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73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那一场戏,可以说是《鲸语》除了结尾之外,最经典的一场重头戏。

在那一场戏里,一直以来他都依赖着的赵老师,在发现了他隐隐约约若有似无的爱意之后,选择了在明知道他父亲极端暴虐的情况下,还选择了去告诉小夏的父亲。

隔着门缝,小夏知道等待着他的将是一顿极为可怖的殴打,但是比那更沉重的,是他还未绽放就已枯萎了的青涩爱意。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使他感到有着些许温暖的火光也熄灭了。

这场戏,实际上就是最后结尾小夏选择投海自尽的前导。

夏庭晚把目光投向了一个虚无的点,他并不需要什么道具,只要一进入那种状态,他仿佛直接就在眼前看到了那道门缝。

门缝里,是朦胧的美好在幻灭。

当年他还需要许哲帮助他去理解小夏的感觉,可如今,他才真正发自内心地更细腻地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他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眼神最开始是涣散的、空洞的。

随即,随着睫毛一阵轻微的颤抖,他表演的层次开始递进,眼神里的光芒渐渐凝聚,可是凝聚了,里面的神色却是混乱的——悲伤、愤怒、与无助层叠交织。

他的手指在掌心里攥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接着又递进到了第三层,他眼中的神色渐渐沉淀成了一种颜色——黑色的绝望。

夏庭晚的眼里渐渐浮起了泪意,他的嘴唇肃然地抿了起来——下半张脸是决绝,可是双眼里却又是无助。

他把那汪泪水含在眼底,辗转了几乎有二十秒,泪水不流,情绪几乎都憋在了胸口,让人始终提着一口气在那里。

直到最后,一滴泪水从他的眼里缓缓流了下来,就只有那么吝啬的一滴——孤独地滑到了他倔强的嘴边。

许哲曾经告诉过他,在这一刻,就是在这一刻,小夏决定和世界决裂。

夏庭晚深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他还是可以演戏的。

刚才那一段的眼神戏,他自己知道,绝对已经超越了当年他演小夏时的状态。

他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一股战栗从心底泛起,他是个演员,他还可以演——他甚至还可以演得很好。

他怎么能不为此感到激动。

他悄悄地平复了一下心情,抬手抹去了那一滴泪水,仿佛忽然之间擦拭去了对自己的怀疑。

他如释重负地轻轻笑了一下,说:“就差不多这么一段吧。”

所有人几乎一时之间都没有出声,纪展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过了许久许久,才有些怔楞地鼓起掌来。

“太厉害了吧。”连顾茜都发出了感叹声。

就连在后面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不由自主地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天呐,小晚真的就是天赋异禀的那种演员,完全不需要什么经验和技巧。”

邢乐开口感慨了一句,他声音很轻,听起来似乎是在由衷地赞扬,可是夏庭晚和他对视时,却看到邢乐的眼神竟然是那么的阴沉和冰冷。

这是夏庭晚头一次看到邢乐无法掩饰自己真正的感觉,原来邢乐竟然是这么的厌恶他,厌恶到几乎有种恨意沉淀。

他刚刚满意的感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冷意。

“不愧是影帝。果然当年不辜负许哲导演的期望,小晚是我唯一一个能把小夏演绎得这么太逼真的。一举一动,都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其实难怪那时很多人甚至都以为……小晚是不是现实生活中真的遭遇过类似家暴的事,或者认识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呢。”

夏庭晚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邢乐,邢乐却偏开头去,不再看他。

邢乐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当然知道他是在什么样的家庭长大的。

邢乐帮他为伤口上过药,也曾经幼稚地抱住他对他说长大后要保护他,那时的邢乐是真的心疼他的。

邢乐是再清楚不过的,家暴是夏庭晚一生之中永远无法磨灭的灰暗,是他隐藏在心口最痛的记忆。

可是如今的邢乐,却可以在节目中去意有所指地剥开他的伤疤。

这种冷酷和恶意,甚至比之前的种种,都要来得让夏庭晚心寒,他几乎感觉不到愤怒,只是凉,从心底泛起来的凉意。

他和邢乐,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

“是有人议论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