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0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陆相南离开前,意味深长地对夏庭晚说。

“苏言其实比你胆怯。”

……

傍晚时分,赵南殊开着车带夏庭晚去仁爱医院儿科部门的大楼堵温子辰。

一路上都在下雪。

车子飞速前行,夏庭晚透过车窗看着H市的天色渐渐黯淡下来,飘飞的雪絮中,景色飞速地倒退,显得这个世界都有些虚幻起来。

这些天啊,好像是过得很快。

可是回忆起来,却又因为过于疲惫和痛苦,显得无比漫长。

他不断地寻找。

给苏言发微信,询问容姨、沈叔、甚至是陆秘书他都打了电话,还有许哲、温子辰……

他一个一个地问过去,一遍遍的失望,却又不得不逼自己坚强。

夏庭晚忽然在这时,想到了《寻》的小说——

哑巴顾非走过一条条盘横交错的陌生街道,握着那几张都被攥得发黄的画像,在街头巷尾追逐着那个叫做徐荣的年轻画家的足迹。

四季流转,春夏更替。

夜色中的北方城市,像是一座水泥筑成的巨大迷宫,困住了顾非六年。

寻。

顾非在寻找什么呢?

真的……就仅仅是徐荣这个人吗?

他呢,他又在寻找些什么。

在一切虚妄的表象背后,他似乎偶尔能触碰到他和顾非同样的挣扎。

有一种关于人生共通的脉搏,在小说和现实之间贯穿始终,隐秘地跳动。

……

冬天的H市天色暗下来得很快,夏庭晚戴着口罩站在仁爱医院儿科的大楼外的一个隐蔽处,凝视着大楼的出口,夜里风吹得更为凛冽,一会儿就把他的脸都吹得红了起来。

赵南殊则把车停在停车场,远远地观察着。

夏庭晚不由时不时对着双手呼气,靴子无意识地在雪地上跺着。

排班表上来看,温子辰今天并没有值班,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夏庭晚还是在外面等了二十来分钟,才远远看到穿着纯白色短款羽绒服的温子辰从大楼里往外快步走了出来。

夏庭晚不假思索地就大步迎了上去,伸手把温子辰拦在了台阶上。

“夏先生……?”

突然看到夏庭晚出现,温子辰显然猝不及防。

他登时吓了一跳,脸色变幻着,有点磕巴地说:“你、你怎么来这儿了?”

“堵你。”

夏庭晚干净利落地说:“我有重要的事要问你,怕你躲着我不见我。”

“不是,今天我真的有事,有人在等我……能不能改天?改天我去找你。”

温子辰的神情很着急,他甚至没去问夏庭晚是什么事,就慌慌张张地想要从夏庭晚身边穿过去。

但是夏庭晚怎么可能让他走,一下就死死拉住了温子辰,执拗地说:“不行,我只问你几句话,不会耽误你太久。”

“你这……”温子辰有些烦躁。

“你早就知道苏言生病的事对吧?”夏庭晚一点都不耽误时间,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是说,”温子辰下意识地开口,他随即顿住了,面部都无形中绷紧了,很快才僵硬地开口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