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63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邢乐转头对夏庭晚很亲近地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当先往餐厅外走去。

夏庭晚和邢乐站在餐厅背后比较隐蔽的遮雨棚下,夏庭晚想了想,觉得对着邢乐也没什么好隐瞒,就很直接地说:“乐乐,我坐双条车特别难受……太颠了,刹车和加速我都觉得不舒服。”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你知道的,我之前、之前酒驾出了车祸,那之后我就再没开过车,坐车时,太颠簸太摇晃,我也都特别难受。”

“啊,”邢乐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他随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怪不得我刚才觉得你在车上脸色有点差,我还以为你心情不好呢。”

夏庭晚看着邢乐没说话。

夜色中邢乐的面容依旧英俊到无可挑剔,剑眉星目,端正无比,可是夏庭晚却觉得有些闷闷的,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候的自己过于敏感了。

可是邢乐分明看出了他的不自在,可是如果他不说,邢乐大概是不是问都不会问一声。

他们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疏离的关系。

“你的顾虑我知道啦,我会安排好的,你放心。”

邢乐语气温和地说:“你身体不舒服,要不我帮你叫个出租车,先回别墅早点休息?”

“好。”夏庭晚点了点头,邢乐这样说,他还是心里感激,轻声道:“乐乐,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邢乐笑了一下,拍了拍夏庭晚的肩膀。

夏庭晚要提前走时,纪展也说有点事要先回别墅,所以两个人打了一辆车。

夏庭晚身体不舒服,心情也不好,见纪展冷冷淡淡不多话的样子也不是那种需要去尬聊寒暄的人,也松了一口气,乐得缩进后座里闭上眼休息。

出租车开到了一半,夏庭晚忽然听到纪展开口了:“邢乐的摄影一路上都在跟着拍,刚才你们出去,摄影师也跟了出去。”

夏庭晚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听到纪展的声音,第一感觉就是好听,果然不愧是唱歌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却特别低沉有磁性。

可是纪展说的话却让夏庭晚有点不解,他不由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纪展:“什么意思?”

“没什么。”纪展转开了头,像是有点不耐烦似的冷着脸:“只是告诉你,自己的跟拍摄影不在,也不要觉得可以放松。”

第十五章

回到别墅之后纪展就先去洗澡了,夏庭晚则躺在床上想着纪展说的话。

他和纪展不熟,所以纪展不说别的,他也不太好再多问。

可他不是笨蛋,他听得明白纪展话里的意思,纪展不仅是在让他小心镜头,也在让他小心邢乐。

这种提醒让他心口有些发慌。

按理来说他和纪展毫无交情,却和邢乐认识了十多年,他对后者的信任本应不会这样轻易被撼动,可是他自己知道,这段时间以来,邢乐所做的太多事,说得太多话,都无形中让他感到陌生了太多。

邢乐真的会做出伤害他的事吗?

他抱着这样的疑问,忐忑不安地把脸埋在枕头里,在床上打了个滚。

就在这个时候,纪展光着上半身,只在腰间缠了一条浴巾,大喇喇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这次两个人共处一室,距离也比较近,夏庭晚这才看到纪展后背上赫然纹着一个骷髅头,在灯光下看上去有种格外凶狠的劲头。

纪展似乎根本没有穿衣服的意思,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得找手机的充电转换头。

他的肩膀练得宽厚,腰却瘦而精干,那样流畅漂亮的身材,蜜色的皮肤更缎子似的泛着健康的光泽,看上去十足像只狂野有力的猎豹,带着一种原始的、让人无法不被吸引的魅力。

妈的,他是暴露狂吗?

夏庭晚忍不住在心里偷偷骂了一句。

他心烦意乱,一方面是因为邢乐的事本来就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另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起了一点点生理反应。

他和苏言离婚前就有两三个月根本没上床,漫长的禁欲生活在心情极差时,倒也没觉得太难熬,可到了异国,本来就有种远离现实的迷幻感,纪展又实在是个行走的荷尔蒙,这样的男人在他面前半裸着晃来晃去,晃得他都要报警了。

而更郁闷的是,他身体一有反应,脑中下意识就会浮起苏言的样子。

苏言深沉的眼眸,修长的手指,有点傲慢矜持的下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