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55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我的影帝——是我自己堂堂正正挣到手的。我本来就是苏言的骄傲。”

他说完之后,再也没去看叶炳文的反应,而是大步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时间,正好是他和周仰说好的十五分钟。

周仰在走廊等着,见夏庭晚出来,使了个眼色,直接和夏庭晚一路到了地下停车场。

坐进车里之后,夏庭晚才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刚才周仰扔进来的东西,在灯光下一看,竟然是一块黑色的iWatch。

夏庭晚不解地看向周仰:“这是……?”

周仰神情很严肃,他从夏庭晚手里把iWatch拿了过来,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操作了一下,紧接着——

手机里赫然传来了夏庭晚和叶炳文在里面的对话,一句一句,无比清晰。

“你一个人进去,我还是不太放心,就把iWatch和手机开了同步,一边录音一边听,怕里面出事。”

周仰慢慢地说。

夏庭晚大吃一惊,

他张了张口,一时之间没说出话来,往正前方有点茫然地看了一会儿,才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他猛地转过头,有点惊喜地问道:“周仰,你手里有录音,是不是代表我们现在就有证据证明他们恶意剪辑了?”

“没想的那么容易。”

周仰低头点了根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开口道:“我这是在工作场合私下录音,不可能作为强有力的合法证据的。你如果想走法律程序告TBN,目前来看还不太可能。”

夏庭晚眼里的光芒不由又黯淡了下来。

在刚那一瞬间,他还以为他们几乎握住了制胜的法宝。

可是没想到,这竟然也只不过是一个再一次落空的希望。

“但是这录音也不是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周仰沉吟了一会儿,他微微眯起眼睛,继续道:“法律上暂时行不通,但这并不代表这录音不能私下作为筹码,和叶炳文谈条件。”

“我不想和他谈条件。”

夏庭晚忽然说,他的声音很低,有些急促:“你也听到了,这一切都是叶炳文授意剪辑师和节目组恶意抹黑我。他不仅想要潜规则我,他还对邢乐……周仰,你不知道,我在泰国时隐约看到过的,邢乐身上都是鞭伤,他在泰国待了好几天那伤痕都没褪下去,你想想,叶炳文打的时候下手得有多重。我认识邢乐这么多年了,邢乐根本就不是爱SM的人,叶炳文就是在利用权势对邢乐实施性虐,他在逼迫邢乐给我下套。这种畜生,我和他没什么好协商的。”

说到后面,夏庭晚的声音微微颤抖,他虽然极力在隐忍,可是眼角的肌肉还是因为愤怒而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

“那你想干嘛?”

周仰有些烦躁地吸了口烟,沉声说:“庭晚,我知道你恨叶炳文,但是我实话跟你说,虽然叶炳文根本就是个草包,可是他毕竟是叶家的小少爷,这么多年下来业界也有过许多传言,但是没人敢真的动他。我希望你要明白一件事,对付节目组和对付叶炳文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你可以和TBN、和《在路上》节目组作对,这都没什么,哪一天真撕起来也用不着退缩。但是你如果想把叶炳文性虐这种事翻到明面上,那就是想把叶炳文这个人彻底搞废了,如果不是证据确凿,让叶炳文再也翻不了身,就太危险了。你要面对的敌人,根本不只是叶炳文,还有叶家。”

“而且,”周仰看了一眼夏庭晚,迟疑了一下,还是低声说:“你现在把邢乐完全想象成了一个受害者,但是事实的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你是说……?”

夏庭晚虽然下意识地问道,可是还是马上就明白了周仰的意思。

“如果邢乐不是被逼的呢?”周仰眼神很犀利,一字一顿地道:“如果是他自愿给叶炳文玩,如果他们有什么协议,他是在做某种交换呢,甚至连给你下套,也不是全然是叶炳文逼他的呢?”

夏庭晚抿紧嘴唇不说话了。

他知道周仰总是比他理智,他还是太情绪化了。

在他的心底,他始终都希望邢乐还是那个乐乐,他不忍心想到曾经那个阳光英俊的男孩子会为了娱乐圈的名利接受那样的羞辱和痛苦,他始终都不愿意接受另一种可能。

周仰见夏庭晚不反驳了,继续道:“刚才你进去之后,我一边听,一边在整理思路。之前的事,是我没有做好完善的准备,我不知道你和叶炳文的过节,被他们给暗算了,是我没保护好你。但是这次的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周仰说到这里把烟重重掐熄在了车里的烟灰缸里,在阴影里,他的眼神有些阴沉。

夏庭晚看着周仰,他知道周仰平时很少抽烟,只有极为的时候才会克制不住——周仰是真的生气了。

“庭晚,咱们一定要耐下心来。”

周仰眯起眼睛,慢慢地说:“现在对方准备充分,又有大众的舆论支持,正面交锋一定会吃亏。但是隐忍蛰伏下来,叶炳文如果一气之下真的一而再再而三地黑你,我敢担保一定会有做出格的时候。我们手里是有录音的,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和邢乐做交易,还有其他节目里的MC,都可以保持良好的关系互动,私下再找筹码沟通,这些工作我都会去安排。一旦蛛丝马迹多了,观众开始疑惑你究竟是不是那样的人,渐渐地就会开始有质疑的声音,到时候,我们再等到最要命的时候突然出手操盘,舆论是能翻转的,你相信我。”

“好。”

夏庭晚应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