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81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总是暖的、干燥的,稳稳当当地握住他的时候,让他感觉安全又温存。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他握着的这只手如此明显地虚弱起来。

由于出了冷汗的缘故,很凉,没有半点力气地软在他的手掌中,就像在他面前苍白着脸闭紧双眼的男人一样。

苏言……

夏庭晚鼻子一酸,甚至不敢继续想下去,眼圈无意识地红了起来。

他把苏言的手掌拉起来放在自己的脸蛋上,然后用手紧紧地捂着,像是想要把这只手捂得热起来似的。

接下来的几分钟,每一秒都漫长得像是被拉长了数百倍。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言终于睁开了眼睛,他声音沙哑地唤了一声:“庭庭。”

夏庭晚猛地睁大眼睛,他嘴唇哆嗦着,勉强克制住自己才没哭出来,惶恐地问道:“苏言,你好些了吗?你怎么了?”

“没事,”苏言下意识地想要笑一下宽慰夏庭晚,可是嘴角挽起的弧度却很吃力,低声说:“在那边时太累了,心脏有点超负荷,再加上赶飞机回来没怎么睡,时差也没调好,然后又……”

他说得很慢,说话时呼吸才渐渐往平稳了走,脸色也勉强地好转了些。

“你别骗我,这不是累的问题,根本就不是累的事。”

夏庭晚神情无法克制地激烈起来:“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之前你抱我下楼时就有点喘不过来气,那时你就说累,我还信了。但是现在你随身都备着药,怎么可能只是累的问题?苏言——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我、我……”

他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说话时都不由自主带上了破碎的哭腔:“我太害怕了,苏言……你现在怎么样?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苏言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又低头喝了口水。

再抬头时,他的神情有些虚弱,迟疑了一下才说:“在国外时就不太好,有时喘不上来气,在那边匆匆忙忙地看了一下医生,并没太紧急的问题,医生也说状况还行,所以只是在身边备了瓶药。”

“庭庭,”他眼神复杂,又隐约含了一丝心疼,把夏庭晚搂了过来:“现在没什么事了,缓过来了,别哭、别哭啊……”

夏庭晚抱住苏言,他不敢太用力,一口气都闷在胸口。

眼睛都红了,颤巍巍地开口道:“什么叫还行,心脏的问题怎么能这样糊弄过去啊?看医生吧,苏言,求你了,真的不能这样。”

“看,看的。”

苏言轻轻拍着他的背脊,像是哄着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奶猫:“不是不看,是打算回来就仔细检查。医生没说不能做爱,我以为没事的……”

他把夏庭晚的脸捧了起来,顿了顿才低声说:“估计是一时太激动了,”

他说到这里,神情不由自主有些难堪,自嘲地浅浅笑了一下:“吓着你了。”

夏庭晚用力摇了摇头,他现在顾不上这些,拉着苏言的手哀求道:“苏言,咱们现在就去看医生吧?好不好?”

“宝贝,”苏言难受地按了按太阳穴,轻声说:“我折腾了快二十个小时了,现在吃了药,没危险的。——就让我睡一会儿,等天亮、天亮就去医院,行吗?”

夏庭晚本来想要坚持,可是看着苏言疲倦的神情,却又觉得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苏言一定是刚一知道真人秀的事,就什么也不顾订了机票赶回来。

现在想想,大概在飞机上也忙着处理未了的工作没好好休息,回来之后,又和他折腾了这么半天——

忽然喘不上气估计也和过度操劳有关。

他是真的担心,可是看着苏言的样子,却也心疼得脑子一片混乱,觉得苏言说得也有道理。

他习惯性地听从苏言,更不知道该怎么违逆苏言的意思。

“乖,别担心。”

苏言吻了夏庭晚的额头。

他的神情带着一丝极为深沉的温柔。

就像是以往无数次一样,他这样吻着夏庭晚,轻声说,晚安,我的小王子。

苏言很快就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像是迅速沉入了睡眠。

夏庭晚却不敢睡,他就那样战战兢兢地趴在枕头边,隔几分钟摸一下苏言的胸口,傻傻地盯着苏言的脸孔。

就这样一分一秒地熬着熬着,熬了也不知道几个小时。那期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想了很多事,可是仔细一回忆,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