苏言的手掌。

苏言一只手终于握住那根忍耐许久的东西,缓慢有力地动作起来。

夏庭晚仰起头半阖起双眼,用手捂住了苏言的双眼,然后在苏言的身上热烈地呻吟起来。

欲望。

斑斓的、狂野的欲望。

如同一道烈焰,瞬间在他和夏庭晚燃烧起来。

那是只存在于两具肉体之间的,最真实的联系。

不点灯的房间里,只有老旧的电视机依旧播放着《动物世界》,里面的播音员兀自解说着蓝孔雀的习性。

“成年的蓝孔雀的发情期在6-8月,公孔雀通过皮肌的收缩,将华丽夺目的尾羽高举展开如扇状,不断抖动,索索作响,俗称“开屏”——”

苏言用手指牢牢把持住少年濒临迸发的顶端,把夏庭晚因为快感而战栗着的身子搂在怀里,在他耳边沙哑着声音说:“我的小公孔雀,你也到发情期了,对不对?”

夏庭晚羞耻得流出眼泪,求饶似的把脸蛋埋在苏言的肩膀里。

苏言低声笑了笑,一只手捧住少年圆翘的屁股向上高高托起,另一只手终于松开了阀门:“来,开屏让我看看。”

少年使劲摇头,抽泣着在苏言手中射了出来。

——

他们并没有再做别的。

那一夜之后,这样的交缠又发生过许多次。

小公孔雀的发情期可并不是像电视里讲解得那么短暂,夏庭晚一开了窍便乐此不疲,像是春雨之后有什么东西悄然复苏然后茁壮生长,一发不可收拾。

夏庭晚开始乐颠颠地缠着苏言,出外拍戏时微信也偶尔会发“想你了”这样的信息,短短三个字就勾得苏言一颗心飘得像是个不到二十的小年轻在经历初恋。

他频繁地坐飞机横跨国界,有时候只为了晚上见夏庭晚一面。

随着他们越来越亲近,夏庭晚的脾气却也变得难以捉摸,有时社交场合上见苏言和其他明星说多了话会突然醋意大发。

夜里扑在苏言身上,像只嗜血的小兽一般啃咬苏言的下巴、喉结、肩膀、锁骨,给苏言留下一身的牙印儿,直咬到苏言也不得不和他求饶为止。

有时做完了之后,眼神会突然忧郁起来,缩在被窝里不肯说话,苏言哄上半宿也无济于事。

夏庭晚的内里是任性又多刺的。

苏言其实一早就明白这一点,只是他太想要夏庭晚了,哪怕带着一身被利器划破的刺痛,他的向往让他不得不隐忍向前,每走一步都带着内伤。

他们的关系,如果在外人眼里看来当然理应是苏言占据绝对的上风。

那一年他正处于这一生的顶峰,刚迈入三十大关,他精力充沛,但又深沉老练,游刃有余地执掌着庞大的亨泰集团。

他和夏庭晚的结合,本该像钱色交易那样,进行最符合经济逻辑的交换。

可在夏庭晚面前他做不到。

他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爱慕者。

他爱得最痴狂的时候,给夏庭晚写过一句:

“你是万丈光芒,你是美神在人间”。

那句诗后来自己都觉得太过肉麻,悄悄删去了没寄出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