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52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我不是喝多了酒跌伤的。”夏庭晚脸色一下子特别难看,他的手指在桌子下都气得有点颤抖起来,坐直了身子盯着赵经理:“我也不可能再去酒驾。”

“您的意思我明白,但我们也是合理怀疑,对吧。”赵经理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周仰的神情也很难看,他沉默了几秒,忽然说:“那你们的意思是?”

“我们肯定是一切都按照合约走。”赵经理回答道:“您三四期节目录制缺席,这两期节目的三倍薪酬,再加上其中的节目组误工费、宣发费等等杂七杂八的费用,还要仔细算一算,具体数目,我这儿暂时还没有,要等法务部具体算出来。”

周仰冷笑了一下:“在这之前,咱们再说说另一件事。我记得合约里,也很明确地也包含了节目组要正面宣传所有MC的部分吧?你们节目昨天上了热搜这件事,你总知道吧——夏庭晚和我说过,他和邢乐说他因为车祸的缘故,不敢坐太颠簸的车的这部分对话时,是导演很明确地说不算正片部分的,可是邢乐的跟拍摄影却偷偷跟拍,拍了不说,又只剪辑部分出来,刻意引导舆论,让大众觉得夏庭晚无缘无故耍大牌,这种行为就不算违约了?”

“对啊,”赵经理毫不犹豫,点了点头:“有什么不对的吗?既然您提了,那么我也问一句,导演是不是也事先很明确地说过——第一天去吃饭的部分,跟拍摄影只要想拍的话就可以拍,里面的素材可以考虑作为花絮?这一点,所有的MC都可以作证。您也是专业的,预告片和正片的区别您也应该明白吧,这就是个花絮性质。所有我们又有哪点没有提前告知呢?我们既然已经尽到了告知拍摄的义务,那么MC如何展现自己,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管不了大众的看法。”

周仰也不由呆住了,他一时之间没说出话来,转头有些责备地看了一眼夏庭晚。

夏庭晚坐在座位上,他的脸色也瞬间煞白一片。

他这时才想起来,导演的确说过这段话。

那一天,导演很随意轻松地说过一句“这一段从时间线上来讲,不算在正片拍摄流程里,不过如果路上有什么有趣的,想要拍一下也都可以,MC可以自己和摄影师协调,拍了之后或许能放进花絮。”

他真的完全没想到这后面竟然会有这么大的玄机,还觉得氛围颇为轻松,大方地放了自己的跟拍摄影去吃饭,却没想到邢乐的摄影师一直在跟着拍,还是纪展提醒了他,只要摄影师在,就要注意。

但是他的确一直都没想到导演说过的话竟然那么关键,那时都没在意的小事,自然也没想起来和周仰提,结果竟然在这个时候害得周仰提出来的攻击完全不堪一击。

对方从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所有可能的反击方向,提前做出了周密的部署。

签这个合约时,他们以为只是普通意义上的严格,却没想到背后是叶炳文的恶意操作,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陷入了被动。

而之后,又是他的无知,对真人秀拍摄的门道一无所知,使他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陷阱。

被拍的那个部分被剪辑出来竟然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他愚蠢到了家。

他是真的活该。

夏庭晚已经痛苦地意识到,由于前期布局的失败,今天他和周仰很大概率只能是栽了。

但是临行前,赵经理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夏庭晚说:“夏先生,您知道的吧,韶光娱乐是《在路上》最大的投资方。”

“所以呢?”夏庭晚问道。

“其实挺多事倒也不是没有转圜余地,”赵经理一边整理桌面上的文件一边说:“韶光娱乐的叶先生今天也在TBN,就在后面的办公室里,您看……要不要见见?”

“不可能。”周仰的神情一下子阴沉下来,他眯着眼睛,慢慢地说:“上次叶先生在TBN地下车库见了夏庭晚一面,赵经理,你要知道,那次见面……对我们来说可不怎么愉快。”

“是吗?”赵经理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耸了耸肩:“之前怎么样我可不知道,毕竟我也只是个传话的。”

“叶炳文在这儿,对吧?”夏庭晚问道,他不等赵经理说话,忽然直接站起身,平静地说:“我见。”

周仰脸色变了一下,猛地抬头盯了夏庭晚一眼。

周仰知道叶炳文把夏庭晚揪进车里抽了两巴掌的事,所以刚才才立场坚决地回绝,他当然是要保护夏庭晚,可是夏庭晚这个时候突然的决定却让他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周仰,我没事。”

夏庭晚看向周仰,“你等我一下,我十五分钟之内,肯定会出来。”

周仰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显然是明白了夏庭晚的意思,也站了起来,很平静地说:“好,我在外面等你。”

他说着,拍了拍夏庭晚的后背,手却顺势滑了下去。

夏庭晚随即忽然感到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微微一沉,他没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只是很自然地把手插进口袋里,手指微微一触碰里面,立刻感觉到周仰扔进来的似乎是个手表。

他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跟着赵经理往里面走去。

看着那扇紧闭的办公室大门时,夏庭晚的心底其实还是感到有点紧张。

他的胆子并不大,之前叶炳文带人把他关在车里时,他是真的感到的恐惧。

叶炳文虽然有点不学无术,可是无论是神情还是手段,都带着一种纨绔公子少见的阴狠。

这个人是可怕的。

他不是稳定的、也不是可以用常理推测的,那一次照着脸抽夏庭晚嘴巴时,夏庭晚就敏锐地感觉到了叶炳文心里那种极端的乖戾。

如果他有的选,他并不愿意再见到叶炳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