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6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顾茜露出了一个含着不屑,又带着点深意的笑容。

她虽然很快就掩饰了下去,可是夏庭晚对人的微表情十分敏感,还是从她下垂的嘴角察觉到了一丝微妙。

顾茜和邢乐虽然在同个经济公司,可是关系却似乎并不好,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有些隐约的不舒服。

他们三个在聊天时,纪展就一直戴着耳机靠在一边的躺椅上听音乐。

他声音开得很大,即使隔了几步距离,夏庭晚都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的摇滚乐的鼓点声,看他自得其乐享受着泰国阳光,完全不在意外界目光的样子,夏庭晚倒有些羡慕。

到了傍晚时分,别墅里的几台摄影机位已经都架好了,导演和整个拍摄组也都到位。

刚下飞机的邢乐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眼下因为睡眠不足泛起了点青色。

一到别墅,他就被助理和几个化妆师给围起来郑重地打理造型,也来不及跟夏庭晚打招呼,还有一个助理快步跑了出去专程给他买咖啡。

拍摄在即,夏庭晚有伤疤的顾虑,出于开销的考虑,他没有自己带化妆师过来,本来想让化妆师根据室内光线调整一下遮瑕。

但是看节目组几个化妆师都在邢乐身边忙碌着,想了想,也觉得这时再凑热闹显得有些尴尬,就和赵南殊找了个安静一点的角落自己来。

赵南殊是有化妆基础的,再加上Jayden临行前特意准备好了色号丰富的遮瑕盘,给他标好了几个不同光线下需要用到的搭配,所以虽然比不上专业化妆师,但是也能勉强应付一下。

赵南殊一边用笔刷给夏庭晚细致地上遮瑕膏,一边小声说:“老板,邢乐也有点太大牌了吧?”

夏庭晚摇了摇头:“等他们忙完了,再让化妆师最后调整一下,没事。”

他虽然身在娱乐圈,可其实从来没什么争抢的概念,五年前,众星捧月般的优待永远都是别人主动捧到他手里,要说他的任性,其实倒往往体现在对于那些东西的毫不珍视。

更何况,无论如何,他也很难去对邢乐产生恶感。

邢乐大概可以算是他青春时代的小男神。十六七岁的时候,邢乐就是人群中英俊得夺目的那种男孩子,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又阳光又精神。

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取向,邢乐既是他的好友,又是他朦胧的初恋。

那次突然的接吻之后,他和邢乐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

他曾以为自己那么喜欢的邢乐,可是亲吻的时候却感觉并没有梦幻的感觉,一旦把手伸到他的衣服里,浓烈的不安和抗拒还是会淹没他,他的本能使他抗拒着邢乐。

邢乐似乎觉得尴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他,他有点沮丧,还带着一点的失落,可那种情绪很快就流淌过去,并未留下太多深刻的痕迹。

后来他和苏言结婚后,有一次说漏了嘴。

苏言虽然当时没说什么,可是晚上和他做的时候却异常凶狠,他心里知道苏言吃醋在意,一边撒娇着求饶,心里还不由有点隐隐的得意。

和爱苏言的浓烈心情相比,对邢乐的那点喜欢,不过是年少时的一场轻柔幻梦。

回想起来时,像是夏日午后的一阵微风,不会有任何伤痛。

或许是几年的时光下来,那点尴尬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于是邢乐在他心中,便只剩下浅浅的美好感觉。

哪怕最近这段时间,很多事让他觉得有些微妙,可是那美好的感觉并没有就此逝去,甚至想到邢乐时还是觉得很亲切。

就在这个时候,收拾好的邢乐也终于站起来往夏庭晚这边走了过来。

妆容和发型都调整得完美无缺的邢乐此时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的疲惫之色,他神采奕奕,眉眼英俊耀眼,对着夏庭晚露出了一个招牌式的阳光笑容。

“小晚,在飞机上我就一直急着想见你,这次你来拍节目,我真的特别高兴。”

“小晚,在飞机上我就一直急着想见你,这次你来拍节目,我真的特别高兴。”

邢乐说着,走过来轻轻拥抱了一下夏庭晚。

他的面貌、笑容都还是那个熟悉的邢乐,可是在这个时候的高涨热情和拥抱,都让夏庭晚感到有一丝丝的陌生。

他们俩本来曾经是要好的朋友,又对彼此有过隐约的情愫,按理说是不需要在所有人面前这样的。

“好久不见,乐乐。”

夏庭晚拍了一下邢乐的后背,和邢乐比起来,他的表现可以说是克制得多了。

“走吧,进去听导演说一下拍摄的事。”邢乐的拥抱一触即止,很快就退开了一步说道。

泰国天热,隔着邢乐薄薄的T恤,夏庭晚能闻到他身上清淡的男士香水和一股隐约的药膏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他身上有伤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