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93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尹宁很听温子辰的话,捧着自己的画跑向苏言摊开画纸:“Wendy老师今天让我画的。”

“嗯,让我看看。”

苏言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伸手摸了摸尹宁的脑袋,握住一边的画纸。

夏庭晚坐在苏言身边,当然也能清楚地看到。只见雪白的画纸上,被尹宁用蜡笔画了一个褐色的小房子,房子里面是简单的三个人,依稀能看出是两个高高的男人一起牵着一个小男孩。外面还用幼稚的笔触画了太阳和花花草草。

“这是什么?”苏言耐心地问道:“宁宁讲给我听听。”

“Wendy老师说,今天画我心中的家。”尹宁认真地用手指点着画里的三个人:“这是我,左边是苏言哥哥,右边是子辰哥哥。”

夏庭晚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他低头看着那色彩斑斓的蜡笔画,一时之间,难过到几乎想要哭出来,全凭一股不想在这里丢脸的倔强在强撑着。

孩子童稚的话里藏着的才是最真实的渴望吧。

尹宁希望他和温子辰还有苏言在一起,那才是他心中的家啊。

他又算什么。

苏言肯和温子辰上床,却不肯陪他对戏,连他的身体都抗拒看到。

可苏言曾经是把他身上每一寸肌肤都亲过一遍又一遍的人啊。

夏庭晚理智上知道自己实在是越想越偏激,这样想根本就是把所有事搅合在一起,没道理。

可是他却无法制止住自己,被苏言拒绝的委屈,被尹宁嫌弃,所有的事加在一块,几乎要把他洞穿了。

他是如此的尴尬、又卑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单恋的状况,让他觉得好委屈。

苏言似乎有些吃惊,他又仔细看了两眼画,忽然问道:“宁宁,是Wendy老师要你画心中的家的吗?”

“嗯。”尹宁点了点头。

“那宁宁心中真正的家里,没有妈妈吗?”苏言皱了皱眉,他虽然是在问尹宁,可是眼睛却抬了起来,很锐利地盯了一眼温子辰。

可是夏庭晚此时却不想再听他们三个人继续聊下去了,他站起身,语速很快地说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说完,他没再看苏言的神情,掉头就走。

——

理智上,夏庭晚不是不理解苏言。

苏言对小孩子根本说不上喜欢。照顾尹宁,完全是因为要为他的车祸肇事负责任。

和许哲聊过天后,夏庭晚自己也偷偷想过——

苏言对他的好,从来都不是溢于言表,反而都隐秘地藏在心底。

苏言最开始要为尹宁负责时,不仅夏庭晚自己毫不知情,尹宁的妈妈还因为吸毒失踪了。

苏言明知道他一旦接下这个担子,就有可能需要照顾尹宁一辈子,仍还是毅然决然地那么决定了。

一个男人愿意为了本不属于自己的过错,决定默默为一个孩子的一生负责任。

这不仅需要莫大的勇气,更是一份深沉的承担。

夏庭晚每次想到,都感到心里一阵动容。

苏言的确没多提过一字半句,可是生活中他有多少不适应,有多少难处和别扭其实也不难想象。

他实在太需要一个人帮他去照顾尹宁,哪怕不是温子辰,也会是别人。

所以在之前夏庭晚虽然心里也是难过的,却实在不舍得怪苏言。

但是这一次,他还是忍不住生了苏言的气。

他是有自己骄傲的人。

他可以为了苏言的爱低头。他可以去和苏言一次次求饶、承认错误,在苏言面前示弱,他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多卑微。

可是他不愿意和温子辰纠缠不清。那样面目难看地撕扯来撕扯去,哪怕他是被动地被搅合在里面,都有种两个人好像在使尽招数在争夺苏言的感觉,又烂俗又可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