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38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夏庭晚就买了两个,和尹宁一人吃一个往外走。

迈出麦当劳门前时,尹宁忽然抬起头,犹豫了一下,轻声问:“庭晚哥哥,我再也不能和子辰哥哥见面了吗?我、我真的很想他……车祸之后,苏言哥哥很忙,每天都是他陪着我,他真的对我很好,对苏言哥哥也很好。可是苏言哥哥却说他不愿意再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我……”

看着尹宁有些忧郁的眼神,夏庭晚不由恍神了一刹那。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苏言的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已经停在了外面。

苏言穿着黑色的长风衣站在麦当劳门口看着他们俩。

“你怎么来了?”夏庭晚楞了一下,随即牵着尹宁一拐一拐地走了过去。

“听照顾尹宁的人说你们在这儿,我忙完了就过来接你,顺便也把宁宁送回去。”苏言神情淡淡地扫了一眼夏庭晚的右脚:“你伤还没好彻底,少走一点。”

夏庭晚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心虚。

把尹宁送回家之后,他悄悄挖了一勺麦旋风喂给苏言,苏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低头吃了。

夏庭晚趁势靠进了苏言的怀里,安静的车子里,只有他们彼此的呼吸声。

他们这段时间感情并不像之前那么好,无形的隔膜让此时这种浅淡的温存气氛显得格外宝贵。

夏庭晚想说点什么,可是最终却没开口。

第二天,夏庭晚思考再三,还是给温子辰发了一条消息:“你还想见面吗?”

或许是尹宁的话让他有了一丝动摇,也或许是在他心底,始终都还是无法放下,想要知道温子辰究竟想说什么。

但是他知道苏言绝对不会同意,所以也就干脆没和苏言提起这次见面的事。

温子辰很快就回复了,两个人定下来下午三点在香山社区里的一家隐秘的小咖啡屋见面。

夏庭晚到得比较早,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之后就缩在角落的沙发座里发呆。

他有些忐忑,其实他根本不愿意看见温子辰,可是却又对温子辰想要说什么感到好奇。

温子辰三点钟准时到了,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大衣,坐下来之后,夏庭晚才发现,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温子辰却消瘦憔悴了许多。

温子辰解下羊绒围巾,露出了尖尖的下巴,勉强笑了一下说:“夏先生,你好——其实我没想到你还愿意见我。”

夏庭晚沉默着看了他一眼。

温子辰点了杯热可可,等饮品上了之后,他才用双手握着温暖的杯子吸了一口气,轻声说:“这段时间,我开始时还试着联系苏先生,可是他把我的号码屏蔽了,微信也拉黑了,我不敢再烦他,可我真的很痛苦。”

温子辰抬起头,他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尾音不由自主地颤了起来:“我、我的事情,我的心情,我不知道还能和谁说——这些天,我快憋疯了。我的话,苏先生再也不会想听了。夏庭晚,哪怕我有多么嫉妒你,你也是我认识的唯一能和苏先生有联系的人,我只能和你说,也只有你能明白一点。”

“我知道,到了最后,你、你和苏先生,一定觉得我是为了钱,才这样用尽心思想留在他身边的。”

夏庭晚面无表情地看着温子辰。

以这个角度看过去,温子辰的睫毛很长,眼角有一点泪痣,看起来竟然有点可怜。

“是的,我承认,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这样。”

温子辰有些苦涩地笑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对,我就是一个,非常想要钱的人。”

“我出生在单亲家庭,我是老大,后面还有两个弟弟,一直以来全靠我妈妈一个人支撑。我很小就要开始帮妈妈照顾弟弟的生活,顾不上学习,成绩也不好。但是我脾气挺好的,也有耐心,后来就去读了N大附属的护理系,出来做了护士。可是我的两个弟弟很聪明,大的那个考上了法律系,就是学费特别贵,我妈这两年身体越来越差,总在医院进进出出,我家……负担特别大,我、我真的,我从小就特别渴望有钱,可是我怎么也摆脱不了……”

夏庭晚听得莫名地烦躁起来,不由开口打断了温子辰:“这些事有必要和我说嘛?如果你要说的都是这些私事的话,那算了,我准备回去了。”

“等一下,”温子辰很急切地开口,他伸出手,却没有碰触到夏庭晚,眼里已经泛起了红,他颤抖着说:“求你了,听我说完吧。”

他像是溺水的人握着稻草似的哀求地看着夏庭晚,直到夏庭晚又闭紧嘴巴坐了下来之后,才轻声说:“我毕业后认识了一个人,特别有钱,那段时间我总跟他在一块,别人都以为我们在交往,其实不是的。那个人……”

温子辰说到这里,身体似乎因为回想起了什么感觉到恐惧而微微打颤,他顿了顿才低声说:“他是个性虐狂,我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是我太缺钱了。我弟弟好不容易考上了那么有前途的大学,可是家里却没有钱,我想说,家里有一个人有出息也好,以后就能脱离这种贫穷了,所以我一咬牙还是跟了他。但是那个人,他、他太可怕了,我真的没法形容,我那时候,每一次接到他电话,腿都会发抖,他就喜欢我那样……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为了钱,不得不求他狠狠虐待我。他下手越来越狠,我也越来越害怕,后来有一次,真的是不行了,我半夜进了医院,下面缝了好几针。我那时候心里有种很清楚地预感,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死在他床上的,我实在是不敢了。”

夏庭晚看着温子辰惨白的脸,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也无所谓,他觉得我肯定要回去求他的,因为他给我的钱,一直都是只够我妈一次生病住院的钱,或者是我弟弟一个学期的学费,我家的情况,他知道,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我那段时间,快疯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也不敢和家里人说,他们都以为我和有钱的男友分手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全家都靠我一个人,我怕跟他们说了,家里要乱成一团。就是那个时候,你出了车祸,我因此认识了苏言——”

“我第一眼见到苏言,我就感觉到他很不一般。”

温子辰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你可能不知道吧,越是像我这样的人,反而越会辨认人群中,什么样的人最有钱。”

夏庭晚看着温子辰,这个人让他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他甚至连口中的咖啡,都觉得有种难以忍受的苦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