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14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他握着尹宁的手,轻轻吸了口气,才认真地说道:“我们要慢慢学会控制自己。因为伤害别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庭晚哥哥一直都很后悔伤害了你,真的,可是后悔是没有用的,所以也只能尽一切努力去弥补。”

“宁宁现在也不开心,这是因为在无意中推了我,造成了不想要的伤害。既然如此,就要趁还来得及的时候意识到这一点,不要等到以后长大了再做出这样的事,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否则到了那时候,就像现在的庭晚哥哥一样,很难得到原谅了,对不对?”

尹宁的眼神里有些迷茫,还没开口说话,就在这个时候,苏言的车已经从宅院外开了回来。

夏庭晚眼睛一亮,拿着手中的剧本朝苏言挥了挥。

苏言从车上走下来,他个子很高,穿着敞开的黑色长风衣,踩着一双棕红的牛津鞋,在秋风中看起来有种英伦式的潇洒。

“怎么都在外面?”

苏言朝他们俩走了过来,看到尹宁的时候,眼神忽然顿了顿。

“等你呀。”夏庭晚眨了眨眼睛。

“是吗?”苏言浅浅笑了一下:“等我干嘛?”

“等你抱我上去嘛。”夏庭晚说话时挽起了嘴角,脸颊上隐约露出甜甜的酒窝。

苏言有点招架不住地偏过头,他忽然看向尹宁,淡淡地开口说道:“宁宁,等会我下来和你说点事。”

尹宁低下头,他在苏言面前非常地听话,很快就小声应了声。

交代完之后,苏言就在夏庭晚面前俯下身。

夏庭晚窃笑了一下,熟练地环住苏言的脖子,让苏言把他横抱起来,往三楼走去。

走在路上时,夏庭晚好奇地问道:“苏言,你要和宁宁说什么啊?”

苏言转头看了他一眼,很平淡地道:“没什么,功课的事。”

“噢。”夏庭晚听了不以为意,随即又凑到苏言的耳边,撒娇似的说:“苏言,我要洗澡。”

“不是说了,有伤口,不能洗。”

“都两三天没洗澡了,我都臭了,你闻闻。”夏庭晚夸张地说,他搂着苏言的脖子,语气软软地道:“我想过了,我不冲澡,泡澡总可以吧,我就把左腿搁在浴池边上,不沾水的。你要是再担心,可以用保鲜膜帮我把腿缠住,以防万一,行不行?”

“你……”苏言一时语塞。

他到底还是拗不过夏庭晚,吩咐容姨给准备上了泡澡的东西,然后就下去和尹宁说话了。

夏庭晚百无聊赖地等了有半个小时,苏言才换了身衣服回来。

容姨已经给浴室打好了热风,里面暖烘烘的,有一股熟悉的秋梨的芳醇香气。

夏庭晚一被抱进去就很敏锐地抽了抽鼻子,有些开心地说:“小苍兰。”

“鼻子这么好使?”苏言不由也微微笑了一下,他把夏庭晚放在浴室另一侧的皮躺椅上,然后把夏庭晚额头的碎发往耳后拢了拢。

夏庭晚抬头望着苏言:“你什么都记得。”祖马龙的小苍兰香薰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苏言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容姨记得。”

他说着握住了夏庭晚的裤腿,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帮你脱啦。”

“嗯。”夏庭晚垂下眼帘,他的脸蛋红扑扑的。

苏言把夏庭晚的睡裤脱了下来,暖黄色的灯光中,两条细细白白的长腿露了出来,小腿的肌肉很匀称,此时却稍稍有些紧张地绷着。

右脚可怜地高高肿起,脚背上的颜色也是暗沉的淤青。

可是圆圆的脚趾却依旧很俏皮地翘着,指甲盖是柔软的浅粉。

苏言没说话,又扶住夏庭晚的腰,把夏庭晚的内裤也脱了下来。

夏庭晚屁股一凉,可是脸却烫得厉害。

他的睫毛抖得厉害,下意识地低头,可是眼里却是自己的裸体,竟然没来由地把自己吓了一跳。

安静的浴室里,他又开始能听得清自己心跳扑通扑通的急促声音。

澡是他闹着要洗的,多少也有点想要使坏的心思,想要逗逗苏言,再调皮地勾引一下。

可是没想到,苏言才刚把他剥个半光,他就自己慌得不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