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42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第二十八章

苏言不在的这段时间,夏庭晚前所未有地用功起来。

他每天都尽可能地浸入在顾非这个人物的状态里,哪怕是在香山的家里和容姨他们交流,也用手比划。

虽然每天都很不方便,可是容姨他们知道他在找状态,也都很有耐心。

秋天正在一天天离开。

H市偶尔突然降温时,凛冽的严寒让街上的人们都突然穿得厚实起来。

夏庭晚一直挺怕冷的,出门都戴了个羊毛帽,再戴上墨镜,脸就遮盖得比较严实,所以倒也不太课能被人认出来。

他有一天去7-11买烟,一时之间竟然太过于沉浸在顾非的世界里,买烟时也用手势比划了起来。

店员头也不抬,按照他手指的方向随手拿了一包红万宝路扔给他,夏庭晚忽然有些较真起来,他明明指的不是这一款。

他用手按住那包烟,又执拗地指了指摆着的黑冰爆珠。

“你干嘛啊?”店员有些不耐烦地瞟了夏庭晚一眼。

夏庭晚指了指那包红万,摇了摇手指,又推了回去,他仍坚持着不肯说话。

“谁知道你要哪个啊?”年轻的店员不客气地甩了一句话出来,转身噼里啪啦拿了几包不同的万宝路下来,毫不客气地扔在夏庭晚面前:“喏,你自己挑行了吧。”

夏庭晚低头挑出了自己想要的黑冰爆珠,低头拿钱的时候,又听到店员嘀咕了一声:“烦得要死,后面还有人等着呢,也不知道是真哑巴还是假哑巴。”

夏庭晚猛地抬起头盯着店员,可是店员却看都没看他,只是熟练地把找回来的零钱一把塞给了他。

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排着的几个人,他们都用很淡漠地眼神看着他,虽然倒也没流露出多么不耐烦,可是他却还是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都因为难堪而发烫涨红起来。

他在众人有些微妙的眼神注视着,走出了7-11的店面,第一次竟然觉得自己如此的格格不入。

他虽然并不是真的哑巴,可是却忽然第一次切身地感觉到了,在这种时刻,失去语言的能力是多么的无力。

把万宝路揣在口袋里走出去的时候,夏庭晚站在街道上,有些出神地看着面前匆匆来回走过的人们,并没有人多看他一眼,他感到渺小,又有一点孤独。

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触摸到了一丝真正的顾非的灵魂。

在瑟瑟秋风里,他掏出手机,若有所思地打了两个字出来,“失语”。

失语,或许不仅仅泛指个人沟通能力的缺失。

一个哑巴的人,更深一层的悲伤,是在人与人的交际中,在社会中,也彻底地失语了。

他忽然想到《寻》——

顾非刚来到北方的大城市寻找徐荣,他费力地听着北方的口音,在美院里来回走着,他不知道该去问谁,也不知道从何问起。

最后顾非颓然地拿着一瓶可乐,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看台,呆呆地看着那些和他同龄的男生在球场上尽情奔跑,大声地呼喝着,没有人注意到他,也没有人和他说话。

小说里写——

“顾非一直坐到傍晚,直到球场上的人潮渐渐散去。他站起来,茫然地拿起那瓶还没喝完的可乐,往校门外走去,夜色里,他的影子像一棵瘦弱的树。”

夏庭晚仰起头,眼神有些忧郁地点了一根烟,站在寒风中吐了一个烟圈。

H市的夜来得越来越早,六点多钟时,晚霞已经褪成一片铅蓝,洒在灰蒙蒙的街道上,叫人无法不感到落寞。

他忽然更加明白了顾非对徐荣的爱情和向往。

《寻》的剧本里,顾非根本没有台词,可是徐荣却时常有大段大段自言自语一般的嘀咕。

徐荣大概是那种有些浮夸的年轻男人,话很多,有些话更是又傻又没营养。

可是徐荣每次说话时,顾非都听得很认真,甚至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字

夏庭晚试想自己是顾非,在孤独的人生里,徐荣是第一个愿意和他说这么多话的男孩,或许对他来说,徐荣每一个音节,每一个灵活生动的词语,都迷人得甚至超越性爱。

因为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感觉自己被同龄人平等地接纳了。

那种感觉,大约在顾非心中宛如神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