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88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然而电话那头温子辰却有点支支吾吾,好像并不太想见他,推脱着说这两天工作有点忙。

夏庭晚很平淡地问道:“你还是在仁爱医院的儿科吗?”

“嗯。”温子辰下意识地回应道:“是的。”

夏庭晚随即若无其事地结束了这段对话。

但是挂掉电话之后,却马上就让赵南殊之前找的那个在仁爱医院工作的朋友查温子辰的排班表。

他并不是那么好摆脱的人,温子辰避着他,他就下班时间去仁爱儿科那儿堵。

不达目的,他绝不会罢休。

夏庭晚忽然意识到,原来真的到了这种时候……他也可以十分狡猾。

可是那样想着的时候,心里却又感到了一种微妙的难堪。

之前温子辰约他见面之后,他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这个人,甚至包括对温子辰、以及这个人延伸出来的那一段不太美好的记忆,他都以为可以彻底地遗忘。

然而现实最终无法让他那样潇洒。

他记忆深刻地想起,温子辰那时曾经很微妙地问过他一个问题:“你们的问题,都解决了吗?”

他那时,傻乐着住回香山,因为重新得到苏言的爱情而沾沾自喜。

他对他们之间的问题一无所知。

而温子辰看似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无声的角逐中黯然退场,可是实际上却可能掌握着连他都不知道的真相。

那时的温子辰看着他,会不会也觉得他很滑稽呢。

……

第二天上午时,陆相南开车来香山看夏庭晚。

夏庭晚起来之后感觉浑身骨头都像散了架,肩膀到腰都又酸又痛。

他连续两天都根本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入睡,眼睛里都熬得起了血丝,昨天到了后半夜时,实在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才吃了两片安眠药,靠着效力勉强睡了一会儿。

睡得很浅很浅,梦里似乎苏言回来了,像往常那样掀开他的被子温柔地亲他,身上是清冽的薄荷味。

有那么一会儿,他想他其实知道那是梦,只是怎么都不愿意让自己醒来。

这两天他无头苍蝇似的寻找苏言下落时,也病急乱投医地给许哲打了电话,也简略地说明了苏言生病的事,最后那边当然是不知情。

但是许哲担心他所以才叫陆相南过来看他,顺便也要和他说试镜的结果,结果陆相南一到香山看到了他的模样,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苏言还是没信儿?”陆相南阴着脸问。

“没有。”夏庭晚声音沙哑地说。

连续几十个小时的过度焦虑之后,他陷入了一种极端的疲惫和空洞的状态,甚至连担心的感觉,都渐渐变得很模糊。

“他妈的。”

陆相南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低声骂了句脏话:“你还能不能撑得住?”

夏庭晚看着陆相南,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我先跟你说《寻》的事。上次试镜,我和许哲把你和时渺的录像看了好几遍,也给投资人那边发了过去,但是那边很神秘,只是选角的事,他们尽量不干涉许哲的判断。所以意思是,许哲基本能掌握决定权。”

“嗯。”

“说实话,许哲和我,都比较偏向于你演的顾非,有哑巴的那种细腻的心理状态,虽然没有时渺那么强的爆发力,不过细细品味下来,更有层次感。但是许哲和贺言西探讨过之后,他的想法有点不一样,我也可以和你透个底。”

夏庭晚抬起头,眼神里有一点点的失望,试探着问:“他……他是觉得,我演得没有时渺好吗?”

“不是,”陆相南摇了摇头,沉声说:“他和许哲吐露了一件私事——时渺曾经和他交往过,他们刚刚分手了不到半年。”

夏庭晚有点吃惊,虽然他之前就从周仰那儿知道这件事的小道消息,但是毕竟没被证实,而且更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没想到贺言西竟然会直接和许哲承认。

“贺言西说,时渺是极为有天赋的演员,从《天命》拍摄期他就已经很肯定,假以时日,他相信时渺一定能超越他今天的成就。”

贺言西三十多岁就已经是双金影帝,这样辉煌的演艺生涯,本没有哪个后辈有自信去超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