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7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那次还是苏言最后还是先和他道了歉,然后对他解释道:“我不认为邢乐是个坏人。即使他真的介意你抢了他的角色,那样的想法……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人之常情。庭庭,你还没长大呢,其实人性本来就是浑浊的一团,没有多坏,但也绝对不会有多好。”

他听了之后更生苏言的气,不满苏言把他当成小孩子,更觉得这种老男人说出来的丧气话听了让他觉得不舒服。

可现在回想起来,他那时实在是年轻了,他什么也没经历过。

时过境迁,现在再想想那时的事,他忽然有些难言的感触。

其实苏言是教过他的——

只是时间过去太久,婚姻生活中又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片段,其实很多时候,他都已经忘了。

以前他总觉得苏言对他的宠爱是最美好的,可是如今再想起来,其实苏言教过他许多,那或许才是最宝贵的。

那时他嫌弃着的老男人的见识和心眼,实际上竟然是那么的精准。

“真人秀的事,别太担心。”

苏言不再提当年那些事,而是换了话题,他的语速还是像以前那样,慢慢的、但是却很沉着:“其实真人秀本来就是个伪命题,大家其实都知道摄影机对着的东西,绝对没有百分之百真实的,但是还是爱看,因为只要从中窥见一些明星真实的、私下的一些蛛丝马迹,哪怕只是表演出来的,也已经足够惹人议论的了。邢乐在那儿表演一个善解人意、宠你的老友,这种塑料人设没什么好的,他是当惯了偶像,忘记一个真正的人是怎么样的了。”

“可我这样是不是也不太好,被邢乐弄得感觉像个娇气包似的,再剪辑一下,到时候会不会看起来——”

“庭晚,”苏言很直接地打断了他:“不知道怎么做时,就做你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就说实话。你被邢乐搅和得畏手畏脚,憋屈着隐藏真正的自己,才是不可爱。你做你自己,观众是看得明白的,只要不影响其他人,娇气天真点又怎么了?谁说就不讨人喜欢了?五年前,你难道是不出错的三好学生吗,但是所有人都喜欢你——我也是。”

苏言说得冷静又肯定,说到那句“我也是”时,几乎是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霸气,夏庭晚听了,脸不由微微发烫起来。

“而且你是演员,本来就要和观众保持距离,演戏时才能让人更浸入角色,真人秀这种东西,你本来就不该经常出现。无论现在外面关于你的新闻怎么写的,你要记着这一点,你不是邢乐这些综艺咖炒人设聚人气,你有你的傲气和资本,不用太执着地去讨好观众。现在是低谷期,或许会被人议论、黑上两句,但是只要你以后有出色的作品,一时的舆论根本就是随便翻转,说到底,作品才是根本。”

夏庭晚呼吸有些急促,他知道苏言说得都是对的,可是他也不想要参加真人秀,只是经济状况让他不得不这样做,可是这种窘迫境况,却又完全只能怪他自己。

他想到刚刚听纪展说的那一番话,那种羞愧的感觉又隐隐浮了上来,小声说:“苏言,其实……你是不是也对我挺失望的。这些年,我、我一事无成。”

“我没有失望。”

苏言声音低低地说。

“其实今天这些话,算是我作为一个影迷说的吧,我是会有点惋惜,因为希望你能够一部作品接着一部作品拍下去,一个奖项一个奖项拿下去。但是那五年,作为你的丈夫的话,其实我真的没有执着地想要你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

夏庭晚听到他说“作为你的丈夫”这几个字,心口一阵发抖。

他忍不住轻轻问道:“苏言,结婚那几年,你、你有没有想过……你希望我是什么样的?”

苏言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夏庭晚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了的时候,他还是开口了。

“或许,我希望你快乐吧。”

苏言的尾音颤抖了一刹那。

夏庭晚的眼圈也一下子红了。

他们隔着电话,只听到彼此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刚刚的新闻,印度洋安达曼海附近有小规模的海啸,普吉岛就在安达曼海旁,为了安全考虑应该会影响到你的拍摄行程,我本来是想跟你说一声,不过其实你们节目组估计明天也会通知——不早了,睡吧。”

或许是提到了他们婚姻的事,苏言忽然不愿再多说什么,简单解释了一下开微信的理由,就挂了电话。

夏庭晚仰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吊灯。

离开苏言的这段日子里,他才开始独自成长,也似乎因为这样,他才能够回想起过去生活中,许多被忽视的细节。

他一层一层地,越来越接近他们婚姻失败的深层理由。

他年少就攀登到巅峰,一时之间傲到不知天高地厚。

可是花了一年半拍的第二部大片《争锋》一上映却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大制作大投资的商业片却被所有人群嘲,连夏庭晚的演技也被质疑是昙花一现,他又从云端跌下来,禁不起这么大的打击,对工作也一夜之间抗拒了起来。

疯狂的夜生活也是从那时开始的,可是紧接着就发生了和李凯文的接吻事件,被报道了之后,他声誉雪上加霜,又惹了苏言生气,PARTY泡吧也不太敢去了,之后就委顿在香山的宅子里。

那之后,他的状态就一路变得越来越差。

他总是喜怒不定的。

苏言劝过几次他,让他去接点戏拍。他有时会忍不住发脾气,哪怕明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也要强行质问苏言是不是嫌弃他不去赚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