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2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不是。”苏言楞了一下,随即马上摇了摇头:“不是的。”

他们只做了一次。

这算是好的答案吗。

夏庭晚不知道,可是他的确明白,没有可以让他能够接受的答案。

无论苏言说什么,他都毫无理由地痛到发狂,简直在这一瞬间忍不住用力地恨苏言。

“苏言,我好难受。”

夏庭晚开口,他捂住脸,颤颤地说:“我以前总觉得,我是你一个人的小王子。我喜欢和你做爱,我觉得我最可爱的模样,都是给你看的。我不会口,在床上也没什么技巧,可我觉得你也一定认为我是最迷人的,没什么需要比较,也没人能和我比较。你知道吗,那时候、那时候,和你做完之后,第二天走路都觉得自己有种往上飘的感觉,很美好。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我……我,我会忍不住想,做了五年了,你腻了吗,你会不会觉得我也没那么有魅力,我现在给你口,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笨拙,有人可以拿来和我比较了,我、我好难受……苏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听到自己的声音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泣不成声。

“庭庭……”苏言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是的,不可能和你比,也没有人能够和你比较。”

“苏言,那又是为什么呢?你明知道你和别人上床,我何止是不好受。我会有多痛苦、会有多难过,你其实都明白的……你为什么还是要做?”

夏庭晚终于问出了这个他一直以来都藏在心里,日日夜夜都在心口隐隐作痛的问题。

他一直在忍,一直在忍。

忍到这一刻,突然毫无预兆地崩溃了。

苏言哪怕离开了他,与别人发生了关系,可却仍好像掌管着他全部的情欲。

他不仅做不到和纪展发生关系,这一两个月来,他甚至连自慰都感到抗拒。

这何其的不公平。

他难堪地用手指粗暴地抹去自己眼角的泪水,眼睛红红地望着苏言:“我和你结婚那晚,你插进来时和我说,让我永远记着那种感觉——这一生,都只有你能给我。所以我从没想过要和别人亲密,没想过要去知道和别人光着身子在被窝里缠绵的滋味,没想过要让另一个男人进入我的身体。和你离婚之后,我有机会去过另一种人生,真人秀的时候,和纪展也有过一些互动,如果想的话,我可以像之前说的那样,去找别人,更年轻的、更简单的。”

苏言听到这里,眸色都似乎微微深了一些。

可是夏庭晚顾不上了,他攥住苏言的衬衫领口,哽咽着问:“苏言,如果我和别人在一块了呢?如果我和别人上床了呢,你能够容忍吗?”

苏言的脸色沉了下来,眯起眼睛。

夜色中,他流露出猫一般充满攻击性的姿态。

“你和纪展怎么了?”他嗓音沙哑,语速很慢地问。

夏庭晚身子下意识地颤抖,很明显地感觉到了面前这个男人身上危险的气息。

他就像一只金丝雀,天生对苏言这种猫性的男人感到畏惧。

可是此时的畏惧之中,却又一种弱小到了极致的愤怒。

他咬紧嘴唇,直视着苏言,挑衅似的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你能够容忍吗?”

“我不能。”

苏言猛地挣脱开夏庭晚的双手,他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矗立在床边时,有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苏言其实长了一张很有分量的脸,鼻梁锋利,下巴高傲地扬起。

他情绪来时,眼角和唇形都在往上使劲,虽然没用力瞪人,可却让人感觉到他情绪来了就是真的怒了,有种无形凶悍和威慑。

“过去的事,我没法解释。但是如果你为了报复我去和别人上床,庭庭,你不会开心,我也绝对不能容忍。我没什么话想说了,不早了,你睡吧。”

苏言一句话也没有再多说,转身就走出了卧室。

夏庭晚嘴唇兀自在颤抖着。

哪怕是苏言先决定与别人发生关系,这个男人却依然对他保持着绝对的、不能容许有一丝挑衅的占有欲。

哪怕之前也曾经对他说过让他去找更年轻简单的男人,可是那都并不是苏言的真实想法。

这个时候的苏言才是真实的。

霸道的根本不讲道理。

夏庭晚呆坐在床上,满心的酸涩让他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