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89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夏庭晚也明白温子辰那一眼的意思是什么——温子辰觉得他是为了要把自己逼出香山才非要照顾宁宁,现在看宁宁还是这么粘人,当然觉得有些得意。

可他不是的。

他真的在尽全力想照顾好这个小男孩,只是他一点方向也没有,觉得自己好笨拙,好没用。

“出去聊吧。”苏言说。

他们两人又并肩坐在上次花圃旁的椅子上。

夏庭晚呼了口烟圈出来,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早上。”苏言答,他迟疑了一下,忽然低声说:“别太气馁,才一个星期而已。而且宁宁最喜欢温子辰,哪怕和我也不太亲近。”

夏庭晚楞了一下,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我不会和孩子相处。”

苏言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他似乎有些无奈,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和孩子说什么——他跟我在一块也不自在,可能……有点怕我。我也只能从别的方面照顾他,陪伴上,我不在行。”

夏庭晚又点了一支烟,他知道苏言在安慰他。

也不知怎么的,虽然就只是那么淡淡的两句话,也突然之间让他缓过来了许多。

苏言转头看过来,修长的眉宇微微皱了皱,忽然有点不高兴地说道:“少抽点。”

夏庭晚隔着一层薄薄的烟雾望着苏言,浅浅笑了一下。

他都不记得苏言有多久没和他说过这些了。

苏言说自己不会和孩子相处,可是其实也不尽然吧。

和苏言相比,他是个生活作息很不健康的人,个性又顽劣,是最熊的那种熊孩子。

苏言总要一遍遍地叮嘱他,早点睡、少抽点、注意身体,经常也气得脸色铁青,可是又舍不得太凶他,有时简直就像个称职又苦恼的老爹。

“我就不。”他故意把烟又显眼地抬高了几寸,可是却又没再抽。

见苏言不再理他,忍不住又把脑袋凑了过去,小声说:“苏言,听说你让温子辰搬出香山了?”

“嗯。”

苏言就只应了这么一声,一点也不多解释,从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神情波动。

“为什么?”

“没什么。”苏言语气很平静,“宁宁平时在你那儿,我也不一定一直都在香山,他回去住更方便些。”

他的回答感觉好像也严丝合缝,一时也逼问不出什么。

夏庭晚只好闷闷地把烟掐熄了,转换了话题:“苏言,许哲在筹备一部片子,叫《寻》。他让我看看剧本,再考虑是不是要去参加试镜。许哲说,这部戏里面涉及到同性的床戏和裸戏,不能在国内上映,而且也挺有争议性的,让我仔细斟酌。”

“嗯。”苏言说:“我知道。”

“什么?”夏庭晚有些错愕地睁大眼睛:“许哲跟你说了吗?”

“不是,我说我看过《寻》原著。”苏言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十几年前还在读书时看的,很悲伤的故事,所以我一直都记着。你想演吗?”

夏庭晚低下头,他听苏言这么形容,忽然又勾起了他这几天的情绪,眼里也不由有些发酸。

他小声说:“苏言,我觉得这个故事,让人感到好寂寞。”

苏言也看着他,欲言又止。

“我想演,”夏庭晚一字一顿地说:“特别想演。”

夏庭晚拿到剧本的第三天就打算看,看了一半之后忍不住去找了原著《寻》,一口气看到结局,胸闷得一夜都睡不着。

许哲考虑让他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南方小城的哑巴男孩顾非。

原著中描写顾非,说他“二十出头年纪,右脸上一道浅浅的疤痕,眉眼清秀,人乍一看怯弱,可是眼神里又透着一股倔强。他独自经营一家民房改造成的小旅店,养了几只猫,自己就住在最小最破的阁楼里,虽然是哑巴,可是客人要什么,他就准备什么,倒也妥帖。和左邻右舍也相熟,生活没什么不便利。”

有一年的夏天,来自大城市的大学生徐容趁着假期来到这个南方小城写生,就住在顾非的小旅店里。

徐容样貌非常英俊,很讨人喜欢,说话也动听,有一股青年艺术家的潇洒劲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