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49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是的,苏言第一次见到夏庭晚就明白了那种感觉。

他像是再次回到了那个在太平洋的落日余晖中的远眺的傍晚。

他无法承受的,让他的心都可以差一点崩溃的美丽。

对于他那样地位的人来说,这样的处境是十分危险的,他本该刻意去避免。

可是他到底还是没有。

他知道,他应该是他所属阶层中的绝对异类。

他的一生追求的东西,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别人也注定不会理解。

……

他们结婚那一夜,苏言狠狠地占有了夏庭晚。

第一次做到这个阶段,本应该再温柔都不为过。

可是苏言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自己,把夏庭晚交叠压在身下反复侵入,之后又凶悍地摁着夏庭晚,让他跪趴在床上翘起臀部。

他骑在夏庭晚身上,男孩纤长的脖颈只用一只手掌就能拢住。

他就那样握着夏庭晚的喉咙,逼迫夏庭晚仰起上身扭头看他。

夏庭晚的泪珠扑簌簌地往下掉,像是清晨一枝还缀着晶莹露珠在风中打颤的玫瑰花儿。

他低头吻了夏庭晚,低声说:“我爱你。”

夏庭晚倔强地扭过头去,只是闭着眼抽泣着呻吟。

那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说这三个字。

从此以后,他的爱意像是打开了海啸一般的阀门。

五年之中,他不记得他对夏庭晚说过多少遍我爱你。

夏庭晚很少回应,或许,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夏庭晚的确从来没有认真地与他说过同样的三个字。

……

苏言每天清晨给夏庭晚床边放一枝新摘的玫瑰花,夏庭晚刚开始或许还是隐约生他的气,有些挑刺地问过一句:“为什么每次只有一朵,这么小气。”

苏言拉着夏庭晚的手带他下楼,给他看自己种植的玫瑰花圃,认真地说:“因为是亲手种的,亲手剪的,所以不多。”

夏庭晚看着阳光下盛放的玫瑰,脸微微红了起来,问道:“真的都是你种的吗?”

苏言点点头,他给夏庭晚讲《小王子》的故事,说那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本书。

夏庭晚之前从来没看过那本书,听苏言讲里面的小王子,讲玫瑰,讲小王子的狐狸,听得津津有味。他嘴里不说什么,可是却从苏言的书房里偷偷拿走了那本《小王子》,看完之后,就一直放在自己那一侧的床头柜,睡前偶尔翻上两页,再也没放回书房。

和夏庭晚在一起生活的日子,给苏言带来了莫大的幸福。

夏庭晚是任性的,可也是生动的。他的一举一动,在苏言眼中都无比可爱。

那段时间,年纪渐长的他,却迸发了前所未有的创作欲,他给夏庭晚寄了138封情书,可是其实,他自己写了偷偷藏起来的,却远远不止这个数。

许多许多肉麻的话,他其实都埋藏在了心底。

可是其实寄出去的那些,回头看来也很矫情,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或许那就是和心爱的人结婚的感觉。

生活从此有了灵动的眉目,它的走向浪漫而丰实,像是咬一口饱满的蛋糕,落到了腹中,是甜蜜而满足的。

他们一起去1998看老电影,然后在街道上牵着手,聊剧情,聊人物。

没人的时候,他们更肆无忌惮地亲昵,夏天他们光着身子躺在阳台上的按摩浴缸里,夏庭晚坐在苏言的腿间,人也靠在苏言怀里仰头看星空,苏言给他剥桔子,一瓣一瓣地喂给他。

也在深冬的半夜出去吃羊肉火锅,夏庭晚怕冷,苏言给他买了一个米白色的兔毛的耳包戴上,可爱得像是只小兔子。

有一次被拍到了,苏言见两个记者在寒风中也冻得哆哆嗦嗦,还请他们在隔壁桌也吃了一顿火锅。

夏庭晚有些不高兴地不理苏言了,苏言也不急,就慢慢地给夏庭晚涮羊肉,一片片地夹过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