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1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他似乎并没意识到夏庭晚是因为这件事找他,但是之前的慌张却又不像是装的。

“不可能。”

夏庭晚盯着温子辰的脸,他从温子辰的反应就能感觉到温子辰在撒谎,他又往上走了一步,死死地堵住温子辰的出路,冷静地说道:“温子辰,你知道什么就都告诉我,我绝对不会让苏言为难你,你可以放心。你之前在香山照顾尹宁那么久,苏言的事你不可能不知情。”

“我不是说了吗……”

温子辰有些焦躁地开口,他刚一抬头,可是似乎从夏庭晚的肩膀背后看到了什么,神情一下子无比紧张起来。

“知情什么?”

一道有一点点熟悉的阴沉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

夏庭晚猛地转过头,神情顿时无比错愕。

只见夜色中,叶炳文右手打着重重的石膏,用吊带吊了起来,站在台阶最下面冷冷地看着他们。

夏庭晚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叶炳文竟会在这个时刻出现,但是与此同时,他的神情马上就戒备了起来。

“夏庭晚,竟然是你?”

叶炳文的目光转到夏庭晚身上时,第一反应也是惊诧,随即眼神阴沉地看向一旁的温子辰:“你们认识?”

温子辰嘴唇哆嗦了一下,却没敢答话。

紧接着,叶炳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里一下子泛起了野兽般露骨的狂怒和戾气。

他忽然上前,用左手一把揪住了夏庭晚的领口,哑声问道:“小婊子,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知道跑去跟苏言告状了,可把你厉害坏了,是吧?”

夏庭晚被叶炳文抓得瞬间呼吸一窒。

他本来下意识就吓了一跳想要往后缩,可是听到叶炳文粗声粗气地骂他那三个字——

苏言失踪的这几天积攒的火气和愤怒也一下子像是从心口窜起了炙热的火星,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他抬起脚,对着叶炳文狠狠踢了一脚,咬紧牙道:“你他妈给我滚开。”

叶炳文显然没想到夏庭晚居然敢这么粗暴地反抗,被踢得蹬蹬倒退了好几步站在阶梯下的平地上,他喘着粗气盯着夏庭晚,一时之间竟然懵了。

温子辰吓得脸色发白,他看了两眼夏庭晚,随即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慌慌张张地跑下去想要搀扶叶炳文。

“滚。”

叶炳文低吼了一声,把温子辰一下子推得坐在了雪地里。

因为右手打了石膏平衡不好,这一推,他自己也不由狼狈地趔趄。

或许是因为这边的动静太大,叶炳文的保镖已经从后面赶了过来,扶住叶炳文低声道:“叶少,您小心点,前两天胳膊才——”

“你也给我闭嘴。”叶炳文气得肩膀都颤抖起来,一下子就截断了保镖的话。

他用手指点了点夏庭晚,可是嘴巴却一时之间没跟上,顿了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有苏言帮你摆平一切,你就以为你能整死我?”

夏庭晚胸口也因为愤怒微微起伏,他心头起火,一时之间更是一头雾水,搞不懂叶炳文话里话外在发什么疯,就只是闭紧嘴巴没说话。

叶炳文眼里充血,他额头青筋涨起,拳头都攥了起来,显然是仍然愤怒到了极致。

这时赵南殊显然也感觉到不对,快步跑了过来挡在夏庭晚身前,警惕地盯着叶炳文的每一个动作。

叶炳文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终于勉强把失控的神情收敛了下来。

他往前走了一步,隔着赵南殊,像是蛇一样盯着夏庭晚:“你是不是以为……你还真能靠苏言靠一辈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庭晚冷冷地开口。

“还装。”叶炳文皮笑肉不笑地道“小贱人,苏言为了你,连老子的韶光也要动——他下手这么狠,都不给我留条活路?他是不是以为他还是以前那个一手遮天的亨泰董事长?”

听到苏言的事,夏庭晚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是什么意思?”

他猛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叶炳文,漂亮的浅红色嘴唇紧紧地抿住,一双桃花眼眨也不眨,像是一只凶狠阴沉的小兽。

其实他的气质本来就可以在脆弱和阴郁间自如转换,但却的确很少在生活中露出这样攻击性的神情。

就连叶炳文一时之间看到夏庭晚激烈的反应都不由楞了一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