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82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一楼有着很长的长廊,左右墙壁上一幅接一幅地挂着陆相南的油画,一只玳瑁色缅因猫很优雅地蹲坐在长廊边。

夏庭晚走过去弯腰把缅因猫抱起来,“兰兰,你又重了。”

他摸了摸猫咪的背脊,有点吃力地吸了口气。

缅因猫号称猫中狮子,体型最大,毛发蓬松,长相颇有点大猫的威严感。

但是陆相南养的这只兰兰却脾气温顺,在夏庭晚怀里嗲嗲地喵了一声,用头蹭了蹭夏庭晚的脸颊。

夏庭晚抱着兰兰走上二楼,阁楼里是很温馨闲适的画面。

许哲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书,陆相南则穿着宽松的T恤,光着脚坐在在窗边对着画架,一笔一笔专心画着。

“来啦。”许哲见夏庭晚进来,把书放在一边坐了起来。

陆相南也抬起头来浅浅笑了一下。

陆相南头发留长了些,在脑后梳了个很短的小辫子。

他的长相其实和夏庭晚有些相似,脸小,面部结构干净,眼睛突出的漂亮,这多少体现了许哲选男主演时一以贯之的美学标准。

由于陆相南和夏庭晚都是许哲电影里的男主角,而且又都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所以经常被放到一起比较。

有一篇文章的观点很有趣,说陆相南美在正面,夏庭晚则美在侧脸。

许哲拍陆相南喜欢拍正面特写,陆相南眉宇纤细凌厉,鼻梁又窄又高,正面拍上去有种阴柔又攻击性十足的矛盾美感。他的神情,总夹带着一丝绷着的弓弦似的急迫感。

但许哲拍夏庭晚却更喜欢拍侧面,夏庭晚山根没那么高,但是鼻尖翘,嘴唇也饱满,侧面看上去面部线条山峦般起伏着,能藏更多心事,也显得更脆弱迷离。

夏庭晚每次看到陆相南,都会觉得有一点微妙。

许哲儒雅温吞,陆相南却激烈又凌厉。

陆相南爱许哲爱得飞蛾扑火,私底下和许哲痴缠了六年之后,许哲才终于肯正式对外公布他们的恋情。也是同年,陆相南干脆利落地宣布了息影,“退休”之后,当年那股凌厉和紧绷劲儿几乎再也很少在他脸上看到过了。

陆相南多少是有些猫性的人,想要的东西便一定要到手,只有到手了,他才真正松弛了下来。

夏庭晚有时觉得,导演的镜头,有时真的像是可以窥见得到一丝丝的人生轨迹。

而镜头之外,爱与恨,人生的每一段历程也如同一节列车悠然前行。

彼此映照,真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听小赵说你刚去见了苏言,”许哲笑了笑:“还好吗?”

“老师。”

夏庭晚唤了一声,他坐在沙发上也下意识地笑了一下。

可是笑容刚才绽放,眼睛却忽然发酸,他有些突兀地垂下眼睛沉默了片刻。

他在许哲面前,是演员,又是学生,但同时又像半个孩子。

他不太好。

许哲知道,一眼就看得明白。

这样的委屈,只能在亲近的人面前才能露出来。

“来。”

许哲用紫砂小茶壶给夏庭晚倒了杯茶,顺势伸手摸了摸夏庭晚怀里兰兰的头:“叫你来,是手里一直有个本子故事不错,现在也有人愿意出资拍,但是这个不急。你心里的话不说,也静不下心来谈拍戏的事。”

“老师,我和苏言……”夏庭晚说到这儿顿了一下,他要想一下从哪里开始说。

其实他之前就一直在等着许哲回来了。

过去的这大半年间,许哲一直都和陆相南在海外旅行,后来基本上是坐游轮在加勒比海附近度假。

许哲是他和苏言当年的证婚人,离婚的事出了之后许哲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但是他那时完全就是懵的,再加上在电话上总觉得聊得不彻底,就一直等到了许哲回来。

他最终决定从他们婚姻开始走下坡路开始讲,讲到他那一两年工作失意后在家的任性,讲到他看到苏谨的日记,然后是车祸,最后讲到离婚之后他发现宁宁的事,温子辰的出现,还有他和苏言一次又一次的碰面。

这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