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63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夏庭晚还未从那种抽离的虚脱感中彻底恢复,实在也没有精力再想太多,无论结果如何,他也已经尽了全力。

他冲许哲微微笑了笑,站起身时,却看到时渺就坐在不远处,正出神地看着他。

那一双清冷的漆黑双眼里,隐约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就在这时,贺言西走过来和他握了握手。

“夏先生,第一次和你对戏,我受益匪浅。”

夏庭晚有些不好意思,他认真地说:“太客气了,贺先生,幸好你亲自来搭戏,我才能这么投入地演一回顾非。”

贺言西的手掌很温暖,也很有力。

他对着夏庭晚微笑着,说话时声音很低沉。

在戏外时,贺言西显然和徐荣的性格截然不同,他毋庸置疑是自信的,也因此显得有种风度翩翩的从容。

他说话间,忽然又想到时渺,可是再抬起头看向时渺的位置时,发现只不过这两句话间,时渺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

回家的路上,夏庭晚感觉到H市今天骤然降温了,只在外面走几步就把他冷得耳朵都红了。

容姨最了解他,晚上给他准备了热腾腾的羊蝎子火锅。

他吃得满足,洗了澡之后暖洋洋地钻进被窝之后,才感觉人精神活泛了些。

其实对于他来说,入戏之后的抽离一直都伴随着内心撕裂一般的情绪低落。

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做容器去呈现另一个人的人生,所有的情绪和痴缠都融在了骨子里,有时分不清现实与戏剧的界限,像是把蜗牛的软肉从壳子里硬生生给拽出来,疼得血淋淋。

《鲸语》拍完之后,他其实有好几个月都走不出来,那段时间总是做梦,梦到被毒打的童年,梦到还是孩子的自己颤抖着走在悬崖上,他低头往下看,满眼都是漆黑的海水。

然后在跃海之前,他又满身冷汗地惊醒。

但也幸好他跟的导演是许哲,许哲了解体验派演员某些时刻非同寻常的脆弱,人也有种很老派的温厚,所以杀青和宣传过后,也还是一直带着他,没放着他往牛角尖里去。

但是或许是这几年下来,他还是跌跌撞撞成长了许多,把自己浸入顾非这个人物再抽离的时候,似乎并不像当年那样痛苦。

他蜷在被窝里,忍不住又给苏言拨了电话过去。

苏言这次接的很快,估计是因为那边还是清晨,他的声音还带着点闷闷的鼻音:“庭庭,我刚起来,正想打给你——今天试镜怎么样?”

“你猜。”夏庭晚翻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懒洋洋地说。

“我的小孔雀心情不错。”苏言笑了一声:“看来是手到擒来了。”

“哪有那么容易。”夏庭晚反驳了一声,可是顿了顿,忍不住又小声说:“但我觉得我演得挺好的,真的。”

在别人面前,他都不会说这样志得意满的话,可是在苏言面前却怎么都忍不住。

苏言一叫他小孔雀,他就忍不住得意洋洋地翘起自己绚丽的尾羽摇起来。

“苏言……”夏庭晚趴在枕头上,忍不住又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下星期,下星期一定回来。”苏言沉声道。

“真的?你工作都处理好啦?”夏庭晚高兴地感觉脸都有点发热了,他实在太想苏言了,一想到这个男人的面容,就忍不住想要在被窝里打滚。

“嗯,不太理想,但是大体上定是定了,就剩一点细枝末节要打点一下,忙完了我马上赶回去。”苏言说到这里,顿了顿,声音温柔下来:“我知道你想演的角色,肯定能演好,等我回去好好再给你庆祝。这次我去之前预约了几套高定想顺便给你带回来,款式找相熟的设计师按你喜欢的设计了,还想要什么别的吗——有位朋友从瑞士给我带了块RichardMille,我觉得看起来挺别致的,你要吗?”

“腕表嘛,”夏庭晚虽然听过这个牌子,却兴致缺缺,耀武扬威地哼了一声:“你带回来我看看好不好看再说,再说了,你摆在家里还不是我的。”

苏言很喜欢收藏手表,江诗丹顿和百达翡丽都有许多块,整整齐齐摆在衣物间的柜里。

夏庭晚总觉得这种东西又老气又贵的要死,一直没想到要买。

可是后来发现出席要摆点场面的大秀时,一直让周仰去借也不是个事,就毫不客气地霸占了苏言的手表收藏借出去戴。

“也想不到有什么想要的。”夏庭晚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下,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把被子盖到头顶上,整个人都钻进被窝里,问道:“苏言,你马上就要工作吗?”

“没那么快,怎么了?”

“那、那我们,要不要……玩一会儿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