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97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但是夏庭晚没想到,这样的情形,居然变本加厉了起来。

尹宁再回来之后,隔了两天又换了个理由,说自己头疼。可是夏庭晚摸尹宁的头,却一点也不烫。

尹宁当然闹的也还是一样东西——要温子辰来陪他。

夏庭晚这次实在是难以容忍了。

其实第二次尹宁再闹,他已经起了疑心。他也是从孩子时代过来的,这种小伎俩,说实话并不难猜。

他和尹宁关系不好,也不愿意太让小朋友不开心,所以一次两次装病找温子辰,哪怕让他在温子辰面前很难堪,他也还是忍了。

可是到了这第三次,他也是有些来了脾气。

他是真心对待尹宁的,尹宁可以不原谅他,可是这样一直蒙骗糊弄他,实在让他觉得憋屈。

他没有对尹宁表现出来什么,也没有直接拆穿尹宁,而是尽量平静地蹲在床边说:“宁宁,我不是不让你去香山,但是你这样一直生病,我真的很担心。你让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开些药,让我放心一下,然后我就送你去香山。”

“我不要去看医生。”尹宁缩在被窝里,他不看夏庭晚,只是执拗地偏过头看着床角。

男孩毫无顾忌的神情和举止让夏庭晚都觉得有些恼火起来。

“宁宁,你必须得跟我去医院。”夏庭晚盯着尹宁,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我不是和你商量,既然生病了,就要去医院。”

尹宁不由楞了一下,他抬起头,一双黑黑的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夏庭晚。

夏庭晚从来没有对尹宁这么强硬过。他也从来没想到过,原来他也会生尹宁的气。

他以为自己的歉疚和负罪感,会让他完全包容一切。

可是原来真实相处起来,那实在是太过理想化的想法了。

更何况,夏庭晚本身就是一直被苏言宠着的小孔雀。他习惯被捧在手心里,对于照顾另一个受过伤的孩子,他的确是生疏而笨拙的。

“我、我不去……”尹宁再次开口时,语气明显有些游移,不似刚才那样的坚定。

“你一定要这样的话,”夏庭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了一会儿,见尹宁还是不肯松口,最终只能继续道:“我会找苏言找儿科医生过来,仔细给你检查一遍,让苏言也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这是他的杀手锏。

果然,听他提到苏言的名字,尹宁便一下子坐了起来。

小男孩手指攥着被子,眼神里满是紧张,又隐约带着些恼怒地瞪着他。

夏庭晚硬下心,站起身说道:“你换衣服吧,我去外面等你。”

夏庭晚是对情绪观察很锐利的人。

虽然温子辰和苏言都没和他说过什么,他也能很清楚地察觉到——尹宁对温子辰是亲近和依赖,但是对苏言,尹宁却有种下意识地、对父亲威权形象的敬畏。

说白了,他当年不也是一样吗。苏言是温柔的,却也有种无形的威严和分量感。

哪怕在他最任性顽劣的时候,他心底对苏言也始终保有着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尊重,苏言从不凶他,但是一沉下脸来,他就本能地想要求饶。

对尹宁的感觉,他当然是能够意会的。

夏庭晚走到客厅等尹宁,他刚才站起来得猛了,竟然觉得头有点晕。

这两天他心情和状态都很差,吃饭也吃得不规律,感觉脚下有点发虚,勉强拿了块巧克力含在嘴里,也没太在意。

不一会儿工夫,尹宁穿着浅蓝色外套低着头走了出来,他并不理夏庭晚,就只沉默地站在那儿。

夏庭晚没说什么,走在前面开了门,可是往电梯间走的时候,却发现电梯在维修中不能运行,一时之间不由有点烦躁起来。

他住在十五层,其实平时的话,走下去倒也没什么,只是现在……

夏庭晚回头走到尹宁身边,拉住了尹宁小小的手,两个人走下了几节台阶,夏庭晚想了想,还是无奈地说:“宁宁,能下楼吗?头会不会晕?要不要还是请医生过来?”

他的确基本上肯定这小孩是在装病,但是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是真的,他也还是担心着尹宁的。怕尹宁真的生了病,下楼头晕不舒服,却又倔起来不肯和他说。

但没想到尹宁却误会了他的意思,猛地抬起头:“你到底想怎么样?”

夏庭晚不由愣住了,尹宁盯着他,眼神是急切的,可里面却又含着浓浓的愤恨。

尹宁真的好恨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