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5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夏庭晚吃了一会儿,忽然又忍不住笑起来,望着苏言软软地说:“苏言,你脾气真好。”

他的脾气的确很好,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温柔的。

可是苏言知道,在他的内心,始终都有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

病态的、想要无时无刻彻底占有夏庭晚的自己。

或许是那五年,某种程度上,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个追求者,哪怕千百遍的拥抱,他仍还觉得不满足。

他想让夏庭晚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属于他,有时候,恨不得一口一口吞进腹中,才感到万无一失。

他不得不时时压抑着,只是偶尔在床上才显露一点。

夏庭晚几乎每次和他做,到最后都会可怜巴巴地掉眼泪,在床上时,美丽的小孔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每一次,都会彻底地缴械投降。

他喜欢夏庭晚的臣服,趴在他身下,呜咽地哀求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夏庭晚是全世界最会委屈的人,一对桃花眼水朦朦地看过来时。

你知道他委屈,也知道这委屈中掺了点撒娇,他没那么难受,只是想要你更疼爱他。

他伏下身,把夏庭晚搂在怀里,一声一声宝贝地唤着,哄着哄着,却又忍不住低头咬住像白贝壳似的耳垂,低声问:“小孔雀,你知道吗——你是属于我的。”

夏庭晚时不时就要反抗一下,有时他这样问,他偏就不说。

苏言不能容忍夏庭晚在这种时候的违逆,他把夏庭晚摁在身下,用牙齿威胁地重重地咬着夏庭晚脆弱的喉结,耐心地等待着。

直到夏庭晚带着哭腔推他,拉过他的手抚摸自己指间翡翠的戒指:“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苏言有时想,他其实真的不是那么温柔。

他的内心,像是隐藏着一只恶龙——

就像童话故事里一样,喜欢明亮的东西,所以把金银财宝都抢夺回来藏在自己的山洞里。

他也是一样,想把他的小王子叼到高高的悬崖上,关进自己的巢穴,然后盘踞在入口,他不许任何人出入,不许任何人伤害,也不许任何人窥见里面的美丽光景。

他的爱情,远远没有那么伟大平和。

而是狭隘的,疯狂的,像是要把所有生命都积压在一个点一般的极致。

可那时候,他从来没想过的是,如果有一天,恶龙老了,还有谁能去守卫着那个藏着瑰宝的山洞,谁能带小王子从悬崖上下来。

……

离婚之后,苏言反反复复梦到他们结婚那天晚上的情景。

那天深夜,夏庭晚被折腾得浑身都没了力气,趴伏在大床上轻轻喘息着。

苏言去给他倒了杯红酒,走回房间时,夏庭晚背对着他侧躺着,修长的腿蜷在被子间,只露出光裸的上半身。

他有两瓣漂亮的蝴蝶骨,微微一动时,光影就如同在肌肤上舞蹈。

深蓝色的床单,深蓝色的蓬松被子,像是海浪一般温柔地拥抱着夏庭晚。

银色的月光洒下来,照在男孩白皙的脊背上。

夏庭晚回过头,露出了半张动人心魄的侧脸,轻声说:“你回来啦。”

苏言屏住了呼吸。

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夜色中的深海,慵懒的浪潮和风声一起拍击着石峭。

月色下,一条洁白的小鲸鱼调皮地跃上了海面,露出一角灵动的背鳍。

他一下子恍然大悟。

后来他给那个研究团队打了个电话,他说,他改变主意了——

如果你们还能找到那条鲸鱼的踪迹的话,或许可以考虑起名叫TW。

“TW,我的庭晚。

我美丽的小鲸鱼,这世上独一无二的52Hz。”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