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74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夏庭晚摇头,他其实根本来不及想那个问题,只是下意识地不想做任何别的事。

他不想吃饭,甚至不想挪动哪怕一根手指。

他只想这样紧紧地抱着苏言,把这个瞬间无限地、无限地绵延下去。

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无法掩饰,不一会儿他的肚子就发出了咕噜一声,夏庭晚脸有点烫,微微抬起头,见苏言也正深深地看着他,眼里泛起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

苏言把夏庭晚环在自己脖颈上的手拉过来放在掌心握住,叹了口气,对着容姨说道:“容姨,给他做碗热汤馄饨吧,外面天冷,把小爪子冻得冰凉的。”

容姨听了也忍不住笑了,她站起身对着夏庭晚温柔地问道:“那就做你以前最爱吃的鲜虾馄饨,好不好?”

夏庭晚脸上一红,但还是使劲点了点头,他午饭吃的晚,夜里还没吃东西,早就饿了。

苏言把夏庭晚放了下来,走到一旁拿起茶杯慢慢地抿了一口热茶。

夏庭晚巴巴地看着苏言,看得很细很细,眨眼都怕错过什么。

苏言大概是有点猫性的那种男人,舌头天生很怕烫。

所以喝热的时总是很小心,因为小心,所以看起来格外优雅。

他真迷人啊。

夏庭晚忽然有种热恋一般的怦然心动。

他对这个人的倾慕和爱恋,像是从空虚的胃里泛了上来,因为饥饿和渴望,克制不住发出咕噜声。

就在这时,苏言转头看向他,平静地说:“吃完了,你给我把这段时间的每一件事都讲清楚。”

他的神情虽然看似波澜不惊,但讲话时尾音却不由自主地加重,眼眸里也隐隐地含着一丝深沉的不悦。

就像是只矜持的老猫,虽然努力压抑着怒火,可是胡须却控制不住一颤一颤。

夏庭晚知道苏言肯定气恼,《在路上》的所作所为是一方面,他的隐瞒更是火上浇油。

看似温柔其实内核却十分霸道的男人,恐怕根本无法忍受自己翼护的人偷偷受委屈。

可是奇异的是,和之前那五年不一样的事,他好像不会再因为苏言的怒火而感到害怕了。

或许是因为爱意终于坚实地在他心里生了根。

看着沉着脸的苏言,却有种又想要怜爱地亲吻这个男人的眉宇的复杂感觉。

他眨了眨眼睛,非常乖地应道:“好。”

……

夏庭晚吃了一大碗热乎乎的鲜虾馄饨,吃得额头都冒了细密的汗珠,然后又很爽利地冲了个热水澡,感觉身子都愉悦地松泛了下来。

他在浴室里给自己把头发吹干,然后松松垮垮地披上了一件黑色浴袍。

刚要出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在一旁的柜子里翻了翻,找出了一瓶大卫杜夫的冷水,很内敛地对着脖颈轻喷了两下。

大卫杜夫是他少年时代用过的第一瓶香水,虽然价格很经济,可是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

或许是带上了回忆的味道,哪怕他成名之后,也始终都很喜爱那种像是刚洗涤后的清新衣物的美好冷香。

苏言正靠在主卧的大床上等他,看上去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所以有点出神。

夏庭晚光着脚,悄悄爬到苏言敞开的双腿间。

苏言眯起眼睛,用手半撑着头看他。

夏庭晚不出声地垂下头,把浴袍整件脱了下来,床上十分暖和,根本不觉得冷。

他跪坐在苏言的双腿间。

白皙的身体在夜色里像是海底一尾美丽生动的鱼。

苏言眸色不由深了些,低声问:“你在干嘛?”

“老实交代这段时间的每件事,然后跟你承认错误。”

夏庭晚抬起头,耳朵泛起了浅红,可是眼睛却很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