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离婚前后_分节阅读_194

书名:离婚前后   作者: 丧心病狂的瓜   

纪展在电话里疲惫地吸了吸鼻子。

“就是关于《在路上》那些花絮的事,”夏庭晚刚一开口就不由迟疑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继续了:“纪展,其实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你说。”

“上一期的花絮他们发的东西其实根本就是胡乱剪辑到一块去歪曲事实的,我团队这边,基本上都准备好了材料,铺垫也做好了,这两天就打算用资深影迷的私人账号发布我提到苏言落泪那段花絮和《鲸语》片段的比对,然后再进一步疏导舆论。”

“你们已经打算和节目组正面刚了吗?”纪展很直接地问:“你是需要我帮你站台表态吗?”

“嗯,”夏庭晚说:“我……”

他顿了顿,才有点踌躇着继续道:“纪展,和你提这些,我真的挺不好意思的,如果你不方便的话……”

夏庭晚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其实他到底还是很不擅长做这样的沟通。

过去的那些年,他并不太需要依仗圈内的人脉去摆平什么,他的任性和叛逆也带着一种超脱凡俗的灵动,他不拿友情去交换这些东西,交往也全凭兴趣。

可是和纪展的关系虽然本质纯粹,但一落到了实处,他就感到无措。

他知道这个要求对于纪展来说太为难,所以就连自己开口这一关都很难过去。

“嗯。”

纪展应了一声,可是随即却沉默了许久,久到夏庭晚都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了:“庭晚,我和你的话——什么都可以直来直去地说吧?”

“可以的。”夏庭晚喉咙有些干涩,或许是纪展的话让他不得不紧张起来。

“公开和自己拍的节目作对,对我确实没半点有利的地方,我的团队可能也不会同意。而且后天圣诞节晚上我的演唱会就要开了,这个节骨眼发声,一旦风向不好,可能就会干扰到演唱会的事。我不知道你有多大的把握能把舆论翻转,但是这种事情上站队,哪怕有一部分路人可能会有恶感,其实也会对我影响很大。”

“庭晚,我和你的交情是私事。公事上,我还是想对我的音乐、也对我的工作团队尽可能地负责,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吗?”

“我能理解。”夏庭晚认真地点了点头:“真的。”

两个同在圈子里的成年人的交情,谁也免不了对利益的衡量。

就像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找纪展帮忙,纪展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考虑和决定,他不可能要求纪展为一个刚认识了几个月的朋友去挑战和牺牲自己的音乐事业。

夏庭晚虽然有一点点失落,可是却也同时觉得顺畅地松了口气,并没有什么说不开的积郁堵在胸口。

“谢谢你,庭晚。”

纪展停顿了许久,再开口时声音中带着一丝罕见的纠结:“其实我知道你会理解我,也不太担心你会因此责怪我。但是,我还是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个性向来很少这样。或许是因为我的的确确知道真相——你是被污蔑的,我不愿意视而不见,而且……”

纪展说到这里也顿住了,他在电话里低低地叹了口气,轻声说:“你是我的朋友、是我心中想要交往一辈子的好友,我很在乎你,夏庭晚。”

夏庭晚握着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纪展说的这些话,他的眼圈忽然就有些发酸。

“但我也很在乎演唱会,筹备了两年多,很怕出什么岔子,这是我第一场个人演唱会,意义太重大了。我,唉……”

纪展低低叹了口气,平静地道:“再给我一些时间想想,也别把我这份算在计划里,你们该怎么操作怎么操作,我想好了会下决定的。”

他顿了顿,低声道:“庭晚,我的演唱会你会来吗?”

“你演唱会第二天就是我要试镜的日子,时间真的太紧了,这次就不去了,下次我一定去支持,真的。”

夏庭晚轻声说:“纪展,其实不用太纠结,你做什么决定,我都能理解。我们是朋友,我也在乎你,不要为难。”

纪展终究还是那个纪展,比起这个圈子里的大多数人,他难得的是从不虚伪。

他绝不刻意抹去自己对利益和事业的在意。

他在乎什么,纠结什么,每一分都坦坦荡荡地掰开了说的清楚,半点也没藏着。

他的挣扎和矛盾都是诚恳的,那就是一个人最本真的模样。

挂了电话的那一瞬间,夏庭晚的内心,也有种莫名的如释重负。

他忽地想起多年前和邢乐的友谊。

年少时,总是把感情想得太纯粹太极端,所以只要的东西驳杂了一分,都会觉得过往难堪、彼此可憎。

可是直到如今,他才跌跌撞撞地从这一系列的事件中,渐渐地体会到了身为成年人的矛盾和不易。

这世上的每一个决定,其实都多多少少没有那么简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