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94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他一想到之前发生的这一切就难受得想吐。

他生苏言的气,气苏言给了温子辰底气和盼望,哪怕那底气只是一两次性爱关系由来的。

说白了,在气恼背后,真正让他难过的——

是苏言或许曾经有过那么一个瞬间,彻底地放弃过和他的爱情。

如果不是那一瞬间的放弃,没人能有机会插足他们的爱情。

那个周末结束夏庭晚没有去香山,而是让赵南殊开车去接了尹宁回来。

苏言没有找他,他也没去主动联系苏言。

中途倒是纪展给他打了电话,说是下周要来H市工作,可能会一直待到开演唱会。

纪展还是那个纪展,跟他一点也不客气:“夏庭晚,到时候请我吃饭啊!我可不是指一顿而已,你得把H市最好吃的都带我吃个遍。”

“没问题啊,我管饭。”夏庭晚说:“但你得陪我去K歌——而且,要唱你自己的歌。”

“嘁,那你还不承认你是迷弟。”

夏庭晚忍不住笑了。

和纪展说话总让他感到很清爽的开心。

其实之前他也悄悄担心过,他们之间隐约的暧昧,如果就像他当年和邢乐的朦胧感情那样,揭破了之后反而陷入尴尬境地,那么对于他来说,再度失去一个真心欣赏的朋友,实在是很伤感的一件事。

但幸好,纪展是简单纯粹的。

和纪展在清迈的那一夜,就像是泰国的夏风一般爽利地拂面而过,并未留下任何多余的黏腻。

……

另一方面,夏庭晚也没有放弃想要和尹宁好好相处的希望。

这几天,他一边反复细读《寻》的剧本,同时也尝试着在家里和尹宁多一些互动。

他买了一套《秘密花园》的填色绘本,想要和尹宁一块儿填色。

H市下起了细雨,或许是快入秋了的缘故,夜风也渐渐转凉,夏庭晚把窗子打开了一条小缝,泡了一壶橘子茶放在桌上。

其实如果不是和尹宁的关系并不密切,这多少算得上是很温馨的场面。

夏庭晚打开绘本,让尹宁挑了一页线条比较简单的,然后把一套120色的水彩铅笔都摊开放在桌面上,很认真地询问道:“宁宁教我吧,选什么色调好看?”

尹宁最开始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从褐色调的十几只铅笔里,跳出了几只比较浅的塞到夏庭晚手上,然后指着绘本上的猫头鹰小声说:“你给猫头鹰的头上色——”

“好。”

夏庭晚很听话,按照尹宁的指示拿起铅笔一笔笔地画了起来。尹宁自己挑了好几只绿色的铅笔,给猫头鹰周围繁复的叶片上色。

夏庭晚对画画一窍不通,又不知道多少年没握过画笔了,哪怕只是上色,自己也觉得笔触无比笨拙。

尹宁要求很高,一看到夏庭晚画出线,就伸出手掰开夏庭晚的手指,很执拗地低头用橡皮把有瑕疵的区域通通擦掉。

夏庭晚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来自小男孩的嫌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尹宁左眼视力受损,画画时也要稍微偏着头,有时脸没转过来,左眼又看得模模糊糊不真切的时候,就会把颜色画出界。

尹宁又似乎有点偏执。

有一片叶子没画好,他就用很大的力气反复用橡皮擦来擦去——颜色掉了,又重新上,再擦掉时,只听“嘶”的一声,竟然是画纸都被磨破了一小块。

“宁宁——”夏庭晚有点担忧地抬起头,刚开口。

只见尹宁忽然用力地把手中的铅笔摔在了地上。

他似乎还不解气,又推开夏庭晚的手,把两个人一起画的这一页绘本嘶啦一下子从本子上扯了下来,揉成了团扔了出去。

男孩子的眼睛发红,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小小的脸上的神情,有种叫夏庭晚感到害怕的暴戾和愤怒。

“我讨厌你。”

尹宁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趴在桌上,声音带着一丝呜咽:“看不清,左眼总是看不清,我不想画画了,再也不想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