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71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可有时候又搂着苏言,委屈地说他还不想拍戏,觉得什么演不好,很沮丧。

苏言招架不住,只能一次次地服软哄他,让他不要着急。

苏言后来如他所愿,不再提工作的事,可他却越发觉得空虚。

那段时间,只要苏言一忙起来不陪他,他就坐立不安。

其实在他心底,他很怕苏言不爱他,苏言是在他巅峰时期被他迷倒的爱慕者,他怕、怕他到了低谷期,失去了那种叫苏言魂牵梦绕的魅力。

只是他直到现在,才肯承认他那时失控的行为,是出于失去自己人生目标时的患得患失。

有一次,苏言去国外开会,之后一夜都没有休息就坐十二小时的航班飞回H市,只是因为他在微信上要苏言回来陪他,他心情不好。

苏言回来的那个深夜疲惫得近乎狼狈,说是在飞机上一直看文件,实在是休息不好,想先睡一会。

可他性子上来了,趴在苏言身上小兽似的舔咬着苏言的下巴和喉结,非吵着要做爱。

苏言哄了半天,最后声音沙哑地几乎是跟他求饶了。

可他还是任性地发了脾气,把被子扯了过来缩到大床的另一边睡。

苏言实在没办法,掀开了被子跪在他腿间给他口了半天,直到他满足地射了出来,才去刷了牙,然后才终于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夏庭晚不知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刻无比清晰地想起那个时候的苏言,有点可怜地哑着声音在他耳边说:“庭庭,我太累了,三十个小时没睡了……明天做、明天做一晚上好不好?”

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因为没有时间刮胡子,下巴上都是刺刺的胡渣的苏言,为了他一句“我想你了”可以三十个小时不睡觉日夜兼程赶回来的男人。他那样任性也没有发火,而是俯下身含住他让他发泄欲望的男人。

苏言是真的爱他的,是真的希望他快乐。

他其实是知道的。

可他好残忍。

他从来没像苏言爱他那样宝贝过苏言。

夏庭晚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淌了下来。

——

解释一下,我之前一直记得我这边是只要对方打开微信对话就能看到“对方正在输入中”这几个字,因为好像发生过这种事,但是今天发文之前又去查了一遍,发现微信的官方设定是这样:

“仅收到消息后10秒内在对话框中进行输入操作,即会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因为此显示提示,会激起用户的兴奋度。而如果是超过10秒外的会话,说明对方不是很重视这段会话。故超过10秒的不显示这个状态,避免不必要的兴奋度。”

第十七章

海啸的事果然让节目组焦头烂额了,普吉岛重中之重的行程都在海上,海啸虽然是小规模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临海的巴东、卡塔几个海滩全部都在疏散人潮,是绝对不可能进行任何拍摄工作的,

讨论了几轮,其他几位MC日程都很紧张,不可能就这么在泰国干等,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拍摄完清迈部分就告一段落,然后再看下一步怎么和大家一起协调时间安排。

而听了苏言的话之后,夏庭晚决定不再勉强自己去表演一个因为力不从心而越发尴尬的虚假人物。

他本来是镜头的宠儿,之前拍戏时,他从来很少惧怕镜头。

而这段时间拍摄《在路上》的不适和畏缩,说到底还是对于镜头之外,那些对不怀好意地窥探着他的目光的忌惮,以及对于浑浊人性的看不透。

他把对于邢乐的失望和困惑放下了,也就把一直以来都勉强提着的那口气放下来了——他终于又久违地松弛了下来。

邢乐还是像之前那样,努力地表现出所谓的“宠溺”小晚的温柔队长人设。

夏庭晚不再让自己尴尬的方法就是顺水推舟,在集体活动时,表现出了和邢乐的亲近。

对于他来说,被宠爱的任性小王子本来就是常态,相比于苏言的温雅得体,邢乐其实非常拙劣,但是邢乐非要这样给他逼进这个人设,他干脆也却之不恭。

邢乐夏庭晚和纪展三个人一起打斗地主,输的人就往脸上化乱七八糟的妆。

纪展一个人做地主。邢乐和夏庭晚一伙儿,一输了,邢乐就摆出一贯的模样护着夏庭晚说贴画他脸上就好。

夏庭晚也不和邢乐客气,他不仅毫不阻拦,到后来甚至还亲自出手花样使坏,给邢乐用大红色唇膏画圆圈腮红,用炭黑的眉笔把邢乐那两道英气的眉毛夸张地连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