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59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时渺伸出手,把额头的碎发撩到了耳后,然后把肩膀向徐荣前倾。

贺言西下意识地和时渺贴近了一些,可是随即却又马上向后缩去,更用力地握住画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抑制住自己的心思,他故意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顾非,其实你挺好看的,我、我……”

他的声音因为胆怯而磕巴起来,却忍不住又抬头看顾非:“我第一次见你,就这么觉得,一直没好意思跟你说。你谈过吗?我意思是,你谈过女朋友吗?”

时渺看着这个懦弱的年轻画家,沉默着摇了摇头。

他一只修长的腿很慢很慢地曲起,右手先是搭在了大腿上,然后从大腿外侧向挺翘的臀部摸了下去——

那是一个和剧本有些微妙不同的动作。

他的手坦荡荡地放在自己的屁股上,对自己身体充满暗示的爱抚,甚至带着动物一般对欲望的诚实和自然。

时渺的眼睛,和原著里顾非的眼睛几乎如出一辙,细长的、夜色一般漆黑。

半明半暗的灯光下,时渺看着贺言西,眼神里的专注不再属于一个被描摹着的裸体男孩,他的专注是掠夺式的、摧枯拉朽的。

贺言西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开口时,他已经不自觉地从画架前站了起来,他有些笨拙地伸出手,抚摸着时渺的发丝,声音沙哑地问:“顾非,你做过吗?”

时渺仰起头,他没说话,却用牙齿咬了一下嘴唇。

“我也没、我也没,我和你一样……”

贺言西一边嘀咕着,手哆哆嗦嗦地脱自己的裤子。

那一刻他在时渺面前,是如此的狼狈,像是一个对自己欲望手足无措的孩子。

时渺主动抱住了他。

贺言西用力抓着时渺的发丝,从喉咙里呻吟了一声,却忽然又重重推开了时渺。

他喘着粗气,有些纠结地扭过头去,他的神情在在光影交界之间,挣扎得近乎狰狞起来。

时渺的背脊被撞在墙上,他痛得闷哼了一声,可是眼神里的光却一下子又窜了出来。

他一把按住贺言西的后脖颈,重重地压了下来,两个人的登时身体跌在单人床上激烈地深吻。

两个男人肉体的纠缠就像是要把彼此彻底吞噬,空气中泛起厮杀一般的血腥气。

时渺紧紧地抱着贺言西,他的双腿像是一条扭曲的蛇一般律动着,缠绕在贺言西的身上,他第一次发出声音——

低低的、像是一只在用牙残忍撕碎猎物的小兽,发出嗜血又妩媚的呻吟。

他的气质是那么清冷,可此时此刻爆发出来的那种浓郁情欲,明晃晃的,像是无尽原野里的一点野火,在那一刻彻底燎原而起,直冲夜空——

就在那一刻,灯光骤然打亮。

时渺一下子松开了贺言西,他的身体向后缩去,脸上那种平日里的淡漠又浮现了出来。

贺言西他下意识伸出手指,似乎是想要触碰时渺的发丝,可是随即却猛地像是清醒过来,马上又收回了手,沉默地坐回了原位。

“演得好。”

许哲忍不住赞叹道:“真的是好。”

“谢谢许导。”

时渺走下床,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衬衫。

他没有再去看贺言西,而是很安静地坐到了旁观的座位上。

夏庭晚在那一瞬间感到背脊突如其来地紧绷起来。

他从未想到过,一个比他年轻五六岁的男孩,竟然能在他面前表演出了最具有爆发力的一出戏。

时渺演绎的顾非——沉默,却也是那么强大。

勇敢地抚摸自己,把贺言西狠狠压下来接吻时,蛮荒却也妩媚。

原始的、粗糙的情欲,倔强又有力的渴望,烈焰一般在夏庭晚的心口燎过,他甚至几乎忘记了时渺全程都是穿着衣服的。

他感到紧张,却又前所未有地亢奋。

时渺是他演艺生涯中遇到的前所未有过的劲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