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22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我太痛苦了,庭庭,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和你离婚之后——那种痛苦,那种痛苦快要把我撕碎了,我从来不知道这世界上还会有这么极致的痛苦。我不知道怎么捱过去,每一天都像是行尸走肉,我吃不下、也喝不下,我太绝望了,我不能再拥有你了,可是我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我只是想挣扎一下,温子辰说他可以陪着我,都会过去的。有那么一瞬间,我只是想听到那句话,‘都会过去的’,我只是想度过去。”

——

夏庭晚反手抱住了苏言。

苏言搂着他,又低声重复了一遍:“请你原谅我。”

他无法回答,却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地哭出了声,鼻涕眼泪都一起流下来,干脆就擦在苏言的衬衫上。

苏言把狼狈的小兽一样的他压在身子底下,双手捧起他的脸蛋,俯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夏庭晚睁大眼睛抬头看着苏言。

点在额头轻柔的亲吻,让他忽然感觉自己很小。

仿佛在这个男人深沉的眼里,他仍还只是个小男孩。

或许,他永远都是。

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那一夜雨下个不停,苏言第一次没回书房的联通卧室,而是和他睡在了一起。

夏庭晚窝在苏言的怀里,他把之前垫着右脚的抱枕给踹到了床下,然后像以前一样把腿搭在苏言的身上。

苏言摩挲着他的背脊,慢慢地说:“庭庭,你知道‘猫老食子’的故事吗?”

夏庭晚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

“是说,猫年纪大了再生小猫时,会在分娩之后把小猫吃掉。”

苏言抚摸着夏庭晚的发丝,那双浅灰色的眼睛看着他,可是却好像又投在了很遥远的地方:“这是小时候妈妈告诉我的。其实我至今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妈说——猫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老了之后,自知没有办法再照顾小猫,所以干脆就吃掉小猫。就像母猫的巢穴如果被打扰,如果她不能转移或者保护幼崽时,也会选择吃掉小猫。我妈告诉我,这是老猫对小猫徒劳的保护,爱太浓烈,受挫时便想要毁灭。”

苏言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沉默了许久之后轻声说:“我妈抑郁症住院之前,曾经想要带着我一起自杀。”

夏庭晚猛地抬起头。

夜色中,苏言的神情很平静。

“那也是一个雨夜,就像今晚一样。我妈穿着真丝的白睡衣,她那时候每天吃药,很瘦很瘦,已经没有以前美丽了。她牵着我的手往阁楼上走,我现在还记得,她的手好凉。她一直牵着我站到阳台边,然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她跟我说——爸爸变坏了,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了。所以她要带我去很美好的地方,没有痛苦的地方。那夜的雨很大很大,噼里啪啦的雨点砸在我们的脸上,我实在是吓坏了,所以到了快要发生的那一刻,我用尽全力推开了她,然后跑下楼找到了我爸。我爸大发雷霆,很快的,我妈就被送进医院了,再也没有回家。”

“有一段时间我都失魂落魄,我的妈妈想要带着我死,这件事让我感到恐惧,可是我仍然很想她,真的,我很想她。”

夏庭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颤抖着看着苏言。

“庭庭,你说,”

苏言忽然低头,轻轻地问:“我妈她爱我吗?哪怕……她做了那件事。”

夏庭晚忍不住用力点了点头:“她爱的。她一定是爱你的。”

苏言垂下眼帘,他脸上泛起浅浅的笑意,像个小孩一样腼腆,又带着一点欣慰:“我想也是吧。”

“后来我总想到猫老食子的故事。我妈那几年身体不好,精神状态更差,她一直在吃药,可还是时常歇斯底里,每一天,她都在艰难度日。我刚会走路时,我妈说希望整个世界都能善待我,可是那样状态的她却再也不能守护我了,她一定很痛苦吧,所以——想要带着我一起走。其实她只是怕我过得不快乐,对吧?”

“是的。”

夏庭晚忍不住哽咽了一声,他努力控制着自己拥抱着苏言,小声说:“她病了,所以她以为那样是在保护你,就像老猫一样——徒劳的保护。可是那并不影响她心底对你的爱意,因为爱你,所以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哪怕直到幽冥。就像咱们一起看的《奇谈》一样。苏言,你妈妈是爱你的。”

“嗯。”苏言应了一声:“我知道。”

他抚摸着夏庭晚的手臂,低声说:“这段时间,我渐渐更能理解我妈了,甚至有时候我想,我骨子里是有些像我妈的。想要守护我爱的人,可是一旦受挫,我就无法承受。人的一生,其实有好多好多无奈。无能为力的时候,尤其是在心爱的人面前,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会觉得很痛苦,很绝望。想通了这些,我不再怕她了,我很想她。庭庭。”

夏庭晚鼻子一酸,抱着苏言的脖子,把男人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

他们俩的心跳声,交叠在了一起。

他心疼苏言,疼得像是心被用力攥紧。

其实这段时间,在反省着自己的时候,他想了很多很多。

人是渴望爱意的动物。

如果没有爱,便会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