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92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苏言到底还是拗不过他,有点无奈地低声开口回答道:“如果我们没离婚,我会介意。但是我只会在心里想想,不会对你说出来的。”

夏庭晚转过头,想笑,又没来由地好想抱住苏言。

他联想到之前苏言三个月后去找李凯文麻烦的事,觉得苏言这个时候的回答说得绝对是实话了,简直是老实巴巴到几乎有点儿可怜了。

苏言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继续道:“表演是你的工作,无论以后谁和你在一起,都不应该为这个吃醋,你也不要乱想这些不重要的小事。你想演顾非,就尽力去争取,许哲一向要求很高,既然有试镜这一环节,就不可能偏私的——”

“我知道的。”

夏庭晚听他说“无论谁和你在一起”这几个字,心里忽然一阵混乱。

如许哲说得那样,苏言对他的态度的确是软化了。

苏言再也没法对他像前几次那样很强硬地说不爱了。

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他越来越感觉到,苏言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态度面对着他。

好像一只疲惫又怯懦的老猫,垂头丧气地做好了和他分道扬镳的全部准备。只要他一伸出手来想要靠近,就随时掉头逃走。

苏言从来没这样过。

他有种抓不住、又说不出的恐慌。

“苏言,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夏庭晚看着苏言,轻声开口:“我、我真的想为试镜做好准备,可是许哲想看的那段,是徐容第一次画顾非裸体的戏,这种戏,我一个人琢磨真的好难把握。你能不能陪我一下?”

“什么意思?”苏言猛地抬起头,眼神一下子警觉起来:“陪你对戏?对裸戏?”

“嗯,我……”

“不行。”苏言不等夏庭晚再多解释就直接拒绝,他的语气斩钉截铁重复了一遍:“不可能。”

夏庭晚有点难过。

他知道苏言大概是觉得他心里有什么别的想法,他也理解苏言的为难。

他承认他想念苏言,想有尽可能多的机会和苏言相处。可是他真的不是利用拍电影去蓄意接近。

夏庭晚对于剧本分析其实是有自己的敏感度和见解的。

那一场戏的氛围,妙就妙在顾非和徐容之间的关系——那并不只是两个普通的年轻人在用眼神谈情说爱。

而是注视,与被注视的关系。

一个哑巴男孩,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被一笔笔地画下来,画上两个小时。

顾非是被注视着的。

再进一步说,顾非是在自知、清醒的情况下,被他悄悄爱着的男孩注视着的。

害羞、暧昧,自恋中又缠绕着一分情欲的觉醒和沉溺。

这种情绪张力,绝对是整部最难把握的一场戏之一。

所以他需要苏言。

他需要苏言做他的徐容。

因为只有在苏言面前,他才能最容易地接近、还原那一场戏的设计。

也只有在苏言那儿,他觉得无比的安全。

他能以一种相对放松的状态下脱光衣服,在最好的状态下迅速地成为顾非。

“你刚刚自己还说的,这种戏,需要我发自内心地信任和我演对手戏的演员才行。”

夏庭晚有些委屈地说:“正式拍的时候,我可以和别的演员慢慢培养信任。可是自己摸索着筹备试镜的时候呢?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觉得我该去找谁陪我对戏?”

他这句话,实际上已经是等于在问苏言——他该去谁面前放下心来脱衣服了。

苏言的脸色铁青,嘴唇微启,但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温子辰带着尹宁向他们走了过来。

温子辰笑着对尹宁说:“宁宁,去给苏言哥哥看看,你今天画了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