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58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当然。”他估计是酒喝得有点放松,甚至像漫画人物似的用手指在头上比了个魔鬼的犄角:“你不知道吧,当年我们那件事被报道之后,他来找过我。”

夏庭晚被他搞得有点紧张,欠起了身子问道:“他找你麻烦了吗?”

李凯文长长呼了口气,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那时苏言的司机开车把我拦在家门口。苏言下了车,第一句话就问我:夏庭晚那时醉了,你呢,听说你酒量很好,你也醉了吗?”

“我赶紧解释说,我酒量虽然好,但是我喝得多,我那时是醉了,真的对不起。”

“那苏言说什么?”夏庭晚感觉李凯文虽然好像是被教训了,但是应该也不至于有多严重,不然李凯文现在也不会是这个反应,所以也从最初的紧张变得放松了下来,好奇地问。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眼神虽然看不出来什么,可是那会儿真的挺吓人的。”

李凯文回忆着说:“他说,他昨天在电视上看到我的现场吃播,觉得心里不太痛快。之前拍的广告和综艺不算,但是接下来的三个月不准我参加任何露脸的公共活动,否则叫他再看到一次,他会很生气。”

“他是没说会怎么样,但是,我也不敢再招惹他吧。唉……”李凯文的脸色有些苦兮兮的:“那三个月,我就什么工作也不敢接。但是这也就算了,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夏庭晚实在是有些惊讶,苏言去找李凯文这件事,他是完全不知情的。

接吻门事情出了之后,李凯文和他就不太联系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那件事九月份见报的,对吧?”李凯文开口说:“你知道苏言几月份来找我的吗?十二月——”

他自问自答,做出了一个格外夸张的“你敢信?”的表情:“刚见报时,我是有点慌,但是都过去三个月了。我都以为没事了,他竟然十二月才来找我麻烦。他是魔鬼吗?”

李凯文甚至用了个网络短句来表达错愕。

“啊……?”夏庭晚登时也是一头雾水。

事情发生后,苏言在他这边的确别扭着一个月不肯亲他,。

但是一个月之后,就一切如常,在之后的日子里,没再多责问过他一句。

其实那段时间他真的很崇拜、也非常依赖苏言。

接吻门的事搞得满城风雨,各大媒体轮流写他出轨,之前上映的《争锋》风评也不好,于是趁势把他鞭挞得一无是处。

他那段时间有点一蹶不振,苏言虽然在家里不亲他,可是很快就找了个时机出面澄清了出轨绯闻,说酒后玩游戏出了误会,他们感情没有裂痕,也不会离婚。那之后流言到底还是渐渐平息了,毕竟两个人婚姻的事,最亲密的另一方都出面辟谣了,外人再来多费口舌,就显得没什么正当性。

苏言从来都是低调的人,很少出头露面,但却愿意在风口浪尖帮他决然承担,哪怕因此被很多人调侃成了“原谅色的男人”,甚至做成戴着帽子的表情包,也没有再多一句迁怒的话。

作为一个男人,苏言的风度和包容在他面前是无可指摘的。

可或许也是因为苏言表现得实在太过强大,他虽然客观来说知道他做错了事,可却很难真的情感上感知到苏言真正的情绪。

夏庭晚以为那件事过去了,却没想到,原来直到三个月之后,苏言竟然又突然去找了李凯文。

难道说苏言是憋了三个月还在内伤……?

夏庭晚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苏言这个名字就像是个魔咒似的,他昨天晚上想好了不再去想苏言的事,可是今天被李凯文这么一说,脑子就开始又不听使唤起来。

其实想来,他好像真的不是对苏言全然了解。

会对李凯文介意上三个月的男人,是不是其实并不像表面那么深沉、波澜不惊,只是在他面前掩饰得太好。

可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偷偷吃醋三个月,却还闷在心里,最后实在憋不住才去找李凯文的苏言……

十足像是只炸了毛的老猫,还要维持着表面的体面,他竟然悄悄觉得有点可爱。

这个念头一浮起来,自己都吓了一跳。

夏庭晚用力含了一下喉糖,摇了摇头。

幸好飞机航程很短,就在他和李凯文谈话间已经准备开始降落。

一到了清迈,热带气息便扑面而来。

夏庭晚没来过泰国,对所有事情都很新奇,忍不住到处张望。

以他和李凯文的身材和样貌,虽然都带了墨镜,还是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好在TBN的工作人员迅速赶到,把李凯文和夏庭晚用专车给送到了节目组之前预定好的一套泳池别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