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18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我不会全听信他的话,所以在我找他谈话的同时,已经同时让沈叔去查了尹宁的手机。在尹宁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看看这段时间以来,温子辰和尹宁究竟有什么联系。尹宁手机里,并没有什么和温子辰的通话记录,倒是每天都和温子辰在微信上聊天,沈叔把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发给了我,之后我又仔细看了一遍,温子辰做过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和尹宁说让尹宁画我们三个人所谓一家人的画,来隐晦地表达想要回来住的意愿,第二件事,是尹宁自己装病回来香山住,把实话告诉了温子辰,而温子辰不仅没有劝他,也没有告诉我,反而是告诉尹宁,或许可以多试着来几次,看看有没有机会回来住。”

苏言说到这里,神色虽然平静,可是眼神里却隐约划过一丝压抑着的怒意,他顿了顿,沉声说:“温子辰家境贫寒,我已经给了他远超普通护工待遇的报酬,但是他却没有尽到职责。之前画画的事,我已经觉得不妥,但是一方面病着,另一方面尹宁太过依赖温子辰,就一时犹豫。现在再发现两件事的脉络,已经足以让我和他彻底解约。”

“但除此之外,确实没看到温子辰告诉他让他伤害你的信息。当然,尹宁如果和温子辰待在一块时私下商量的话,查电话的确是查不到。但是我判断有没有,是从电话信息和与尹宁的交谈中交叉取证的。他想要说误会,大概也是觉得这件事上很冤,不过哪怕他确实在这件事上没有怂恿,如果不是他一直纵容尹宁撒谎和想要回到香山的欲望,尹宁也不会一时冲动推了你。”

夏庭晚有些发愣。

苏言做事实在是又快又狠,滴水不漏。

看了监控之后不动声色,随即安排了和尹宁谈话,一边谈还一边派人查手机。

这种手段处理这点小事,大概也实在是绰绰有余了吧。

“他不敢再来的。”苏言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神有些深沉:“我不缺那点钱,但是如果他再出现,我会叫律师告得他把之前的巨额报酬都吐出来。”

——

“那宁宁呢?”

夏庭晚有些担心。

苏言凝视着他,平静地说:“庭庭,我对你,会把这件事说得很直白。我对尹宁没有什么私人层面上的感情,虽然相处了半年多,但是他对于我来说,始终都是责任。”

“这不是孩子的问题,他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孩子,不是特别聪明,有一些缺点,但也没有多坏。他的内心很敏感,有很多愤怒,也有很多不甘,我都能理解,但是我无法轻易和这样一个陌生的孩子建立多么亲密的关系。我可以保证他衣食无忧,让他得到最好的教育,对于我个人来说,其实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了。但是我懂你,庭庭,最开始哪怕瞒着你处理的时候,我也明白——如果是你,如果是你来处理这件事,你一定会想要给这个可怜的孩子更多爱护和感情,或者说,你会想要给这个孩子一个家,哪怕只是暂时的家。”

“庭庭,我一直是按照你的思路、你想要的方式去处理尹宁的事的,但是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一点——这样处理太过理想化、也太过一厢情愿。因为愧疚,我知道你当然想要以最投入的、最感性的方式去弥补,但是事到如今,我认为我们需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置身事外一些,才是更好的方式?另一方面,尹宁伤害你,无论他的理由是什么,都让我很愤怒,我绝不希望还有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言……你的意思是?”夏庭晚他从苏言冷静的语气里,听出了言外之意。

“我的意思是,放弃尹宁家长这种身份。我可以雇专业的儿童陪护和管家,给他们租香山附近的一个房子,让他们单独照顾宁宁一两年,直到他妈妈从戒毒所出来。”

“苏言,你、你已经决定了吗?”

夏庭晚挣扎着坐起来,他眼神有些慌乱,心里也是一团乱麻。

苏言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精准的手术刀,一切下去,就直指病灶。

可他却无法做到这么冷静。

他想起那天和尹宁在院子里,男孩怯怯地凑过来,问他的伤势如何,想起他拉着男孩小小的手去吃麦当劳——心里空落落地,好像什么也抓不住。

他不知所措地伸出手,扯了扯苏言的衬衫一角,很小声地说:“再考虑考虑好不好?”

苏言看着他抿紧嘴唇,沉默了许久。

最终还是抱住了夏庭晚,他不由叹了口气:“庭庭,我这么处理,你心里难受是不是?”

夏庭晚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语气中的软化。

他心里一阵酸楚,紧紧环住苏言的脖颈:“我们让宁宁自己选,好不好?不要就这样武断地替他决定了,我怕……我怕他会觉得我们不要他了。苏言,你不懂,你说宁宁心里有很多愤怒,我觉得当然是的,可是比起愤怒,他心里,更多的是害怕。他才11岁,他妈妈吸毒,一直以来都颠沛流离地辗转住在各个亲戚家,那些人一定不会真心收留他的,现在妈妈也不在了,他一定很害怕被人抛弃啊……他很怕你不要他,所以一开始才会不敢承认。我明白那种感觉的,苏言,我们这个时候让他出去住,他会有多难过啊。”

苏言没说话,他伸出手指轻轻托起夏庭晚的下巴,眼神像是审视,又带着一丝隐隐的压迫感。

“先生。”

夏庭晚顺从地抬起双眼。

他好久没叫苏言先生了,那两个字说出口,声音也一下子绵软了下来。

苏言眼神深沉,慢慢地说:“庭庭,我会去好好和尹宁谈一次,让他自己想想要怎么选择。我会把握好措辞,不让他感觉我们抛弃他。但是,如果接下来你们仍然没法好好地相处,下一次,我不会再听你的。”

夏庭晚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的,好的。”

他有些开心,忍不住像小动物一样凑过去轻轻亲着苏言的脸颊。

苏言神情有些无奈,但最终还是转过头来,在他的额角也很宠溺地吻了一下。

夏庭晚有些急促地喘息着,他还是赤裸着的,肌肤触碰到苏言的衬衫时,不由自主有些羞怯地往后躲了躲。

苏言似乎也随即意识到了这一点,又一把按住他的腰把他搂了回来。

他们两个对视着,几乎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暗流般藏而不发的情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