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15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这是什么菜鸡操作。

他以前可从来不是这样的。

苏言终于站了起来,夏庭晚不敢看苏言的眼神,乖乖地坐在那儿抬起双手,让苏言帮他把上衣也脱掉,接着又开始垂下眼睛,眼观鼻,鼻观心。

苏言转头拿了准备好的保鲜膜过来,把夏庭晚左大腿靠近膝盖受伤的部位缠了起来,然后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光着身子的夏庭晚抱了起来。

夏庭晚此时前所未有的乖巧,一声不吭地把脸蛋埋进苏言的肩窝。

苏言弯下身子,让他的脚尖先点了浴缸里的水,问道:“烫不烫?”

夏庭晚躲在苏言的怀里摇了摇头。

苏言这才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身子放入了浴缸里,温热的水里有股橘子味的甜香,应该是滴过精油的缘故。

一直到水没过胸口,夏庭晚才悄悄松了口气,他眼睛眨巴眨巴,看向了浴缸旁的苏言。

虽然只是抱了他这么两下,可是苏言的额角却满是汗珠,脸也不知是不是被热水的水汽烘得,泛起了一层浅红。

苏言谨慎地把夏庭晚的左腿抬起,浴缸边已经被容姨准备好了软垫儿,所以搭上去也不会觉得难受。

可是夏庭晚却不由自主用鼻音哼了一声,那样的姿势……腿被分开时,温热的水流趁势流入狭窄的臀缝,就像是被进入的暗示。

他仰起头,看着头顶的灯光,有种说不上来的闷热。

他忽然不由自主握住了苏言的手掌,五指无意识地和苏言修长的指头交缠着。

“庭庭?”

夏庭晚转过头和蹲在浴缸边的苏言对视着。

他们的脸贴得很近很近,几乎能看到彼此肌肤上的一根根细小汗毛。

苏言看着夏庭晚,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梦呓似的喃喃说:“庭庭,你的鼻子。”

苏言顿了顿,嗓音有些发干地继续道:“我总是想,怎么会有人有这么漂亮的鼻子,那么柔和,鼻尖翘翘的,像是只天真的小鹿。我每次这样看着你,都忍不住这样想……你是小鹿吗?想伸出手指,去悄悄摸你的鼻尖,看看那里是不是也像小鹿一样,鼻头湿湿的。”

他这样说着,似乎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不由自主垂下头,睫毛微微颤抖了一刹那,却又忍不住很快又抬起双眼,不舍地眷恋着他眼中的夏庭晚。

那样近乎是腼腆的神情,却几乎毫无违和地出现在这个成熟的男人的面孔上。

夏庭晚痴痴地看着苏言。

他的身体有种奇异的酥麻,想呻吟出声,又有点想哭。

苏言看着他的眼神,闪着天真的亮光。

就像是一个小男孩,在漆黑的夜里第一次见到了萤火虫。

——

夏庭晚隐约能感觉到,或许是因为他答应了不再去追问两个人关系的归处,所以这个时候的苏言,在和他相处时终于久违地不再紧绷。

那么甜蜜的话,当然是在放松的状态下说出来的。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亲昵的时光了。

苏言给夏庭晚洗头。

他似乎有点笨拙,泡沫一溅到夏庭晚眼睛上,就紧张地问:“眼睛疼不疼?”

夏庭晚忍不住一直笑:“我觉得你好像在给小狗洗澡。”

他闭着眼睛,只能听到苏言低沉的笑声也在背后响起,“那我的小狗等会要敷面膜吗,家里还有你堆的一箱呢。”

夏庭晚听他说“家里”这两个字,就有种奇怪的满足感。

香山是他和苏言的家。

五年了,这个地方的每一点回忆、每一似熟悉的气息,都是他们共同的默契和爱意。

就像苏言给他打下的烙印一样,他也一直都停留在苏言的生活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