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25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苏宅突然的热闹让他感到很雀跃,第二天夏庭晚竟然破天荒地起得和苏言一样早。

夏庭晚现在已经能用脚尖点着站立,所以苏言把他抱到洗手间之后,两个人就并排站着用电动牙刷刷牙。因为他们作息差很多,所以这场面哪怕是在过去那段婚姻中都很少见。

夏庭晚一边刷,一边侧眼偷看苏言。

清晨的阳光从天窗洒下来一抹,仿佛把苏言深邃的侧脸轮廓镀上了一层金光,他竟然感到有种奇异的怦然心动。

洗完脸之后,夏庭晚忽然拉住苏言的手:“苏言,我帮你刮胡子。”

这句话一说出口,他自己觉得耳朵好像红了。

他其实特别喜欢和苏言黏黏糊糊地缠在一块儿,做点外人看起来很腻歪的事。

但是他的脸皮薄,撒娇起来也带着一点奶猫似的张牙舞爪劲儿,苏言如果拒绝他,他就要挠人。

苏言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他,脸上还留着些水珠,迟疑了一会儿。

夏庭晚等得脸都发烫了,干脆不等苏言回答,一把就抢过苏言手里的剃须刀,有点虚张声势地摆出不容反驳的样子:“你过来。”

苏言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走过去把夏庭晚一把抱了起来。

他把夏庭晚的身子放在一旁的皮椅上:“你坐着,站久了脚会不舒服。”

夏庭晚这才知道苏言不是拒绝的意思,他看着苏言在他面前很听话地蹲了下来。

脸不由有点红,他伸手把苏言的下巴抬了起来。

高大的男人有点像陆相南家里那只大型的缅因猫兰兰,毛色漂亮,神情也总是很威严,可是在他面前内里其实非常温顺。

夏庭晚把身子前倾扶着苏言的脸孔,打开剃须刀的开关,细致地沿着苏言清晰的下颌线往前推。

苏言也很听话地看着他,阳光洒在浅灰色的瞳孔里,温柔又专注。

剃须刀发出很轻微的嗡嗡声响,掩盖着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他伸长手从台子上把须后水拿下来,摇晃一下打开瓶盖,他把液体倒在掌心,然后轻轻地拍在苏言的脸颊和下巴上。

薄荷味冷香一下子飘散出来。

那正是他熟悉的、苏言过去在早晨把他吻醒时的味道。

夏庭晚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苏言的额头。

“苏言,你真帅。”他认真地说。

苏言看着他慢慢地笑了。

唇角微微翘起,眼神也随即神采奕奕地亮了起来。

夏庭晚在那一刻忽然想,以前他认为自己是苏言一辈子的小王子,所以才肆无忌惮地妄为。

离婚之后,他又怀疑地推翻了过去的一切。以为自己再也没有在苏言面前那样任性骄纵的资格了。

可是这段时间,他渐渐成长了许多,才知道那样的悲观其实也是不正确的。

其实他没有变,他仍然是被苏言捧在手心里爱护着的。

只是他更加明白了自己——

原来苏言也是他的王子。

……

陆相南下午就来了。

他还是很有范儿地在脑后扎着小辫子,上身套着一件绒绒的米色毛衣,胸口图案赫然是粉色的小猪佩奇。这和他的外貌气质过于矛盾,以至于有了一种反差萌的感觉。

其实相较于夏庭晚爱美的孔雀性子,陆相南就好像对衣着打扮随意得多,他息影之前就经常被媒体拍到私下穿着人字拖,T恤上沾着油彩的样子去吃夜宵。

所以这会儿夏庭晚虽然觉得有点好笑,却也不意外。

陆相南先俯下身关切地看了看夏庭晚的脚,他看得出夏庭晚气色不错,笑着调侃了一句:“怎么样,婚后同居的日子还算得上滋润?”

夏庭晚听他说“婚后同居”这个词,脸不由稍稍红了一下。苏言倒是神情一切如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