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6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这个男孩子比他年轻,演戏比他更有爆发力,甚至也大概比如今的他美貌迷人。

可是到了这一刻,他心中竟然好像也感觉不到任何畏惧。

许哲并不多耽误时间,转过头看向夏庭晚,眼神里带着一丝担忧,问道:“庭晚,你要脱吗?”

许哲知道夏庭晚身上的伤痕,让他演裸戏,一直都比其他人其他人多一重畏惧和痛苦。

夏庭晚站了起来,他吸了口气,对着许哲感激地笑了一下,很坚定地轻声说:“老师,我脱光了演。”

多年前拍《鲸语》时,为了最后跃海那场裸戏,许哲跟夏庭晚做过很久的工作。

后来拍摄的时候,在场的人除了许哲就只有几位摄影师。

可是他还是很介意。

那时候的他,尚不能面对自己一身来自阴暗童年的斑驳。

夏庭晚光着身子一步一步走向单人床时,贺言西的目光不由扫向了他身上那一片伤疤时,不由楞了一下。

可夏庭晚的心情却很平静。

他既没有想到身上的疤痕,也没有想到时渺和贺言西之前的戏,就这样心无旁骛地仰躺在床上。

在等待的时候,他仰头看着贺言西,忽然轻声道:“辛苦了。”

在那一刻夏庭晚是很诚恳的。

其实以贺言西影帝的身份,本不需要来为另一位搭档的试镜亲自对戏,更何况是一天连着和四个演员试镜,这样的连续入戏哪怕对于一位专业演员来说,都是很损耗心神的事。

贺言西似乎有些吃惊,随即露出了一个很温柔的笑容,低声说:“没事。”

远处传来助理倒数的声音。

三,二。

夏庭晚平稳地呼吸着,以这样的角度看着坐在画架前的贺言西,这个男人英俊的面容像是水中的倒影一般缓缓摇曳起来。

渐渐的,幻化成了徐荣的脸。

一。

灯光打在了身上。

夏庭晚深吸了口气,侧过身体,用一只手托着脸看向贺言西。

同样的剧情,再次重现着。

贺言西握着画笔,一边画一边说:“我人体画画得不多,尤其更没怎么画过男人的,因为我总觉得吧……”

他接着抬起眼偷偷打量一下夏庭晚。

夏庭晚看着贺言西。

他的眼神也是专注的,可是里面落点却和时渺有着微妙的不一样,他看着的——是贺言西的嘴唇。

那一张一合的,单薄的、轮廓清晰的唇瓣,对着他慢声细语。

从里面流淌出来的声音,像山涧里的清泉。

夏庭晚把额头的碎发撩到耳后,他把肩膀向贺言西倾泻,露出半边白皙的耳廓,像是想要更清楚地听到贺言西的话一般投入。

贺言西身子忍不住向前贴近,随即却又马上用力向后缩去。

他清了清嗓子,“顾非,其实你挺好看的,我、我……”

他的语声情不自禁地一颤。

夏庭晚出神地听着,听到“好看”两个字时,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黯淡了一刹那。

他侧过头去,身体忍不住一缩,用手卑怯地遮掩住了一些右脸上的伤疤。

面前的人是他心爱的人。

当他用那动听的声音夸他好看时,他却忽然悄悄慌张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